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中国戏剧网>地方戏> 正文
  • 荆州花鼓戏《贾氏吵嫁》赏析

  • 作者:思乡远梦 2020-04-06 12:08 字体:[ ]

荆州花鼓戏《贾氏吵嫁》讲的是少妇贾氏(二旦扮)丧夫,决意改嫁。婆婆鲍氏(摇旦扮)执意刁难不允。全剧准确而深刻地刻画出了两个不同性格特征的老、少两代妇女形象,揭示了封建礼教的残酷性、虚伪性。摇旦的表演具有浓厚的喜剧风格,是摇旦的当家剧目之一。

  鲍氏头上梳髻戴勒子,着大襟大袖摇旦衣,手拿芭扇大步上场。走至台口举目向远方眺望,一皱眉头一翘嘴:“大清早这个贾氏又到哪里去了?”随着动作大而粗犷地把芭扇几扇几摇,将满腔怨烦心情抖落无遗。

  这种出场亮相的表演,一开头就把这个婆婆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四句定场诗,最后一句说到贾氏不听管教时,伤心得通过哭腔说出来并运用了拖腔,使道白显得十分哽咽和滑稽,随后突然忍住,用了个“愣神”。这种表演上的感情突变,使其喜剧性格外突出。

  随之坐引,自报家门,特别是想到死去的儿子,以摹仿农村妇女哭丧的腔调,有板有眼地哭诉着:“我那聪明的儿,虽然有二十几岁,说起话来象大人,三个灯笼一拗头从街上挑回来没有喊吃亏……我那大力气的儿呀”,用语言自相矛盾的不协调,加上身子前扑后仰双手拍腿的协调动作,既滑稽逼真,又可悲可笑。

  鲍氏是个劳动妇女,靠纺纱度日。定场之后,通过一段纺纱伴唱小调来表现她孤寡生活的艰苦。

  表演层次是:从墙上取下纺车,拿出棉条筐,坐下、试车、紧车上梃子,从头上取下梃子从车心上所挂油筒里蘸油到梃子、耳子上滴油加滑,再试车,开始纺纱。

  纺纱的身段是:右手握车柄转动,左手将手帕卷成棉条由下往后方随车转速度抽纱,右手摇动两转半稍微向反方向一回,左手抽纱刚过头又自上而下回纱上梃子,循环往复,舞姿自然。

  以上动作全靠虚拟,配合眼神、身段作来体现。贾氏身着撒手衣、手拿一方手帕,上场就唱高腔:“人有几个三十几,又有几个二八春,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沉静温顺地走到婆婆身边行礼。

  鲍氏明知,却佯装不晓,咬着牙说:“等贾氏回来,我要把她一撕……”,手作撕物状。

  贾氏一把拉住鲍氏的手问:“婆婆撕些什么?”

  鲍氏一抖身,两眼一瞪,陡换笑脸,轻声慢语:“我思……念你呢”!

  贾氏深知婆婆脾气,不与计较地说:“我回来了!”

  鲍氏又突变脸色,双手一拍一挥,声洪嗓大地说:“哎呀,回来就回来了,是个么稀客?要我接你?”
  贾氏退让:“媳妇不敢。”

  鲍氏故意解释:“你怕像别人那不三不四的婆婆,背地里说媳妇的长,道媳妇的短,我早上什么都没说。”
  磨蹭了一顿,转向观众补一句:“就是没有住嘴。”

  继问贾氏:“清晨八早,裙子裤子拖湿半头,你到哪里去了的?”

  贾氏答:“我到妈屋里去了的。”

  鲍氏本怀疑虑,故意装聋探问:“怎么,你到他屋里去了的?”把一个“他”字说得声高音长,一字双关。

  贾氏说明回娘家看了妈的。鲍氏竟提出一句:“你妈跟你是个么亲戚”的问话作梗。

  贾氏在公开提出改嫁之前,讲到丈夫死后,觉得“冷冰冰”。冒氏一听,暴跳如雷,双脚一跳吼道:“哎呀!你这个婆娘,守了几天寡就说什么冷冰冰!你公公死了二十年,为娘守了四十年的寡……都熬过来了”,贾氏听后暗笑。

  鲍氏一顿,醒悟后:“说走了嘴,我得找个理由扳回来”,于是正颜气壮地问:“我在娘屋里二十年,是你帮我守过来的?!”

  这种荒唐可笑的话,伴之生动的表演,把鲍氏封建愚昧的形象刻划得入木三分。

  贾氏要婆婆把自己当亲生女儿嫁出去,鲍氏更加恼火,唱:“贾氏清早去游魂,归得家来吵死人”,把“吵”字唱得咬牙切齿,并一手提着一只裤筒跌脚(农村妇女吵架时的动作)。

  鲍氏执意刁难,步步威胁;贾氏坚定主意,针锋相对,鲍氏气极,手拿家法,怒打。贾氏忍无可忍,毅然夺家法,折断,表明改嫁决心。唱出“你今不把我嫁出门,要吵得你黄河水不清。”

  最后以死来吓唬,冒氏开始不以为然,说:“死了十个当五双。”贾氏紧通一步说:“嗯,死了十个当五双呐!知道的说是贾氏要改嫁,不知道的会说你这婆婆逼死的!”把“逼死的”三字说得重而有力。

  鲍氏一听大惊,面部表情急剧变化,说:“啊,我怎能背上这个逼死媳妇的恶名!”

  贾氏在一旁察颜观色,进一步假装要去寻死,冒氏信以为真急忙拉住,无可奈何地答应让贾氏改嫁。问贾氏想嫁给谁,贾氏说出“村头的王幺叔”时,含羞地跪下。

  鲍氏一愣,恍然大悟,说:“难怪那个小杂种老在我的门前逛来逛去,原来是这么回事!”

  在观众的说笑声中,她又与观众直接交流说:“笑么事?赶快带个信给王幺叔,叫他准备钱来娶贾氏过门啥!”全剧在满堂大笑的喜剧气氛中结束。

  历代艺人中,陈新苟、李春保、谢春诚、束小云等擅长鲍氏的表演。

  ——源自《荆州花鼓戏志》戏曲宝整理

  荆州花鼓戏《贾氏吵嫁》唱段

  鲍氏:(唱)贾氏清早出了门,这般时候未回程,东边望到西边转,只见青山不见人。我望不见,贾氏媳妇把草堂走进啦…(白)哎呀!我的儿呀,见血灵不由娘更惨十分。我的儿呀,我的乖乖呀,你丢了为娘的无人管呢,我的儿呀,我的乖乖呀,你丢了你的贾氏,你丢了为娘靠何人,我的乖乖儿呀,我的大力气儿呀!去年腊月二十七,上街去买了三个灯笼,一澳头挑起回来的,我的儿都没有喊吃亏,我的大力气儿呀,我的能说会道的儿呀…我的儿虽然说是二、三十岁的人了,说起话来像大人,我的能说会道的儿呀,我的长脚长手的儿呀,死了摊到簸箕里头有一簸箕长,儿呀…
荆州花鼓戏《贾氏吵嫁》赏析

  鲍氏:(唱)心中只把鲁班恨,打的乘车子纺死人,啦。咿呀,呀儿喂,呀儿哟……里八飘,外八飘,打一根车线紧抹腰。一个手的纺,一个手的悠,纺一个穗子团纠纠,咿呀呀儿哟…一天纺四两,两天纺半斤,三天四天纺不赢,换来的铜钱买油盐。老身正在纺棉纱,耳听黄犬咬喳喳,时时思来明白咱,想必是那个贾氏媳妇转回家,咿呀呀儿哟…不纺它来不纺它,咿呀呀儿哟,忙将车子壁上挂,咿呀呀儿哟…

  贾氏:(内唱)贾氏女离却了娘家门,(出场唱)我的娘你莫送儿转回程,自从我夫归泉境,丢得呀贾氏冷清清。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失掉黄金犹还可,光阴一去哪里寻?来之在自家门身站定……

  贾氏:(唱)婆婆在上容儿禀,媳有言来娘请听。自从我的夫归泉境,丢得贾氏冷清清。一床被褥半边冷,怎叫你媳妇不伤心。
  贾氏:婆婆啊!(唱)婆婆不要怒气发,给你媳看一户好人家,花花大轿抬到他家,一胎生下两个儿娃。长的这样长,大的这样大,挑得水来端得茶,进门叫你一声老家家,哪一个不说你好造化。

  贾氏:(唱)不怪婆婆心肠狠,不怕你卖与流痞光棍人。不怕他一天三遍打,哪怕他三天九遍挨上身。拳头耳光打不死人,贾氏决心要嫁人。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婺剧花旦演员苗嫩
婺剧花旦演员苗嫩
陈嘉明与西秦戏的不解之缘
陈嘉明与西秦戏的不
徐惠
徐惠
戏曲导演丁素华
戏曲导演丁素华
​培根铸魂 研讨会系列讲话之“湖南省花《蔡坤山耕田》给我们的启示
​培根铸魂 研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戏曲大全 民间小调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