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二人台> 正文
  • 二人台传统戏《五哥放羊》剧本

  • 作者:刘伟民 2016-01-04 20:00 字体:[ ]

河曲二人台《五哥放羊》剧本
2015年11月26日刘伟民录制整理
(根据山西省河曲朝霞二人台艺术团演出视频抄录)
人物 :五哥—王敏 妹妹—刘霞

剧情简介:剧说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土默川唯一官渡毛岱渡口废弃,黄河改道,空出良田千顷,吸引无数走口外的人聚集于此,五哥也随着人流到了土默川,为三妹子家放羊,墩厚勤快的五哥赢得了三妹子的爱情,两人的爱情很快被财主发现,倔犟的三妹子以绝食抗争,用死表达了对五哥刻骨铭心的爱。三妹子死后,五哥与三妹子的尸体拜堂成亲,演绎了一曲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剧中五哥是二妹子家的放羊长工,二人情投意合,青梅竹马。剧中以一年十二个月的形式描述二人的爱情故事,每月与中国传统节日如:端午节、中秋节等结合,体现了旧社会贫苦农民的生活状况,也反映旧社会贫苦农民的爱情生活。

(前奏)幕后五哥:(唱)一朵朵(那)白云(呀)天上(呀)瓢,
一群群(那)肥羊(呀)出了村。
妹子上---------
妹子:(唱)正月(格)里正月正,
正月(那)十五挂上红灯。
红灯(那个)挂在了大(来)门外,
单(那)等我(那个)五呀哎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来呀么来上工。
五哥上:(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单(那)等我(那个)五呀哎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来呀么来上工。
五哥:(白)哎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这大清早起站在这瘩瘩瞭甚了?
妹子:(白)我瞭?
五哥:(白)瞭甚了?
妹子:(白)哎呀!我们干是瞭你了哇!
五哥:(白)唉你瞭我做甚了?
妹子:(白)瞭你多会给我们上工来也?
五哥:(白)你看哥哥我现在不是给你家来上工来了
你看哥哥我给你家上工来你给哥哥我吃甚也?喝甚也?
妹子:(白)哎呀!我们给你吃那莜面窝窝山药蛋,
山药件件还有那酸捞饭。
五哥:(白)饱了饱了
妹子:(白)哎呀!五哥你还没吃么就饱了
五哥:(白)你说人家谁家大新正月,
都拿山药圪蛋老人老人得拧哥哥了?
妹子:(白)哎呀五哥你个受苦人吗要吃甚了?
五哥:(白)我要吃那七碗八碟子烤鸡熏鸭子,
山珍海味一摆就是那么一桌子。
妹子:(白)哎呀!这些东西我们可没?
五哥:(白)没?
妹子:(白)没?
五哥:(白)没了----对没了咋简单些哇?
妹子:(白)简单点吃甚也?
五哥:(白)吃那笼蒸大米饭,然后弄上个鱼汤罐头。
妹子:(白)那也可没?
五哥:(白)这也没?
妹子:(白)没?
五哥:(白)这也没哎那咋在简单些?
妹子:(白)在简单点吃甚也?
五哥:(白)一冷一热烧酒管喝。
妹子:(白)那也可没,
五哥:(白)这还没有?

妹子:(白)没吗?
五哥:(白)嗨呀!这也没那也没?这这这----
五哥:(白)哎对了庄户人家谁差便饭,
你给哥哥我面条条里头,
青素青素打上两个鸡蛋。
妹子:(白)哎!
五哥:(唱)二月(格)里来刮春风,
妹子:(唱)五哥放羊在山顶。
五哥:(唱)羊群在前人在后,
妹子:(唱)只瞭见那个山羊绵羊,
圪顶烧糊小羊糕糕,
一炮黄尘瞭不见五哥你的人。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只瞭见那个山羊绵羊,
圪顶烧糊小羊糕糕,
一炮黄尘瞭不见五哥你的人。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瞭哥哥来了?
妹子:(白)瞭来了哇!
五哥:(白)在那瞭来了?

妹子:(白)我就站在我门那大门洞洞瞭来了!
五哥:(白)就那大门洞洞能瞭见哥哥了?
妹子:(白)那你说我们可那咯瞭了!
五哥:(白)你听哥哥给你说!
妹子:(白)哦!
五哥:(白)你站在内家那东圪佬佬西正房,
你任咚一放跳在你家那烟筒上?
用你那两个大花毛眼眼,
咯睁咯睁瞭哥哥了喔!妹子瞭呀哇!
妹子:(白)瞭也哇!
五哥:(白)嗨呀!妹子你可真是那春燕切了那翅膀?
妹子:(白)嗨呀!五哥这是个甚了?
五哥:(白)亲死哥哥那个小不愣愣!
妹子:(白)哎!
五哥:(唱)三月(格)里是清明,
妹子:(唱)三妹妹爱扎一根红头绳。
五哥:(唱)红头绳绳绿扎根,
妹子:(唱)我问一声(那)五呀哎,
咳咳咳咳哥哥哥哥,
哥哥喜人不喜人?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我问一声(那)五呀哎,
咳咳咳咳哥哥哥哥,
哥哥喜人不喜人?
五哥:(白)哈呀!瞭我们妹子牛的!
妹子:(白)哎呀!五哥我们可那牛呢?
五哥:(白)在还不牛你们看两边花草,中间还弄的个飞鸟,前头梳了个龙白凤,后头梳了个水卧云,流行三根野头发,管吧还梳了个喜鹊鹊登梅花,咦!瞭妹子啊!白脸脸毛眼眼,眉脑绷子上还挺硬夺得个红点点!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可真是那青风叶流水水得点点?
妹子:(白)五哥那又是个甚东西了?
五哥:(白)你可亲死哥哥那个咯厥厥
妹子:(白)哎!
五哥:(唱)四月(格)里来四月八,
妹子:(唱)我给五哥缝鞋袜。
五哥:(唱)凉鞋凉袜都做下,
妹子:(唱)再问一声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还做些什么?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再问一声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还做些什么?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这凉鞋凉袜你都给哥哥我做下了!
你还有得给哥哥我做一件甚小营生了?
妹子:(白)还有甚小营生了?
五哥:(白)你给哥哥我缝上个迭溜溜哇!
妹子:(白)迭溜溜?
五哥:(白)哦!
妹子:(白)哎五哥!人家是烟抽抽。
五哥:(白)烟抽抽
妹子:(白)哦!
五哥:(白)对对对就这个烟抽抽,妹子缝呀哇?
妹子:(白)缝也哇
五哥:(白)妹子缝烟抽抽还得绣个花了哇
妹子:(白)绣个花?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该绣点甚花了?
五哥:(白)绣上个-----哎对你给哥哥绣上个
张德安葱李钓鱼二叔子挡水应毛驴,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绣呀哇!
妹子:(白)绣也
五哥:(白)你要是绣了了哎!在给哥哥我缝上这么个腰卡卡(kaka)
妹子:(白)哎人家是腰卡卡(qiaqia)
五哥:(白)哎对对对腰卡卡(qiaqia),妹子那腰卡卡上还得绣个东西了哇!
妹子:(白)那又该绣个甚了?
五哥:(白)绣上个红花绿叶紫根根,当中在给哥哥绣上这么大个管芯芯,妹子绣呀哇!
妹子:(白)绣也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可真是那个蛤蟆剁了那个爪爪,
妹子:(白)五哥那又是个甚东西了?
五哥:(白)亲死哥哥那个肉棒各蹲蹲!
妹子:(白)哎!
五哥:(唱)五月(格)里来午端阳,
妹子:(唱)江米粽子撒(呀)白糖。
五哥:(唱)白糖黑糖都撒上,
妹子:(唱)留给那个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尝一尝,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留给那个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尝一尝,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这五月冬五来了,你家给哥哥我吃甚也!
妹子:(白)哎呀!我们敢是给你吃凉糕也吧!
五哥:(白)凉糕?
妹子:(白)哦!
五哥:(白)那咋人家都吃粽子么?你家就凉糕也?
妹子:(白)五哥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凉糕和粽子是一回事
五哥:(白)一回事!
妹子:(白)哦!
五哥:(白)那凉糕和谁做也?
妹子:(白)谁做也?
五哥:(白)哦!
妹子:(白)哎!那可是我妈做也哇!
五哥:(白)你妈?
妹子:(白)哦!
五哥:(白)饱了饱了!
妹子:(白)你还没吃就饱了?
五哥:(白)你说那个你妈妈啊!
妹子:(白)我妈咋哩?
五哥:(白)又黑有瘦两口腮没肉,没天起来就在那个尿盆子上嗯哼嗯哼咳嗽!你妈做出来那个粽子不吃香。
妹子:(白)哎!五哥这我妈要是不能,谁给你做也?
五哥:(白)哎!妹子你给哥哥我做哇!
妹子:(白)我?
五哥:(白)哦!
妹子:(白)哦能了!
五哥:(白)你给哥哥我做下那凉糕,你就是把那咸盐拌进两碗咯也,本来是咸的哥哥我吃见是甜的。
妹子:(白)哎是咸?
五哥:(白)甜的?
妹子:(白)哎呀咸的?
五哥:(白)哎对对对是咸的,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做呀哇!
妹子:(白)做呀!
五哥:(白)你可真是个山羊磕了那个角角,

妹子:(白)五哥你又给我们非说个甚也?
五哥:(白)你可亲死哥哥那个砣砣!
妹子:(白)哎!
五哥:(唱)六月(格)里二十三,
妹子:(唱)五哥(那)放羊在草滩。
五哥:(唱)身披上衣手拿上伞,
妹子:(唱)手里(那个)又拿上哎咳咳咳咳!
放羊的小铲铲。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手里(那个)又拿上哎咳咳咳咳!
放羊的小铲铲。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这六月里天不干,嘎嚓一个雷,哗嚓一个闪你看铜钱大那雨点子往下翻,这平地起水是能撑船,那半腿子泥水子掩在哥哥我半腿弯,你看哥哥要不是看在你白脸脸,毛眼眼的份上,早就不给你家放那一群羊了。
妹子:(白)哎!五哥我们感知道你的好歹了哇!
五哥:(白)你知道哥哥的好歹了!
妹子:(白)知道了!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可真是那个瓜子去了那皮皮了哇!
妹子:(白)那有是个甚东西了?
五哥:(白)亲死哥哥那个心仍仍!
妹子:(白)哎!
五哥:(唱)七月(格)里豆角角白,
妹子:(唱)我给五哥做上(那)一对鞋(hai)。
五哥:(唱)你给哥哥做上一对牛鼻鼻鞋(hai),
妹子:(唱)哥哥你(那)穿上哎咳咳咳咳!
都跟都跟得得劲劲瞄小妹妹我来。
五哥:(唱)哎哟哎哎呦哎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哥哥你(那)穿上哎咳咳咳咳!
都跟都跟得得劲劲瞄小妹妹我来。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人们常说一二三四五,先从嘴上数,
你看这七月十五来了,你家给哥哥我吃甚呀?
妹子:(白)我们给你吃吃饺子也喔!
五哥:(白)饺子?
妹子:(白)噢!
五哥:(白)谁包也?
妹子:(白)谁包也?
五哥:(白)噢!
妹子:(白)哎我嫂嫂包也!
五哥:(白)你嫂嫂?
妹子:(白)噢!
五哥:(白)嗨呀你说那个你嫂嫂?
妹子:(白)咋了?
五哥:(白)鞋特拉袜塔拉,有人没人就在这个大腿上挖,
你嫂嫂包出来那个饺子来不吃香。
妹子:(白)我嫂嫂包出饺子不吃香?
五哥:(白)哦!
妹子:(白)谁给你包也?
五哥:(白)哎!妹子你给哥哥我包哇!
妹子:(白)我?
五哥:(白)哦!
妹子:(白)我倒是想给你做了,就是我们不会。
五哥:(白)不会?
妹子:(白)哦!
五哥:(白)不会哥哥教你,
妹子:(白)哦那你说哇!
五哥:(白)你听哥哥跟你说这七月里羊正肥,
你回个叫你爹杀上一只羊。
妹子:(白)杀上一只羊,
五哥:(白)对,你在那后腿上给哥哥列上一疙瘩肉,
妹子:(白)列上一疙瘩肉,
五哥:(白)对然后回咯你家那案案上噔噔噔噔噔噔噔剁成沫沫
妹子:(白)剁成沫沫
五哥:(白)然后在和上疙瘩面,掘上疙瘩放到手里头噼噼啪啪啪噼噼噼啪啪,捏成上这么个卜卜。
妹子:(白)捏成个卜卜
五哥:(白)把那沫沫要上一勺子放进这个卜卜头来,用你那个小手手这么咯妞妞咯妞妞咯妞妞捏上这么个角角,最后用你那小手手这么一挤。
妹子:(白)哎呀!五哥哪你敢挤破肚里哇?
五哥:(白)挤破肚哥哥我喝片汤也!
妹子:(白)我看你是喝见人家买的那片汤也是香的?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给哥哥我包也不?
妹子:(白)包也!
五哥:(白)你要是这包了了!哎!你看这七月十五那娃娃们吃个面人人,哥哥我也想吃它个那面人人。

妹子:(白)甚?就你这么大的一个非人了,你还要吃个面人人了?
五哥:(白)这人有大小,嘴感没有个大小呀!你给哥哥我捏也哇!
妹子:(白)不会捏么?
五哥:(白)不会?
妹子:(白)哦!
五哥:(白)来你站的正正,
妹子:(白)站的正正,
五哥:(白)胳膊摆的顺顺,
妹子:(白)胳膊在摆的顺顺,
五哥:(白)耳朵掏的净净,
妹子:(白)耳朵在掏的净净,
五哥:(白)对把衣襟子的拧拧,对就照你这个水飒飒,就照你这个脸卜卜,你给哥哥大大胖胖,捏上这么个爬娃娃!
妹子:(白)哎!
五哥:(唱)八月(格)里月正明,
妹子:(唱)长工短汉分月饼。
五哥:(唱)白糖黑糖都撒上,
妹子:(唱)我给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分半斤。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我给五呀哎咳咳咳咳!
哥哥哥哥哥哥分半斤。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这八月十五来了你家又给哥哥我吃甚也!
妹子:(白)我们给是给你月饼哇!
五哥:(白)月饼
妹子:(白)哦
五哥:(白)还有甚了!
妹子:(白)还有西瓜!
五哥:(白)西瓜嗨呀!西瓜凉月饼香,哥哥我吃上担心妹子不想娘。
妹子:(白)哎!那娘也得想这了
五哥:(白)哎!对对对娘也得想这了,哎妹子!
妹子:(白)哦!
五哥:(白)那月饼谁分也?
妹子:(白)谁分也?
五哥:(白)哦!
妹子:(白)哎!那敢是我爹分也哇!
五哥:(白)你爹?
妹子:(白)哦!
五哥:(白)那滚水锅里煮棉花了,你爹和哥哥从小就没言话。
妹子:(白)没言话?

五哥:(白)你爹可分不成?
妹子:(白)我爹分不成?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么谁给你分也?
五哥:(白)哎!妹子你给哥哥我分?
妹子:(白)我给你分?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我该咋分也了?
五哥:(白)你听哥哥给你说,你给别人分上那半斤四两,你得给哥分上那一斤二斤,妹子分也不?
妹子:(白)分也!
五哥:(白)你可真是那耗子去了那眼睛,
妹子:(白)哎呀五哥!那又是个甚东西?
五哥:(白)亲死哥哥那个咯簇簇。
妹子:(白)哎!
五哥:(唱)九月(格)里秋风凉,
妹子:(唱)可怜五哥没有那衣裳。
五哥:(唱)三妹妹取出一件花袄袄,
妹子:(唱)改一改领呀哎咳咳咳扣!
送给你穿上。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改一改领呀哎咳咳咳扣!
送给你穿上。
五哥:(白)妹子!
妹子:(白)哎!
五哥:(白)你看这九月秋风凉了,哥哥这身当衣裳不顶用了!
妹子:(白)那可咋呀!
五哥:(白)咋呀!你还得给哥哥缝两身衣裳了?
妹子:(白)五哥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该给你缝点甚衣裳了?
五哥:(白)缝哎这下动皮的
妹子:(白)动皮的
五哥:(白)哦
妹子:(白)那该动甚皮的了?
五哥:(白)你家不是有那羊皮了哇
妹子:(白)哦
五哥:(白)你给哥哥我缝上个皮袄皮衣皮裤皮坎肩,
剩下那疙蒂蒂疙瘩瘩。
妹子:(白)扔(mao)了哇!
五哥:(白)哎!不敢扔(mao)了!你撒那毛长的在给哥哥我缝上个毛廓锊?
妹子:(白)哎!人家是毛阿掩?
五哥:(白)哎!对对对是毛阿掩妹子你给哥哥我缝也不?
妹子:(白)缝也!
五哥:(白)嗨呀!妹子!
妹子:(白)哦!
五哥:(白)你可真是那个板凳锯了那个腿腿,
妹子:(白)哎呀!五哥那又是个甚东西了?
五哥:(白)亲死哥哥那个板板!
妹子:(白)哎!
五哥:(唱)十月(格)里天气短,
妹子:(唱)五哥那放羊受苦寒。
五哥:(唱)吃不那个饱来穿不暖,
妹子:(唱)没钱的人呀哎咳咳那个人儿!
真呀么真凄惨。
五哥:(唱)哎咳哎咳哎来哎咳哟!
妹子:(唱)没钱的人呀哎咳咳那个人儿!
真呀么真凄惨。
(快板)五哥:(唱)十一月(格)里天气凉,
妹子:(唱)五哥那放羊真可怜。
五哥:(唱)刮风下雪常在外,
妹子:(唱)日落西山才回来!
五哥:(唱)十二月(格)里整一年,
妹子:(唱)五哥上柜算工钱。
五哥:(唱)算盘一响卷铺盖,
妹子:(唱)两眼那个流呀哎咳咳咳泪!
怎呀么怎离开?
2015年11月26日刘伟民录制整理
(二人齐下)
----------剧终

二人台传统戏《五哥放羊》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二人台情景剧《圆梦》进入拍摄期
二人台情景剧《圆梦
河曲县非遗保护传承发展风生水起
河曲县非遗保护传承
拍不够的家乡二人台
拍不够的家乡二人台
乌兰察布市二人台艺术团来和顺社区进行文化艺术惠民演出活动
乌兰察布市二人台艺
二人台大型清代戏《方四姐》完整版
二人台大型清代戏《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