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潮剧> 正文
  • 潮剧《苏六娘》审美的得失

  • 作者:郭启宏 2018-07-07 19:42 字体:[ ]

郭启宏

“如果说《陈三五娘》尚有闽省不同剧种的同名作品分庭抗礼,那么这部《苏六娘》孰与抗衡?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了!”

追求品貌般配,崇尚黠智辩才

《苏六娘》

潮剧《苏六娘》四百年来的流变,与其说是社会思想的不断更换,不如说是审美观念的往复倾斜。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这部《苏六娘》,尽管已经广为潮人视作经典,其审美上的得失犹然历历在目。

就剧作家而言,张华云先生无愧名家!他再造的这部作品不但是他自己的代表作,同时也已经成为一个时期的潮剧的代表作。如果说《陈三五娘》尚有闽省不同剧种的同名作品分庭抗礼,那么这部《苏六娘》孰与抗衡?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了!这种说法不只是着眼于题材,也还有作品的审美品位在。

首先,这部作品要求剧作家须有“牖中窥日”的眼光,还要有披沙拣金的手段,他能够把残缺不全而且菁鞠杂陈的戏料,增删改削,结构成一出新戏。这关键的第一步,张华云做到了。我以为他对《桃花过渡》和《杨子良讨亲》这二出折子戏的处理就很能说明问题。他把它们的乡土气息、喜剧色彩和“灯笼歌”、“蚯蚓歌”、“反线曲”以及它们的行动性、舞蹈性保留下来,赋予新的内容和美的语言,用以作为“戏皮”。(见《张华云喜剧集(重刊)后记》)

潮剧《苏六娘》 

其次,这部作品是地道的乡土文学。表面看来,似乎因为写的是潮汕,戏里涉及的潮汕地名,除揭阳、饶平、荔浦、西胪外,还有京岗塔、双溪嘴、南潮、西栅、湘子桥、韩山、韩江、韩祠、凤凰台、涸溪塔、竹篙山、葫芦山、西湖、开元寺、东门头、春城楼等等;实质上,重要的是戏里从头到尾浸润着潮人的审美观念,除了求真,向善,崇美,更为突出的是潮人的审美定势——追求品貌般配,崇尚黠智辩才,向往吉祥、如意、团圆和成功。

再次,这部作品有着较高的文学品位,又不排斥下里巴人,依鄙人说法,便是官民各自认可、雅俗或能调和。作者在情节的铺排和细节的处理上,往往举重若轻,你看乳母在节妇亭前落泪,杨子良不解,乳母一句“问你爹就知”,微言大义,简直是春秋史笔!这部作品还充分显示了作者在曲文写作方面的才华,诸如“儿比莲子心更苦,母比青梅泪更酸”、“纸未沾墨先沾泪,佳期未到到死期”、“桃花一去无消息,数尽更筹断尽肠”等,俱是佳句。闲读当今潮剧曲文,唯张氏最称翘楚。

事物常具双刃,得失相兼。面对《苏六娘》这样一部佳作,其审美上的瑕疵乃至失误同样毋庸置疑,而且似乎更具探讨的价值。我以为最大的失误是风格的转换,由悲剧而喜剧,失却悲剧的崇高美,减弱了撼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张华云说过,他是为了保留两个折子戏的喜剧格调而改悲剧为喜剧的。这种牵本就末的做法显然欠妥。事实上,再造伊始,张氏对该剧风格的转换带来的问题,已经略有察觉。他明知二个折子“只能充当介绍场”,是“戏皮”,却仍然让“戏肉”迁就“戏皮”。后来,遇到悲剧唱段,他怕不调和,握笔踌躇,但他仍旧没有意识到风格转换的随意性,造成了戏剧内涵的隐性的损伤,只当做技术问题进行处理,误以为“要甜,多撒一把盐”,“多些悲痛的唱词只会增加后面的喜剧效果”。(见《张华云喜剧集(重刊)后记》)

我认为这个戏的风格本应当是悲剧的,因为这个戏所蕴藏的自由与专制、美好与强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显然是悲剧形态所最宜表现的。当然,中国戏曲中的悲剧并不等同于古希腊悲剧,与莎翁的悲剧也难以类比。但是,我们仍然从《窦娥冤》中看到崇高和壮美,从《梁山伯与祝英台》中感受到震撼和凄美!至于艺术处理,中国的悲剧从不排斥喜剧色彩和喜剧处理,恰恰相反,中国的悲剧普遍插入喜剧手段,上述《窦娥冤》里,不仅张驴儿是丑行应工,甚至构成冤案的“戏胆”——张父误吃羊肚汤,也是按喜剧手法处理的。由此看来,《桃花过渡》等二出折子何碍全剧的悲剧风格?恰好相得益彰啊!

我以为,究竟还是潮人的审美观念在不知不觉之中,左右着作者的艺术构思。对于潮人,明知现实存在并不美好,偏要在艺术里展现圆满,或曰,正因为现实生活中不如人意,更希望心理上得到慰籍。诚然!人们因此看见潮人特别迷信。这种审美定势必然导致戏剧终于遗憾地成为寺庙的香火!戏剧付出的是深刻,而换来的多半是肤浅。当然,我也不能把话说绝,同一题材可以产生风格迥异的作品,不会只有一个模式。喜剧风格的作品,写好了,同样可能很深刻。君不见莫里哀的喜剧就引出来带泪的笑只是,如今的《苏六娘》,对于如今的潮人来说,正好适合口味,他 (她)不知道莎士比亚,也不知道莫里哀,反正是不喜欢苦戏!

另一个问题是性格过于单纯,或如前所说——提纯。再造后的《苏六娘》,苏、郭这对主人公男女几天矛盾冲突,完全是“一顺边”。从几十年后的今天看来,未免令人失望!反倒是四百年前民间艺人的“摘锦本”叫人击节称赏。无妨拿来比较。“摘锦本”在《六娘不嫁会继春》一出里,苏、郭二人在迎受共同压力的考验时,原本同心同德,忽然冲突起来。郭继春提出效仿文君相如,“双双临邛私奔”,苏六娘不同意,希望郭继春效法孙汝权,“临时当路抢婚”。是私奔?是抢婚?二人争论起来,话越说越离谱。郭继春冷言冷语:“娘子不从我计,杨家来娶,便共伊去吧抢伊乜事?(抢它做什么)”苏六娘反唇相讥:“你只话早做不呾?(怎不早说)”郭继春反驳:“今呾亦未落后!(现在说也不晚)”苏六娘一听怒了:“枉尔满腹文章,无计为得一姿娘!肯放我身杨厝(杨家)去,因何心中无较量!”越吵越激烈。郭继春竟说出“不如一刀二断去,早离鸾凤拆鸳鸯”这样话来,甩手离去。事后,二人又都悔恨。看六娘唱出“长情由我,薄幸在伊”,继春唱出“早似当初不相识,也无烦恼也无愁”,(见《明本潮州戏文五种》)这场戏既真实且生动地表现了情人间常见的生活实景和情感方式。相比之下,倒是古人的“摘锦本”比今人的“再造本”高出一筹了!

潮剧《苏六娘》 

《苏六娘》
向往吉祥、如意、团圆和成功

造成“今不如昔”的原因,当然不在某个个人或某个群体,人们无须归咎于作者,那是一个时代的文艺思想,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偶或轩然的余波!

潮人是一个讲究实用的大群体,这个实用的观念很自然而且很随意地进入了戏剧审美的领域。潮人有善良的愿望,潮人又能巧妙地迎合!特别是在戏剧的编演上,不论政治需要还是市场需要,潮人多半易于“融入”,而且“融入”得有声有色!因此,人们看到,相当数量的潮剧在审美上往往失衡,缺乏艺术震撼力,达不到更高的审美层次。公道地说,张华云的《苏六娘》不过略为倾斜而已,许多重编新创的剧目走得要远得多,离谱得多。

本文摘自著名戏剧家郭启宏老师的《倾斜——从潮剧<苏六娘>的演变看潮人的审美心理》一文,因篇幅有限,仅摘录了文章的第三部分。原文发表于《中国戏剧》2000年02期,感兴趣的朋友可找来全文阅读。另外,图片均摘自网络。在此感谢作者、图片的拍摄者和共享者。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潮剧老唱片——范泽华、陈玉卿《春香传》
潮剧老唱片——范泽
潮剧《五女拜寿》亲情的世态炎凉
潮剧《五女拜寿》亲
汕头潮剧艺术团6月28日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潮剧经典名段专场
汕头潮剧艺术团6月2
广东百花潮剧院《陈婷婷潮剧折子戏专场》精彩直播!
广东百花潮剧院《陈
广东潮剧院演奏员林爱群
广东潮剧院演奏员林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