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潮剧> 正文
  • 多积芝麻好榨油——李廷波潮剧音乐作品赏析

  • 作者:沈湘渠 2018-09-15 18:52 字体:[ ]

从上世纪70年代汕头地区潮剧团陈汉泉同志推荐他参加由马飞先生主导的作曲组,参与现代戏《沙家浜》的音乐创作算起,李廷波从演员转行加入潮剧作曲专业已有48年的历史。他笔耕不辍编织音符,虽退休多年,仍然承担第一线的作曲任务。作品汗牛充栋,演出的有专业团体也有业余剧团,有国内有境外还有国际团体,披覆面极广,获奖多多。当然,数量最多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产生在他供职的广东潮剧院。

  今天,在潮剧作曲人才稀缺,几乎有断代危险的时候,探索李廷波等作曲家成长的道路,剖析一些作品的亮点,其意义不言自明。

  李廷波没有在什么学校接受过系统的作曲专业训练。严格地说,也没有正式拜过哪一位作曲家为师。凭自己的爱好,朝着一个目标,沿着从前教戏先生成长的道路,勤奋学习,持之以恒,直至修成正果。

  前一辈的潮剧作曲家绝大多数是原先戏班的教戏先生,像黄玉斗、林和忍、卢吟词、马飞、黄钦赐、杨其国和杨树青等等。这些先生无一例外都是从当童伶开始,边演戏边偷师学艺,背唱腔、学关目、死记曲牌、学掌鼓板、学拉弦和学文化,还有一件被发现就被没收又得挨打的事,就是偷抄总纲(剧本)。总之,要成为一个教戏先生,要学习的科目多着哩!不在舞台上反复摔打,未经过漫长的岁月煎熬就不可能掌握一整套职业技能成为教戏先生。

  人们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就是说将军要从士兵立志做起。同样,想当教戏先生的人都是从少年立志开始。上世纪50年代后期,少年李廷波跨进潮剧的营垒充当一名戏曲新兵,那时候他想过当作曲家吗?可能没想过。但是不满足学习当演员的局限,利用课余时间学习不同的专业如司鼓,拿支自制的鼓槌击打棉被或枕头练功的同学中就有李廷波。与人不同的是他是左撇子,掌鼓板的动作有点怪。

  那时候潮剧界虽然已普遍推行导演制,但是许多团体只是改教戏的职称为导演,工作内容依然是排戏和作曲,有的还兼职司鼓。在这个过渡时期成长的李廷波,从学习掌握鼓板,熟记鼓介罗经到收集积累各种资料,包括留意老师们不同的教唱风格等等,走的还是从演员到教戏先生的道路。回顾这个历史过程,这位作曲家就是从少年立志逐步成长起来的。

  他从进入戏曲学校学习到分配到广东潮剧院青年剧团工作这段时间,恰好是潮剧经过戏曲改革运动之后的高速发展时期。学校里,在黄玉斗、林和忍和谢大目等众多从前的教戏先生与师傅今天的老师的培育熏陶下,到剧团,在马飞先生的直接指导下,这位年轻的有心人兼收并蓄,采百家之花,准备着酿自家之蜜。

  今天,我们欣赏李廷波潮剧音乐作品的时候往往会赞叹他丰富的传统唱腔音乐积累和恰到好处的运用。潮剧的传统曲牌和曲式以及丰富的各种成功唱例,是音乐创作的主要素材,积累越多选择的余地就越大,变通的办法也就更多。他的积累“家资富足”,所以用起来绰有余裕。

  “斗鹌鹑”是一首传统的轻三重六调曲牌。它优美的旋律适宜人物的感情抒发,特有的调性尤其是结句的旋律隐含着独特的委婉,很适合表现人物深沉的寄望与期待。前一世纪50年代正顺潮剧团制作的神话剧《张羽煮海》中,龙宫公主琼莲被囚石牢的自叹唱段就采用这个曲牌,视听效果颇佳。李廷波为现代戏《蝶恋花》谱曲,在安排杨开慧“同把山河放眼量”唱段时也采用“斗鹌鹑”。与前人不同的是整首曲除了结句比较严格按谱制作外,在不伤曲牌调性的前提下,为塑造人物的需要音乐铺排都进行合理的变通,曲中滚唱部分,作者大胆造韵行腔,把杨开慧对毛润芝的深情怀念和对同囚在身旁的稚子的担忧与寄望的复杂心情表现出来,让观众通过歌声感触到一位无产阶级革命者的伟大情怀。

  在《张春郎削发》中,李廷波设计双娇公主首次出场亮相,笛引过后唱“瑞霭凝香界”,旋律高亢,按潮剧的行话说是开口就逞七八。“七八”是“二四谱”的高音唱名,潮剧以真声歌唱,达到这个音域就是进入高音区,所以叫逞七八。接着是一句富有宫廷音乐色彩的潮阳笛套过门。高亢明亮的唱腔加上华丽的过门,音乐一下子就将一个集娇骄二气于一身睥睨一切颐指气使的皇家公主的形象勾勒出来。

  在《飞龙女》熊浩升帐这段戏中,老将军在铿锵的锣鼓声中如猛虎下山出场并念了四句英雄白,声震四座。紧接着的唱腔如何在这高昂的情绪上叠加推上高潮呢?李廷波想到“借腔”。从前潮剧与外江戏(广东汉剧)生活在同一地区,经常有交集,从剧目移植到声腔和板式的吸收,对潮剧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老生和净行的唱腔,有些是直接搬用,易语而歌。李廷波就是用这个方法,谱出“仰天长啸”唱段。这段戏道白连唱腔,一气呵成,如水银泻地,气势恢宏,展现这位饱经沧桑忧国忧民的老将军平叛锄奸的决心和必胜信心。

  这些都是建基在传统声腔艺术基础上创造性运用到新时代新剧目的成功例子。不论是曲牌的选用还是新腔的设计抑或是吸收兄弟剧种的唱腔艺术,李廷波作品中成功的例子很多。

  戏曲舞台上表演的悲欢离合,无非是对人世间性善的褒扬和对性恶的揭露与批判。潮剧的存在已有几个世纪了,演过的剧目数以千万计。美与丑人间百态就附托在剧中反复出现在一代代观众面前。一代代艺人将各种生活形态加工成能够在舞台上还原生活的艺术构件,这就是表演程式。用声腔和音乐表现人物各种情绪的程式有曲牌和各种锣鼓套路,还有比较自由的板腔体音乐形式。今天的潮剧仍然是曲牌加板腔结合使用的声腔艺术。传统是一笔丰厚的艺术财富。从教戏先生到今天的作曲家,凡成功者无不是通过刻苦学习逐步发掘掌握这笔财富而渐入佳境。李廷波就是一例。

 

题照为日前在慧如剧场举行的《潮韵谱华章——李廷波潮剧作品音乐会》现场 蔡闻燕 摄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广东潮剧院二团中秋演出四部潮剧经典剧目
广东潮剧院二团中秋
李廷波潮剧作品音乐会举行
李廷波潮剧作品音乐
现代史诗潮剧《红军阿姆》周五有戏惠民演出
现代史诗潮剧《红军
看郑舜英《登楼》抒意感杜甫家国情怀
看郑舜英《登楼》抒
观潮剧——文怡
观潮剧——文怡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