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关键字: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梆子> 正文
  •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先生

  • 作者:潘永修 2018-11-04 16:36 字体:[ ]

作者题记:这是在我心里隐藏了二三十年的宿愿,或者说是宿债。众所周知,任心才(1919-1996)先生曾经是我们老几代人所崇敬挚爱的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二三十年前,在任老先生年迈体衰之际,我抽出几个下午的时间,与先生面对面采访。那时候县梆子剧团没有宿舍,借用郓城一中西南角原女生宿舍几所房子做为临时栖身之地。任先生住的是两间,室内非常简陋,几件不像样的家俱靠墙摆放,当中一个餐桌。他坐东,我坐西,面对面。下面是根据笔录稿整理的口述从艺生涯。(潘永修)
任心才先生口述

我老家是郓城郭屯镇东张楼村。是从疃里回迁的。别人家都是从这里迁往疃里,而我们是从疃里往回迁,这情况很少。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大约是为生活所迫呗。

我爷爷是木匠,也不是大木匠,靠给人打短工挣点小钱。

到我父亲才开始唱戏,在东平一带有点名气,艺号叫“小红衫子”。后来改为青衣,在咱县侯咽集、潘渡和梁山一带很有名。

我从小家里很穷,上不起学,五岁就跟着父亲学唱。父亲看着我行,通路,就把我送进科班。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 

任心才先生剧照

那年我九岁。进的是井班,师傅姓井。也有姚班,师傅姓姚,在南半路巨野一带。我进的井班在梁山县的寿张集。那时候,科班里学员一般都十三四、十六七岁,像我这么小的没有。那时,我父亲在苏班演戏,带着我嫌累赘,送进科班,他自己就省心了。我是十月里进的科班,过了年才够十岁。师傅一见我,很泄劲,嫌我小,不懂事,但又碍于我父亲的面子,不好推辞,也就留下试用。过后只是埋怨:“这么点点,屁事不懂哩,就能学戏了啵,这是叫给他看孩子!”

埋怨归埋怨,戏也总得教呀。我学的第一个角是《小姑贤》里的一个小生。教了几遍,让我单独唱,一唱,上板,老师高兴了。又按了一个是《麒麟山》的程小虎,就是程咬金之子。排了排,一张口,声音宏亮,很豁喳,是个料子,就确定把我留下了。但一般没有我的戏,因为我个头太小,连给我穿的行头都没有,咋上台?

学员的主要时间是练功:踢腿,翻跟头,打旋风脚,前翻后提,练武功。那时候当学徒还兴打,叫体罚。咋体罚?——一旦犯了错,逮住叫你趴在长板凳上,头和腿由两个人按住,把裤子蜕下来,照屁股上打。用的是白腊杆子,使劲打。师傅或剧团的管首就在旁边盯着,打得轻了,重来,要不,就是师傅或管首亲自打,啪、啪、啪,打得毫不留情。被打过的地方,先是红,后是紫,再继续打下去要流血,连白腊杆子都染成红颜色。打完了,管首问你:“记住了啵?”学员满脸泪哭着说:“记住了!”再问:“改了啵?”答:“改了!”“以后还犯啵?”“不啦!”……管首说:“起来吧!”屁股肿得跟发面团似的,哪里还能站得起来。旁边几个人扶着架着,一步一步挪到宿舍里。第二天,再由有经验的师傅用黄裱纸点着了,用酒往外起,把屁股上积存的紫血“表”出来,得连着表好几天。这几天,因为疼得不能动,有小伙伴端给吃,端给喝。十天半月后才能正常活动。去茅房也得有人搀着。

要是犯点小错,该不着打板子,就罚拿大顶——头朝下倒立,多少时间由老师说了算。要不,夏天站到毒阳光下曝晒,冬天就脱掉棉衣鞋袜,光着脚丫站在雪地上冻。

这是学习练功的时候。要是戏台上演戏中犯了错儿,譬如忘了台词,乱了步子,或是武功演砸了,台词说错了,那就不用趴板凳上了,后台的台柱上就挂着报废的马鞭子,单等你回到后台,管首或是团长伸手捞过来,别管你是头是脸,一阵子狂抽乱打。你挨了打,还不能喊疼,不能哭,不能叫,不能让戏园子里观众听见,怕影响人家看戏。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 

任心才先生剧照

解放前,一般科班都是挂靠民间小剧团,经费紧缺,没有宿舍,租几间民房,也没有床,用柴禾、麦秸、杆草往泥地上一铺,甚至连席都没有,就那样睡大铺。因为潮,学员年龄小,白天累,晚上睡觉死,很容易尿窝子,尿了还不敢说,更不敢拿出去晾晒。怕人家笑话,也怕挨打。就那样自己用身体偷偷暖干。被子少,学员大多是囫囵衣睡。时间一长,身上好长疥癣,痒时就使劲挠,使劲抓,直到抓出血来,再干成血痂。这一茬刚下去,下一茬又跟着痒起来,再抓再挠。有的感染了,化脓,长成疮,几个月不好。有的学戏不成,反倒生病成了残废。

在科班里,吃的是黑面窝头,喝的是米糊糊或米汤。就的是老咸菜疙瘩,啥味没有,就是咸。过年过节都见不了一次肉。吃得最好的饭是拧的干粮——用白面包皮的咸窝头。那得是剧团效益好,团长开恩了,才能吃得到。

在学徒期间,我很少挨罚,更没挨过打。这有三个原因,一是我年龄最小,才九岁;二是我从小听话,也比较心灵,学啥会啥,学啥像啥,老师都喜欢我;第三,还有一层关系,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即使我不小心,犯点小错儿,老师或管首都不跟我认真计较,高声吵两句就算了。所以,在科班里,我一直是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学员们有什么合理的要求,也大都是由我出面,向师傅或管首提出来,行就行,不行也不责怪我。

我进科班学戏学了几月,排了几出戏,都是在底下比划,从没登过台。记得我们排《刘莲征东》(即《反大明》)时,安给我的角儿是老生,演的是刘连之父阵亡之后,回家托梦一段戏。这本来是老师的角儿,可临到开演时,老师家里有急事,需得他回去一趟。戏是不能演了,想改别的剧目已来不及了。火烧眉毛,怎么办?眼看天就黑了,戏园子里已经来了不少观众。大家急得团团转。在这节股眼上,老师把我叫了过去,说:“心才,今天你替我!”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商量余地。我一听,傻眼了。我从没登过台,这事儿不敢应。可老师很严,说一不二。我也没法。那时正喝着汤(喝汤是山东方言,就是吃晚饭),老师念了念戏词儿,我端着碗,跟着念了两遍,会了。接着,我放下碗,会了会场(指排练),老师说行,中,就这样。喝完汤,就抹油彩划脸子。我不会抹,有人给我抹。行头也穿不起来,打腰里迭几折子,扎好,袖子也这样折迭了,就这样,锣鼓一响,我被人推着,马马虎虎就上了场了。到台上,睁眼一看,我的妈呀,黑雅雅的,全是人。我心里卟腾卟腾乱跳,像揣着个兔子。我真害怕,张不开嘴,光想哭。可一想到老师那严厉的目光,心里一横,豁出去,破上了。大声唱,该咋着就咋着。开始声音还打颤,后来胆子大了,声音也不颤了。一台戏唱下来,大家都说好。老师办完事回来,一听说我没演砸,也很高兴,拍了拍我脑袋瓜子,弯下腰搂着我亲了我一下。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 

任心才先生剧照

从那开始,我就正式登台唱了起来。以后,又唱了出《赵公明下山》(取材自《封神演义》的传统剧目)给我安了个哪吒,一个人模仿好几个角色,好几种唱腔。有花脸腔,红脸腔,还有小生腔。那时候,我只会唱小生,花脸红脸都不会。老师就教我唱,说给我要领。我按老师说的,一学就会,老师夸我心灵。这样我的胆子就更大了。

再后来,排了个《周季送女》(山东梆子传统剧目《汗衫记》中的一节),这是个折子戏,不好唱,连老师都对我缺乏信心。因为动作多,其中有甩胡子,有学老头子走路,弯着腰,倒背着手。老师给我表演,我跟着他学,一招一式,竭力模仿。到正式演出时,因为我个头矮,看着挺滑稽,反倒增加了戏味,满场喝彩。老师别提有多高兴了。

过了一年,记得是在东平州演出,唱卖戏。戏班里一个唱红脸的师兄倒了嗓子,哈不出声了,戏是没法演了,你总不能演哑剧吧?可头天挂了戏牌了——《阴阳伞》,是红脸的戏,这戏很有名,是人家点的。戏牌子挂出去了,就不能更改。咋着办?老师很为难,愁得吃不下饭。正是吃早饭的时候,这上午就得演。老师盯了我一眼,说:“心才,还数你心灵,你来吧!”

我说:“我不会唱红脸呀。”

老师说:“不会就现学!”

放下饭碗,老师就教我,他教一句,我唱一句。一招一式,老师在前边走,我在后边学。会唱了,又拉了拉场。老师说行,可以上场了。接着就给我抹脸。我个子矮,大人穿的蟒袍我穿不起来,怎么捣鼓也不行。老师说干脆不穿蟒了,只穿小袄。后边插了白旗,老师一看,说还行,上台吧。头一回唱红脸,心里没把握,又是白天,还是卖戏,我光怕唱砸了,招人唾骂。老师站在侧幕后边,一是怕我忘词儿,二是给我鼓劲。一开口唱,就有人叫好。我心里踏实了一点,索性大声唱,把红脸高亢激越的味儿唱出来。台下有叫好的,也有鼓掌的。一台戏演下来都说好,甚至说比以前演小生演得还好。

从那天开始,就定我唱红脸了,别的戏就不唱了。这年我才十岁。

到了十二岁那年,一个大师兄嫌剧团小,偷偷跟人家跑了,到别的剧团另谋高就去了。他是团里的台柱子,角色多,离了他剧团就走不动路。师傅愁得睡不着觉,怎么办?把剧团解散?这不可能,那么多人,一下子丢了饭碗,老婆孩子怎么养活?继续撑下去?可剧团的名角儿都跑了,没有台柱子了,靠谁支撑?

左思右想,没有好法子。老师把我叫过去,眼里泪习习的,对我说:“心才,人走了,咱还得过下去。我看,剩下这些人,还数你心灵,你就体谅体谅老师,多担几个角儿吧!”

我说:“想担我也不会呀!”

老师说:“不会不要紧,我教你!”

从那开始,老师一边教,我一边学,一边演。常常是一本戏,像《九头案(刘统勋私访)》这样的大戏,几场十几场子下来,一边教一边演,也教完了,也演完了。记得一次是在本县侯咽集东门外戏楼唱大戏,老师白天监场,晚上教我,黑白天连轴转,累得他吐血,止都止不住。后来终于得了脑血栓,成了半身不遂。

从那年开始,我正式担任剧团主角儿。老师很为难,既心疼我,怕我累坏了身子,可又得想办法把剧团养活。他就委派两个岁数大的人照顾我,一天三顿饭给我换着花样,还给我泡一种润喉咙的药茶,放上冰糖蜂蜜,让我一早一晚地喝。两个演出季,一个梁山,加一个东平,我的名声响起来了,人家送我个艺名叫“十二红”,因为那年我正好十二岁。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 

任心才先生《摔琴》剧照

人无百年好,花无千日红。到了十七岁那年,正好是民国二十六年,日本鬼子进关,成天东躲西藏,剧团跟逃荒似得,生活没有规律,演出也不正常,再加情绪受到影响,就那年秋天,老师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的嗓子倒了。跟那个师兄一样,哈不出声。别说唱戏了,连说话都很困难。

怎么办?我痛苦,老师比我还痛苦,因为他得四处求人帮忙,好顶我的角儿呀!我也不想在剧团里白吃白喝,想偷偷地一跑了事。可老师一边开导我劝说我,说人都有换嗓子的时候,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一边让人暗地里瞅着我,生怕我跑了。还怕我年少不懂事,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我在痛苦中度日如年,清看着一个个好戏角儿,自己不能出演。心里那个难受劲儿真是没法说。

我倒嗓子时已经正式出师。出师就是能拿薪酬了,开始时并不高,也就是手里宽绰点,有点零花钱,况且这都是由老师给评分,由团长和管首同意了,才能发放。再一个是自由了,可以到别的剧团去,你认为哪个剧团好,你就可以去,或者是别的剧团认为你唱得好,想来挖你,只要你愿意,管首和团长都拦不住你。我倒嗓子的时候,刚刚出师,薪酬也不是很高。管首本来担心我出师后,会跳槽到别的剧团去,所以一般来说,演员不能随便外出的,更不能随便跟外边的人接触。真要你出外办事,管首还得派人秘密监视你,怕你被人家挖走了。

山东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任心才 

任心才先生的夫人 颜桂卿 剧照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天津河北梆子剧院在天津红旗剧场演出河北梆子《徐策》
天津河北梆子剧院在
邢台省级非遗50一邢台梆子腔
邢台省级非遗50一邢
河北梆子王派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大型讲座走进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
河北梆子王派艺术的
天津河北梆子剧院演出《勘玉钏》
天津河北梆子剧院演
河北梆子现代戏《吕建江》在石家庄大剧院上演
河北梆子现代戏《吕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河北梆子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