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京剧曲库
当前位置:戏剧网>京剧> 正文
  • 杨少春:京剧是草根艺术 剧场越热闹越好

  • 作者:张帆 2017-04-19 07:24 字体:[ ]

京剧的衰亡是从武戏开始,诚如京剧名家孙毓敏曾说过,武戏演员的舞台生命一般到35岁就结束了,现在的孩子家长都舍不得他们吃苦,武生演员一般又不像老生和青衣演员都站在台中央,所以各种原因导致了现在京剧武戏演员少,舞台上京剧武戏也少。

“京剧界存在着‘不自信’,排演京剧请话剧导演,京剧有很多技巧都简化成话剧加唱儿了。”富连成“三大武生”之一杨盛春之子杨少春快人快语,“总是喊不重视武戏,得看我们自己做得怎么样,还得从自身抓起。”

抢救武戏势在必行

“走一位老艺术家,就是武戏的一大损失。”过去京剧“音配像”也曾想过要录武戏,但是因为客观因素没有成型。要找到老艺术家来指导青年人学习武戏,再录像,从回忆、整理、编剧、教授、练习,最后录制成一出戏,成本太大了,走一位老艺术家就带走一批剧目,张德华、王金璐……就这样走了。

有些老戏挖掘抢救有难度,青年演员很难胜任,得下狠功夫,不容易见效就不讨巧。演员也想“急功近利”,演一出戏使出浑身技巧,不想演“闷”戏。都在走武生名家梁慧超的风格,手法快、技巧强,台上容易有效果一下就热场了。杨少春觉得演员不能太“急功近利”,“再顶锤,顶得过杂技团?再扔鞭,扔得过艺术体操么?”

而有些老戏是因为“太水”不讲究,跟不上时代就被淘汰。传统剧目中得挖掘有潜质的,戏曲作家翁偶虹进行的挖掘整理都是由在各种戏种或原有脚本的基础改编,《响马传》通过《打登州》整理的,《佘赛花》在《七星庙》的基础上挖掘整理的,之后都流传下来被各大流派传唱。

“我也就赶上一点,有些老的武戏,只听过剧目,没有看过。”77岁的杨少春感慨,再不挖掘抢救,遗憾更多了。“现在选剧目有一窝蜂的现象,贪大求洋。老戏是因人设戏,根据演员条件来写,连电影都是来量身定做,现在是拿着剧本找演员,成功率低。”

2017年,纪念京剧丑行宗师叶盛章诞辰百年,恢复上演60年前的武丑大戏《酒丐》。

复排《酒丐》“人保戏”

今年,中国人民大学成功申请了国家艺术基金项资助,立专项培养演员并复排挖掘叶派武丑剧目,培训预计恢复10出叶派代表性武丑剧目,并于4月5日至7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举办三场汇报演出。阔别舞台近半个世纪的传统大戏《酒丐》与观众见面了。

尽管经费有限,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果断答应复排《酒丐》和《徐良出世》,请来了和叶盛章有关系的老师来指导。“我父亲杨盛春和叶盛章同为‘盛’字科。叶盛章出科挑班,他俩就在一起搭戏,我父亲演《三岔口》的任堂惠 ,《徐良出世》的艾虎,《藏珍楼》的白菊花……我从小出入梨园看得老戏也比较多。”理所当然,杨少春也成为复排《酒丐》的顾问。

由于《酒丐》没有任何视频资料,只有少量的老先生剧照与几部演出剧本,恢复起来难度很大,所有演员、乐队都是一张白纸。

《酒丐》的老剧本都很粗糙有不合理的地方,导演石宏图对剧本进行重新改编,艺术指导郎石昌忠于叶版,双方各有道理,杨少春“融合”新旧意见便有了4月面向市场的《酒丐》,“按照石宏图写的剧本立起结构,然后在细节上恢复老版,剧本、服装、武打动作,事无巨细的调整、修正。”

“挖掘传统很费力,工作量很多。”杨少春说,“主要在演员,要是艺术手段好,感染力强,再平的剧本一样出彩。”复排《酒丐》安排两位年轻演员饰演范大杯,“从年龄和技巧上,魏学雷、曹阳阳合演效果更好,融合武生、武丑的功夫。现在找不出叶盛章这样气场、形象和功夫的演员了。”叶盛章的表演戏路宽,尤以武丑戏著名。身手快,武打趣味惊险,念白快而且干净利落。功夫深处还得“人保戏”。

苦练武生不如争主演才能提级

武生的艺术生命要短一些,为什么要学武生?

“我从小就看叶盛章先生的戏,能不喜欢武戏么?京剧发展都是从武戏开始的,小孩一看猴戏欢喜的不行。”杨少春11岁入中国戏曲学校学艺,“老师是因材施教,不会一下定下来学哪个行当,半途还有调整,改行当的。”京剧这碗饭不是这么容易就端起来的,因为喜欢,也因为适合就杨少春开始学习武生了。

以前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赵(燕侠),是北京京剧团的“五大头牌”。正本大套的文戏一演就是4个多小时,演出前都需要有演员垫戏,演武生的杨少春每天都有垫戏,天天有上场锻炼的机会,但现在一出戏不能超过两个半小时。“武戏俩个多小时的戏很少,折子戏比较短,建议京剧院每个月设有武戏专场,让武生有更多的演出机会。”

京剧是角儿的艺术,没有不想演一号的,但是一出戏分不同角色、不用行当,总有主配之分。“老一辈人讲究台上‘一颗菜’,无论角色大小,过去好的配演比主演挣得多,主演都请他来配戏。”现在不是,一出戏拼命练功夫的配角,跟龙套走场子的挣得差不多。

李恩杰院长也想了一个办法,北京京剧院26个领军人,13个人分一组,互相对抗赛,小活儿互相陪衬,演配角给加分,但这是临时解决办法。“主要问题在于考核制度,演员得有代表剧目,全都争主演。否则很难给提级,提级就直接跟待遇挂钩。”杨少春说,“在京剧院就是演王平不能提级,演诸葛亮就能给提级,这是政策问题。”

扬长避短 大家“自成一派”

1996年,丁关根部长曾对京剧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十分重视,倡导举办“中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研究生班”“中国京剧流派艺术传承班”,专业化、系统化地培养高层次的青年京剧演员。京剧艺术从上层重视京剧流派的传承和发展,也在培养京剧的尖子人才。

“老先生7年坐科,毕业后搭班唱戏,16、17岁就开始红了,互相之间都谦让。”早年谭富英唱过《南天门》《借东风》《三娘教子》,之后《哭灵牌》成为奚派代表剧,《借东风》成就了马连良,杨宝森的《文昭关》特别有味道,“这中间默契地转化,都是老先生们扬长避短,根据个人长处,各有擅长的剧目。”

“过去是流派纷呈,同是《击鼓骂曹》一出戏,各种细节处理上不一样,各有特色。现在看一出戏,武生的技巧和功夫都明了了。”杨少春认为拍戏不能全一个模式,得把各出戏的特色亮出来,否则戏路越走越窄。

一出戏的质量是多种因素决定的,得用精彩的表演吸引观众。过去武生全是学尚派(尚和玉)、杨派(杨小楼),后来都是在继承流派的同时,有所发展。“同是《四进士》马派、麒派都各有千秋,全是宋世杰艺术感染力都不一样。”一出戏好多版本,表演手段、技巧、可视性强了,观众就爱看了。

京剧人才需要疏导分流

4月初,上海京剧院再度推出“青春跑道(第二季)——起跑篇”,通过新的五年规划,延续“金字塔”式(从塔底到塔尖的)培养理念,通过比赛,聘请全国名家、名师担任评委,对剧院青年演员进行集中甄选,分行归路,从报名参赛的50多位青年演员中遴选出新五年规划培养对象18人。

京剧表演艺术家杨少春刚刚参加擂台赛的专家评审会回京,9场“青春擂台赛”看下来,杨少春作也挺激动,感叹上海京剧院生旦净末丑,各个流派的优秀人才都有,但是也担心人才过剩,一出戏也搭不了那么多行当的演员。

“演出机会和市场都是有限的,人才多了就得不到充分发展。中国戏曲学院毕业了分配到哪?除了京津沪的市场和演出机会好,外地小剧团更有局限性,硬件和软件都跟不上,也许去了就退步了。”杨少春觉得现在的京剧人才要比50、60年代丰富,有时也积压人才,分流发展成了一个问题。

京剧是草根艺术 剧场越热闹越好

“我小时候进戏园子,大人都是抱着孩子坐在腿上看戏,台上花花绿绿的特别好玩。”杨少春认为京剧普及也应该从孩子抓起,而解放以后不许1米2以下的孩子进剧场是个问题。“京剧是草根艺术,剧场应该是越热闹越好。”

京剧从西太后那流传到民间,便有了京派和海派之分。京剧初到上海是1867年。北京观众原称京剧为“二黄”、“皮黄”或“乱弹”,是上海观众定其名曰“京剧”,首见于1876年2月7日《申报》上的《图绘伶伦》一文。京剧在上海站住后,就向长江流域、珠江流域许多城市流动。

“海派艺术面向观众,上海码头工人居多,他们喜欢什么就演什么,海派以技巧、热闹为主,用各种砌末招揽观众。”海派京剧成为市民戏曲。

在北京,皇帝要看戏就由升平署召戏班进京,遴选培训之后,排好剧目呈献给皇帝。升平署有一万多个剧本。慈禧专权时代,京剧更因备受宫廷宠爱而声誉日隆,成为宫中演唱的主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京剧打破了社会分层,在京城各个阶层里观众都在迅速增多。

而今,京剧不是宫廷艺术更得走进市场,经得起观众检验,尤其得有小戏迷。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青岛市京剧院原创京剧《清贫之方志敏》走进石大专场
青岛市京剧院原创京
孙毓敏疾呼:京剧的衰亡就是从武戏开始
孙毓敏疾呼:京剧的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程韵流芳艺术沙龙”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
让京剧重回大众文化视野
让京剧重回大众文化
跨界音乐会探索“京剧+古筝”全新视听盛宴将启
跨界音乐会探索“京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京剧mp3下载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于魁智唱段集
程派艺术集锦
现代京剧八大样版戏
马连良,梅兰芳四郎探母
梅兰芳,刘连荣霸王别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