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二人台> 正文
  • 二人台由“俗”到“雅”的转变

  • 作者:马焕青 2016-03-15 17:26 字体:[ ]

凤凰卫视3月12日《文化大观园》,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志卫:我说妹,哎,不要给哥哥哭。

解说:质朴直白的情感、奔放高亢的声腔,它是北方民族的有声历史。

王元:大移民的这个产物。

解说:它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碰撞交融的民间艺术。

王元:互相滚在一块儿,捣鼓出来的一个二人台

解说:《塞外放歌阳高二人台》,《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

二人台里的“走西口”

女: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解说:《走西口》,著名的山西民歌,一对年轻情侣在告别时,依依不舍、情意绵绵,这首先曾经脍炙人口的民歌其实有着厚重的历史背景。“走西口”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人口迁徙事件,它从明朝中期开始,直到民国初年,前后延续四百多年。无数山西人、河北人、陕西人背井离乡、长途迁徙,前往内蒙古谋生或经商。人们通常都会经过位于山西大同的杀虎口,因此便有了“走西口”的说法。“二人台”诞生的背景就是“走西口”,《走西口》也是二人台历史最悠久的曲目之一。

王志卫(阳高二人台剧目演员):咸丰正五年,山西省遭年限,有钱的那个粮堆满仓,受苦人一个一个真可怜。

演员:我有心走西口。

解说:在“二人台”的《走西口》里,哥哥叫太春,妹妹叫玉莲,他们刚刚才成亲,太春就不得不去口外谋生,玉莲百般叮嘱,仍然放心不下。作为地方戏曲的一种,“二人台”究竟是在什么时间形成的已经无从考证,但目前保存的最古老的二人台曲调是清朝铅咸丰年间的,距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

王元(二人台非遗传承人):你比如说秧歌这个二人台的话,最早的《走西口》,就拿《走西口》来说,他们一般都唱的话是,这是,普遍是这样的,这个《走西口》是上了舞台上的,过去是社火《走西口》,不是这样唱的。哥哥走了西那口呀呼嘿,因为它这个配合的,这个当时的这个高跷、社火。

王鲁湘:社火、地头,要更欢快热闹一些。

王元:对,它就不是上舞台上的。

王鲁湘:不是上舞台的。

王元:后来就把这个《走西口》大家伙融合融合,就融合成现在的《走西口》。

演员:正月里正月正,正月十五挂上红灯。

阳高“二人台”是大移民文化的产物和结晶

解说:“二人台”是流传于晋北、内蒙古西部,陕西北部、河北张家口等地的一种地方戏曲,它在山西大同的阳高县普及率非常高,阳高人爱听也爱唱二人台。据说,阳高县每五个人里头就有一个人会唱二人台。山西省唯一一个专业二人台演出团体就在这里,因此也有“阳高二人台”这样的说法。

王元:因为阳高是一个移民系。

王鲁湘:它是因为这个正好跟那一个清代中期大移民有关。

王元:对了,正是这个。

王鲁湘:因为清代中期有几次,有几次那个叫做“闯关东”、“下南洋”、“走西口”这种大移民,我们这戏配合了,正好和“走西口”这个大移民现象是配合在一起的。

王元:就是这个,它来源于不是你哪一个地区的艺人,那个艺人有内蒙的艺人,有陕西的艺人,山西的艺人、河北张家口地区的艺人。

王鲁湘:它是一个大移民文化的产物。

王元:对,大移民的这个产物。

王鲁湘:它实际本身也变成了大移民文化的一个结晶。

王元:组成部分。

王鲁湘:组成部分,对吧?

王元:对,这样理解的话,就全面了,就全面了。

王鲁湘:就全面了。

演员:过了大年头一天。我和我那连城哥哥来拜年。

解说:表现哥哥妹妹的爱情是二人台大部分传统剧目的内容,但二人台里哥哥妹妹可不是贾宝玉林黛玉,这里面没有才子佳人、风花雪月,“二人台”里都是凡人小事,表现的是社会下层人民平凡而真实的生活,淳朴又率真的感情。“二人台”里的哥哥妹妹们日子过得贫苦艰辛,但也不能改变他们热爱生活的天性,他们一起放羊、挖野菜,也要一起赏花灯。

“二人台”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碰撞交融的民间艺术

王鲁湘:《挂红灯》,刚才说的《挂红灯》,正月里来是新年,风刮花灯秃噜噜噜噜转,是吧?越刮越打越转越好看,争巴一巴争。

王元:这是虚词了,争巴一巴争,红花一花红。

王鲁湘:特别热闹。

王元:都是虚词了,正月那里来是新年,纸糊的花灯挂在门前,争巴一巴争,红花一花红,它就是这样,后半部分就是虚词了。

王鲁湘:就是虚词了,这个节奏特别欢快。

王元:对。

演员:争巴一巴争。红花一花红。红花一花红,绿茵茵。

解说:阳高县在山西大同,北隔长城,与内蒙古相邻,这些明代就已存在的古长城已被数百年岁月侵蚀的面目沧桑。但在落日下仍然壮阔恢弘。大同是古城,自古以来就是边塞要地,北方的草原民族在这里留下了诸多历史印记。北魏鲜卑王朝曾在这里定都,留下了著名的云冈石窟。与传统佛教寺院格局不同,大同的华岩寺坐西朝东,因为它是崇拜太阳的辽代契丹人修建的。大同的传统文化兼具了汉族和北方少数民族的两种特征,历史上这里曾经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地理界限。两种文明在这里交流、碰撞、融合,它留下了可视的古迹,也留下了可听的“二人台”。

王鲁湘:那个时候为什么在咸丰年间会突然这个地方出现二人台,这些艺人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王元:这些艺人都是各个地区他们自生自长。

王鲁湘:自生自长?

王元:内蒙有内蒙的,山西有山西的,河北有河北的,但是他们这些人所有唱的二人台的话实际上是大同小异的。

王鲁湘:大同小异,都是带着自己的民间小曲来的,各自带自己的小曲。到了这里以后,再一混合。

王元:对,混合,你这个班子里头也有山西,他那个班子也有内蒙的,就是他们互相滚在一块儿,捣鼓出来的一个二人台。

王鲁湘:二人台啊也是一种“风搅雪”,这个“风搅雪”有内蒙的人跟我说,就是因为这个二人台里头有山西的小曲,有河北的小曲,还有陕北小曲,还有内蒙古的这个小曲,是吧?在一台里头,各有各的,就像那个“风搅雪”一样,对不对?

王元:对,他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王志卫:我说妹妹哎,不要给哥哥哭。

解说:质朴直白的情感、奔放高亢的声腔,它是北方民族的有声历史。

王元:大移民的这个产物。

解说:它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碰撞交融的民间艺术。

王元:互相滚在一块儿,捣鼓出来的一个二人台。

二人台由“俗”到“雅”的转变

解说:《塞外放歌阳高二人台》,《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正月是北方农民最放松的时候,看戏是村里的固定节目,临时戏台一般都搭在村口。立春后的阳高农村仍然很冷,可这也挡不住村里人们看戏的热情。在后台看到了几个小姑娘,她们是阳高二人台剧团的年轻演员,正在准备表演“二人台”传统剧目《打金钱》。《打金钱》这出戏讲的是一对夫妇为了生活,在街头卖艺的故事。原本由两人表演的《打金钱》变成四人,看起来更热闹更喜庆,但遗憾的是,台下的观众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传统剧目的剧情毕竟离人们现在的生活有了距离。接下来是村民自发上台的表演,锣鼓点一敲响,台下的观众自动向戏台靠拢过来,两位二人台发烧友的表演看起来有些紧张不自然,但这既没有影响他们表演的热情,也没有影响台下村民观看的热情。也许,台下就有爱唱会唱的村民早已跃跃欲试,想要冲上台来自己表演。

王鲁湘:我看他们在唱二人台的时候,所谓的二人台嘛,就是两个人一台戏嘛,一男一女,一个旦角,一个丑角,或者生角,对吧?一直是这样,没变的?

王元:过去二人台里面没有女角。

王鲁湘:全是男扮的女人?

王元:男扮女装。

王鲁湘:因为那个封建社会,这个女的出不来。

王元:对,出不来,上了舞台,尤其这个二人台,过去的二人台的话比较荤的多。

王鲁湘:荤段子多。

王元:荤段子多,它所以说是。

王鲁湘:在民间、地头嘛。

王元:这女同志们她不善于这个荤段子。

王鲁湘:唱不出口嘛。

王元:所以说二人台的话,它就是个虽然是一旦一生,实际上头都是两个男的。

王鲁湘:都是男的在演其中一个扮这个女角。

王元:扮旦角,是这样的,后来说上了舞台上头了,这才有女的了。它因为啥,剧本也规范了,剧团也规格了,那些太荤的也就不演了。基本上经过那个学者们给整理的剧本了。

王鲁湘:就变雅了,是吧?

王元:变得高雅一点了,现在才说是婚丧喜事的话,它才能演了。过去这个二人台的话,庙会还不让你去演去了。

四个省民间曲调成就“二人台”曲调的传承和改革

解说:戏台上正在上演的是一出二人台现代戏《卖油》,老灌了米汤的油卖给了小伙子,谁曾想小伙子带着油上门拜访,原来他是老汉未来的女婿。油里灌米汤,最终穿了帮,十几分钟的一出小戏,一半念白一半唱,戏里有本地人心领神会的幽默和风趣,这就是二人台的魅力。如今的“二人台”是晋蒙陕冀乡间最受欢迎的戏曲演出,比起传统剧目来,新编的节目更受人们欢迎,家常里短、人情往来都可以编到戏中来。现在的“二人台”唱的不再是贫苦人的苦中作乐,而是普通人的诙谐生活。这样的“二人台”或许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却有着丰实的观众基础,这高亢声腔,这亲切方言,总有热爱他们的这方水土、这方人。

王鲁湘:我看您这里有好几本书啊,像这个书的话,这个上头都是二人台的一些曲式和一些曲调。

王元:都是曲调,从后边有几个剧本。

王鲁湘:后面是剧本。

王元:阳高剧团的演出剧本。

王鲁湘:这都是60年代的东西吗?

王元:60多年前的事情了,都是收集整理的。

王鲁湘:收集整理的。

王元:不是说你创作的,后来发展的,这都是二人台的传统东西。

王鲁湘:当时候收集的二人台60年代以前的,真正传统的老东西,我就随便一翻就翻到了《森吉德玛》,这系咱们很有名的,这是内蒙的了。

王元:对,流传下来的,流传下来以后的话,我把它综合起来起来,一个曲调,一个曲调收集大概就是一百多个吧。

王鲁湘:一百多个,那也很丰富了。

王元:一百多个。

王鲁湘:那拿它来要是编剧的话,就够用了。

王元:这个东西所以说它丰富,比这个二人转丰富,正因为它曲调比较多。

王鲁湘:对呀,它四个省给你贡献这个民间曲调呢。

王元:对,这个民间曲调比那个二人转的话就丰富多了,二人转它就是那个几个吧。

王鲁湘:对,就那么几个。

王元:不能说是三五个,就是那么几个吧。但是这个二人台的东西最少是能数出名字来的,都是一百多个。

王鲁湘:一百多个,非常丰富了,所以还大有发展前途了。

王元:搞个大型剧目的话,这个曲调不幸的,拿那个,拿那个。

王鲁湘:对对。

王元:你可以自由去运用了。

王鲁湘:对对。

王元:这就是在你作曲人的本事啦,你有把这个曲调和那个曲调有机的把它结合起来的话,也是一个新曲调。

王鲁湘:对。

王元:那个《送四门》跟《方四姐》,你结合起来也能创作出来曲调。

王鲁湘:也能成,对。

王元:大家伙就不反对你了,就是用二人台的曲调唱一些三人台、四人台、五人台或许更多一点的。

王鲁湘:这就等于就是一个戏曲变革了。

王元:变革了。

王鲁湘:对吧?戏曲变革了。

王元:它从单纯的单细胞成了组合细胞。

王鲁湘:组合细胞,可以唱大戏的,大乐队也有了。那这样一来的话,是不是就不能再叫二人台了。

王元:但是它的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二人台。

王鲁湘:它细胞还是二人台。

王元:还是那个,始终是它还姓二,不能姓了别的,尽管你改革、改编,不能把它的二人台的曲调改变了。

王鲁湘:曲调不能变。

民俗文化“接地气” 专业二人台剧团得以生存和发展

解说:“二人台”在晋蒙陕冀一些地区如此受欢迎,因为它是非常“接地气”的。二人台里有这里人们熟悉的方言、喜欢的唱腔和相近的民俗文化。专业的二人台剧团也因此能够生存和发展下来,现在的阳高二人台剧团已具备排演整出大戏的实力,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

王鲁湘:之前,更老的,我们的二人台的演员是怎么着,就是自己在民间里头搭伙?

王元:它分五个步骤,一个步骤的话,它就是社火。

王鲁湘:社火。

王元:它社火,第二个就是打土台。

王鲁湘:打土台。

王元:就是就地演出。

王鲁湘:就地演出,在地头演出。

王元:“打坐腔”,走街串巷。

王鲁湘:走街串巷。

王元:上舞台。

王鲁湘:上舞台。

王元:登上舞台,基本上它形成就是这五个步骤。

王鲁湘:五个步骤,就是一些庙会,包括还有红白喜事是不是也去啊?

王元:过去红白喜事不要二人台。

王鲁湘:红白喜事还不要二人台?

王元:二人台登不了大雅。

王鲁湘:那那个都登不了,就在地头转着?

王元:就在地头走街串巷、沿门走户,讨个一升半升莜面,所以说这个调子又叫割莜面调子。

王鲁湘:哦,是这样。

演员:七月里豆角白。我给五哥做上一对对鞋。你给哥哥做上一对牛鼻鼻鞋。

解说:音乐是“二人台”的灵魂,凡是喜欢“二人台”的人大都被它优美流畅的曲调和高亢爽朗的声腔吸引。如果除去“二人台”的其他部分,只剩音乐,并不影响对它的欣赏,只凭听觉,人们照样说,这就是“二人台”。但如果抽调音乐,其他部分原封不动,它的面目就模糊起来,人们就可以把它随便归类。

王志卫:妹,我说妹妹哎,你不要给哥哥哭。你哭的哥哥我心痒难耐,扑麻乱糟,麻烦疙戈,不好活。

解说:我们特意请这位二人台演员在野外清唱了一段《走西口》,没有伴奏,没有舞台,这高亢挥洒的嗓音已经完全可以表达感情。这种减轻是奔放的,是沧桑的,是这空旷敞亮塞外平原特有的。

王志卫:我去到西口外面,刨闹挣钱回来,挣回钱来,夫妻二人过咱们的穷光景。

王元:把二人台艺术从地方推向全国

王鲁湘:二人台的曲调主要有哪几个是主要的,不变的呀?

王元:不变的话,过去的二人台的话,它都是专曲专用。

王鲁湘:专曲专用。

王元:你《走西口》就是这一个《走西口》,《害娃娃》,你就是《害娃娃》,《挂红灯》你就是《挂红灯》,这个曲调就是不变的。老百姓们一听的话,色彩你唱的词内容变了,但是那曲调,大家伙一听是《挂红灯》。

王鲁湘:《挂红灯》、《走西口》。

王元:《走西口》,这个是《挂红灯,这个是那《走西口》。但是这个不能变。

王鲁湘:不能变。

王元:但是也不是说不可变,适当的不要把它原汁原味的东西走的太多了。你比如说是二人台大多数有些曲调都是两句的。

王鲁湘:两句的。

王元:二人台里面有个《绣荷包》,实际上它唱来句,起承转合。

王鲁湘:起承转合。

王元:起承转合的原则,给它加成了四句了。

王鲁湘:由两句变成了四句了。

王元:这个也就可以留下来。

王鲁湘:对。

王元:也可以继承。

王元:你不拿它原来人的东西,你发展,那就纯粹是新的东西,人家不一定认这个账。

王鲁湘:王拉,您退休以后,现在在家就是做这一个二人台的这种传统曲目的整理,你也创作新的吗?

王元:新的没有多少,但是新的是有,但是不一定是那么好啊。但是有一部分是能流传下来。

王鲁湘:流传下来。

王元:现在像街上的鼓班子的话,里头出来的也有我的东西。

王鲁湘:那好,太好了,希望我们这个二人台能够变成一个像这个至少能够和南方的黄梅戏相比吧。黄梅戏其实很单调的,没有你们复杂,没有你们丰富。

王元:它也是曲配的,一个曲子一个曲子的。

王鲁湘:对呀。

王元:二人台的话,它也是一个曲子一个曲子。

王鲁湘:对啊,你看黄梅戏从地方走向了全国,对吧?您这也应该能从地方走向全国。

王元:现在就是走这步路的呢,现在正在摸索着这个过程,但是把二人台在原有的基础上头,再把它丰富一下,来提高,这就是我们这些搞音乐工作者的任务了。但是,这一辈子能搞个啥程度,那就说不清了,走着看吧。

王鲁湘:对。

《文化大观园》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王鲁湘【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六 12:00-12:30

重播:周日 09:30-10:00。

二人台由“俗”到“雅”的转变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二人台情景剧《圆梦》进入拍摄期
二人台情景剧《圆梦
河曲县非遗保护传承发展风生水起
河曲县非遗保护传承
拍不够的家乡二人台
拍不够的家乡二人台
乌兰察布市二人台艺术团来和顺社区进行文化艺术惠民演出活动
乌兰察布市二人台艺
二人台大型清代戏《方四姐》完整版
二人台大型清代戏《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