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潮剧> 正文
  • 漫画大师廖冰兄的潮剧故事

  • 作者:林伟光 2013-09-12 07:16 字体:[ ]

说起廖冰兄,这是一代漫画大师,美术界几乎无人不知。记得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已过花甲的漫画大师,激发了莫大之艺术灵感,创作了一帧传世之作《自嘲》,因其寓意深刻,形象生动,具有强烈的讽世与现实的意义而不胫而走。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想起漫画大师廖冰兄,我们的脑海上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起他此一不朽之作:一个大瓮裂成两半,中间是一个四肢蜷缩成一团的戴眼镜的知识分子。只有经过了那个历史时代的人们,对此才能产生强烈的共鸣。从禁锢中释放出来的那份自由的快乐,跃然纸上,令人深深被震撼。

  惊喜的发现

  一代漫画大师廖冰兄,前几年已经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遗嘱,仍不失风趣与诙谐,可以感受到他的达观与犀利,但又何尝不也可以咀嚼到他内心的丝丝的苦涩。他创作了众多的漫画,他的艺术是经受得住岁月的考验的。他的最大的成就,当然是他那众多的漫画创作。但你可能想象不到的,他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却与潮剧有过一段不解的缘分。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的,这位漫画大师曾经写过一个潮剧剧本。这就是“七场神话潮剧”《槟榔》。一个不是潮汕人,不懂潮汕话的人竟然写潮剧剧本?真是匪夷所思的奇闻。事情究竟怎么一回事?岁月匆匆流逝,可是当我们从尘封的历史里,拂去这些厚积的尘埃时,还是可以体会到其间的生命的热度,感受到了它细节的生动与更多的人文情怀的感动。

  这里也关系到了几位与潮剧有关系的文化名人。话还得从近日的一个电话说起,那是广东潮剧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管善裕先生打来的。他说,最近整理资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信封。他说,这里有一个故事,有一种文化的内涵,相信我一定会感兴趣的。他希望我能够拨冗去他那儿谈谈,也看看那个信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封?有这么神奇吗?虽然当下已少写信了,但我们于信封却仍并不陌生,一个信封又会有什么特殊的魅力?

  尘封的故事

  那天下午,我赶去管善裕先生家,在他顶楼的书房兼画室里,我终于见识了这个信封。这其实是当年广州市文艺研究室的一个普通信封,但你可别小瞧它哪,它蕴涵的文化的分量,却是沉甸甸的。它的价值不在信封本身,乃在于那些写在这信封之上的很遒劲的钢笔字,墨迹仍然十分清晰。它是廖冰兄亲笔写下的。另外,还有管善裕先生1992年附笔的说明:“此篇是廖冰兄手稿,由吴南生同志转来给我的。”管先生回忆,这是廖冰兄1989年或1990年间写给吴南生同志的文字,正是关于他与潮剧结缘的回忆。1992年,吴老把这件十分珍贵的潮剧历史文献转给了管善裕保存。

  我读着廖冰兄的文字,十分激动,认为这是有关潮剧的非常有价值和意义的史料,它记载着一个堪称佳话的生动的故事,而由廖冰兄,到吴南生,再到管善裕,一封信却把这几位热爱潮剧的文化名人联结在一起,这当然也是一桩让我们击节赞叹的美事。此际,我想当当“文抄公”,把此封信转录如下:1958年5月,戴上“帽子”到白云山省委干部实验农场劳动,1961年1月“脱帽”后仍留农场,主要搞宣传工作。抓文艺界右派工作和学习的是剧协下放干部林紫。有天他对我说吴南生(当时在中南局任秘书(?))叫他与杨越等五位潮汕文人按海南岛人对槟榔何以能治瘟病的传说写个潮剧,拟给姚璇秋演出(据说姚苦于无新剧本),初步决定戏分五场,林负责写第二场,但拖了多时未曾动笔,叫我试试。我不懂潮剧又不懂潮语。林谓唱词基本上用七言,押潮州韵。并借给我木板潮韵一册。我便按一般戏曲方式写了第二场。林给吴看了后说吴认为写得好,有文采。叫我写全剧。我分为六场,经半年完成。但由于种种原因拖到柯庆施提出大写十三年,反对古装戏,潮剧院不肯演,转到澄海潮剧团,由该团搞出演出本,可是顶不住“左”风终不能上演。我没有留稿。到89年初,林紫才从澄海找来这本给我。——可以知道,这是廖冰兄转送《槟榔》的潮剧演出本时的附言。但从文字的畅达,与叙事的清楚上,可以看出廖冰兄的文学修养很高,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以一个不是潮汕人的异地人,而写出潮剧剧本的原因。

  文化的意义

  这里有几点解读:1,即廖冰兄是在一个非常的历史时期里接受潮剧写作任务的,他当时的身份是“脱帽右派”,就地安置搞宣传的工作。2,剧本是由吴南生提议的,想为姚璇秋写一个新的演出本子,内容是关于海南岛人以槟榔治瘟病的故事。先是想让林紫、杨越等潮汕文人合作,后来因为林紫的倡议,让廖冰兄写出第二场后,得到吴南生的肯定和支持,这才决定让他完成全剧的创作。3,廖冰兄不是潮人也不懂潮州话,却写出了可以演出,而不是案头上的潮剧剧本,这可以见出他艺术方面的卓越才华。4,此剧写出后,最终因政治形势的变化而没有上演,由潮剧院再转澄海潮剧团,却只留下过演出本。

  一代漫画大师结缘潮剧,是让人欢欣鼓舞的事,可惜此剧却没有被搬上潮剧舞台,这却也是令人十分遗憾的事。当年廖冰兄转给吴南生的那个演出本,管先生只留下一个封面的复制件,原本已不知所终,不知道澄海潮剧团是否还有存留?我想,这是十分珍贵的一段翰墨缘分,可否排出上演,既是对一代漫画大师的纪念,也了结大师的未了之缘,于潮剧史也不失为一段传世的佳话。

  管善裕先生十分看重廖冰兄大师的这个信封,他说,要把它捐给潮剧博物馆,这是它的最佳的归宿。他说,虽然现在廖冰兄的手迹可以换钱,但再多的钱也换不来廖先生与潮剧的这个缘分。他说,见证廖冰兄与潮剧这段因缘的这枚信封,是十分珍贵的文物,应该归于潮剧博物馆,并得到最好的保存。在此名人艺术品书札拍卖风起云涌之际,管善裕先生的决定无疑是一种高风亮节的表现。

 

 

廖冰兄写在信封上的故事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王美芳:苦练打鼓下足功夫
王美芳:苦练打鼓下
乡音亲亲,乡谊深厚——潮州市潮剧团赴泰国演出精彩剪影
乡音亲亲,乡谊深厚
广州地区潮剧票友演唱会完美谢幕
广州地区潮剧票友演
母亲节:漫谈潮剧中的“母爱”情怀
母亲节:漫谈潮剧中
文史兼备 古今贯通——《潮剧史》的意义
文史兼备 古今贯通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