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关键字: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晋剧> 正文
  • 山西省晋剧院田桂兰

  • 作者: 2009-08-18 20:59 字体:[ ]

田桂兰 

田桂兰,晋剧花旦演员,生于1941年,祖籍山西省汾阳市冀村。1953年考入太原市人民晋剧团训练班,师从郭双喜学花旦。后转入太原市戏曲学校深造。1959年调入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后又拜川剧表演艺术家阳友鹤、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小云为师,还接受过晋剧表演艺术家程玉英、郭凤英、花艳君和汉剧表演艺术家陈伯华、京剧表演艺术家吴素秋、蒲剧表演艺术家王秀兰的亲传。

  她扮相俊美,光彩照人,嗓音甜润,表演传神,擅演剧目有《打金枝》、《含嫣》、《打神告庙》、《喜荣归》、《雏凤凌空》、《富贵图》、《蝴蝶杯》、《柜中缘》、《刘胡兰》等。

  所获奖项:第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晋剧演员。

  在长达53年的晋剧舞台艺术生涯中,她塑造了众多特色鲜明的艺术形象,如《打金枝》中娇媚的升平公主、《杨门女将》中飒爽的穆桂英、《喜荣归》里纯情的崔秀英、《打神告庙》里怒目神灵的敫桂英以及威震敌胆的刘胡兰等,个个活灵活现、生动感人,这些剧目已成为戏剧宝库中的民族艺术经典。

  田桂兰同志是汾阳市冀村人大代表,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山西省晋剧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党政军员。是解放后党培养起来的人民艺术家。

  她从小酷爱中路梆子,八、九岁时就是村里有名的小戏迷。1953年考入太原市人民剧团训练班受到郭双喜(艺名水仙花)张宝魁(艺名筱吉仙)和花艳君刘仙玲等老师的启蒙训练,三个月后就登台党政军出了《打金枝》并受到观众的称赞。1956年转入太原市戏曲学校继续深造。期间在著名表演艺术家丁果仙校长的亲切关怀和严格要求下,她系统规范地接受了戏曲表演唱、做、念、打的严格训练,以优异的成绩于1959年毕业分配到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开始了新的艺术生活。为了塑造出栩栩如生的舞台艺术形象,他除了不放松练功之外,每一个戏都要对剧情及人物深刻地进行分析并与导演、音乐设设、琴师、鼓师等一起认真商讨戏里的每一段台词、每一名唱腔、每一个身段。田桂兰同志不仅善于向本剧段的前辈艺人学习,而且还经常向省内外兄弟剧种的老前辈学习。无论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先生,还是川剧表演艺术家阳友鹤;无论是山西北路梆子的“水上飘”王玉山,还是山东著名吕剧演员郎咸芬,她都曾向他们求教,拜他们为师。早在1956年阳友鹤先生就从四川远道而来,向晋剧事业的接班人们传艺,向田桂兰传授了他积累一生的一整套旦角基本功和表演技巧,并一招一式地给田桂兰排练了《思凡》、《芙蓉花仙》、《别洞观景》等见工的折子戏。造就了她扎实的底功宽广的戏路,她虽然专功花旦、小旦,尤以做工见长,但突破一门一路的局限,既能扮演雍容华贵的大家闺秀,又能扮演出身安门的小家碧玉;既能塑造英姿飒爽的古代巾帼英雄,又能塑造叱咤风云的当代女中豪杰。在他先后演出过的几十出历史剧和现代戏中不管是《打金枝》中的升平公主,《小宴》中的貂蝉,还是《雏风凌空》中的杨排凤,《打神告庙》中的敫桂英,不管是《刘胡兰》中的胡兰子,《红灯记》中的李铁梅,还是《龙江颂》中的阿莲都极好地展现了田桂兰的艺术才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田桂兰同志年过花甲在五十年的舞台实践中脚踏实地,孜孜不倦,以创造性的劳动为戏曲艺术增光添彩。

  田桂兰同志是一位深受广大观众爱戴的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她多次被评为全省及全国的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等光荣称号,曾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青年委员等,田桂兰是晋剧界第一位荣获全国戏剧梅花奖的演员,历年来她精心塑造的许多具有鲜明特色和个性的舞台艺术形象都是栩栩如生、深入人心。

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田桂兰,是建国后由党一手培养起来的后起之秀。她今年六十三岁,但在晋剧舞台上已度过六十多个春秋。她所塑造的《打金枝》中的升平公主、《含嫣》中的含嫣、《打神告庙》中的敫桂英、《小宴》中的貂蝉、《杨门女将》中的穆桂英、《雏凤凌空》中的杨排风、《柜中缘》中的刘玉莲、《喜荣归》中的崔秀英、《假婿乘龙》中的春草以及现代戏中的刘胡兰、李铁梅、柯湘等众多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田桂兰在艺术上取得成绩,不是偶然的。她有良好的天赋条件,但从未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她五十多年如—日,勤奋努力,年年有长进,步步有突破,充满了蓬勃向上的活力。

从“小戏迷”到“优等生”

田桂兰是山西省汾阳县冀村人。她的家乡,是一个有着民间艺术传统的古老村庄,三十年代著名晋剧演员“毛毛旦”就出生在这个村里。田桂兰的童年时代是在这里度过的。她自幼受民间艺术的熏陶,对戏曲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七、八岁时,就常常在晚饭后悄悄跑到村上“自乐班”里听民间艺人演唱她所喜爱的山西梆子。日久天长,她竟听会了《打金枝》中的主要唱段,村里人都说她是个小戏迷,她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好演员。
一九五三年的秋天,田桂兰的愿望实现了。这年快过中秋节的时候,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张宝魁领导的太原市人民晋剧团在文水县北徐村演出。十一岁的田桂兰,一鼓作气跑了七十多里地,找到了张宝魁先生。张宝魁老师看了看这位衣着俭朴的农村姑娘,发现她两眼炯炯有神,显得机灵俊俏,具有花旦素质,笑着对她说:“能唱个小段吗?”田桂兰鼓足勇气回答说:“我会唱‘头戴上二龙双凤齐’。”说着便一字一板地唱起来,两只灵巧的手还随着唱腔不时比划着。张宝魁听完她的演唱,激动地说:“收了,是个好苗苗。”这下,田桂兰高兴极了,她连家也没回,就随剧团来到太原,过上了她梦寐以求的艺术生活。

田桂兰的启蒙老师郭双喜(艺名“水仙花”),是一位有丰富舞台经验的老艺人,在艺术上对田桂兰处处从严要求。田桂兰练功刻苦,学戏认真,在入学三个月后就登台演出了《打金枝》。

一九五六年,田桂兰转入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丁果仙兼任校长的太原市戏曲学校继续深造。丁果仙老师十分关心晋剧接班人的成长,她与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牛桂英老师经常到校亲自讲课。田桂兰不仅继续下苦功练步法、指法、眼法、身段。还下苦功练毯子功、把子功。而且,除了在课堂上按照老师的要求练习外,她还常常一个人偷偷苦练。有一次练“抢背”,从桌子上站着往下滚,不小心膀子脱臼,痛苦难忍。但没过两天,她就又出现在练功场上了。还有一次,她练“枪花”、“棍花”,手上起了一个很大的血泡,发了炎,同学们劝她休息,而她却满不在乎,忍着疼痛继续用功。人们都说田桂兰真有一股“傻劲”。正由于有这股傻劲,田桂兰的功底才越练越扎实、全面,每次考核都取得优异成绩,被学校列为重点培养的优等生。

在实践中提高

一九五九年,十八岁的田桂兰分配到山西省晋剧青年演出团,开始了新的舞台生涯。通过实践,田桂兰懂得了这样一个道理:有了深厚的功底,只是为塑造人物创造了必要的条件,而要在舞台上准确生动地塑造出各种不同的艺术形象,还必须观察和体验生活,深入研究剧本的主题思想和人物的性格,因此田桂兰特别重视对人物的分析。一九六○年,剧团排演了反映元末明初红巾军起义的历史剧《含嫣》。为了塑造好含嫣这个艺术形象,田桂兰在导演的严格要求和冀美莲老师的具体辅导下,下了很大功夫。当时,正值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小云来太原,田桂兰主动向尚先生求教。尚先生热情地将一套水袖功向她作了传授,看了《含嫣》的排练后,对她的表演又进行了细致的指点,并对“射雕”一场戏中的身段、造型做了加工。尚先生特别告诉她:含嫣是一位受兄嫂虐待的青春少女,她来到荒郊野外,象是鸟儿飞出牢笼,在表演上要放得开,要洒脱、舒展、奔放,舞姿、身段要讲究美。通过指点,田桂兰不仅加深了对含嫣性格的理解,同时在身段、表演上突破了晋剧传统程式的框框,克服了过去小旦演员表演过分拘谨、扭捏、不够大方的弱点,无论表演或演唱都有了新的提高。这出戏第四场中,含嫣有一个长达四十八句的唱段,内容是表达含嫣独坐花园,追忆往事,恩念恋人的复杂心情。这段戏,边唱边表演,有叙事,有抒情,有怀念,有怨恨,很不好掌握,但由于田桂兰对人物感情、性格把握得比较准确,因此演唱、表演都很出色。比如,含嫣回忆起清明佳节在洛阳桥与花云相遇,见花云弯弓射雕的情景对,有这样一段唱词:“他箭法高,武艺好,他那眼快手又巧,弄得那个飞鸟儿有翅也难逃。”唱到这里,田桂兰以优美的造型,比划着花云射雕时眼疾手快的灵巧姿态,嘴角浮起微微笑容,眼神里充满—往深情,把含嫣对花云的爱慕心理表达得十分逼真。当唱到“我偷偷地把他看,他暗暗地把我瞧,我背着待儿瞒着我的嫂,悄密密赠予他丝帕儿一条。有心去呀说几句话,可惜我的胆儿小”时,她两眼含情脉脉,面带几分羞涩,细致入微地刻画出少女初恋时既喜又羞的微妙神态。唱段结尾时,有这样几句唱词:“花园中四处静悄悄,太阳已上柳树梢。杜鹃不住声声叫,叫得我一阵阵意乱心焦。”当唱到最后一句〔二性流板〕时,田桂兰在“叫得我”三个字后加用了两个小腔,并以心神不安的眼神和烦躁的面部表情加以衬托,把含嫣独坐花园,孤苦寂寞,心烦意乱的心情描绘得含蓄传神,惟妙惟肖。六十年代切,这出戏在太原一带广为演出,深受观众欢迎。这可以说是田桂兰正式登台演出后的成名之作。

《打金枝》是田桂兰经常演出的剧目之一。她扮演升平公主,活灵活现,浑身是戏,被观众称为“活金枝”。《打金枝》第二场“闹宫”中有这样一段戏:升平公主挨了郭暖的打骂,进宫向父母哭诉。唐代宗夫妇尽力相劝,公主仍在哭闹,代宗无奈,假意大发雷霍,要上殿传旨将郭暖斩首。这一来,吓坏了天真幼稚的升平公主。她张惶失措,乱了手脚,急急忙忙上前拉住父王的袍襟,苦苦哀求不要杀了郭暖。这段戏是很富有喜剧色彩的。但如果演不深刻,很容易使人觉得烦琐、松垮。经过多年舞台实践的磨炼,田桂兰对这出戏理解得很深,演得非常精彩,她把升平公主在父母面前忽而撒娇、忽而哭闹的神态刻画得层次分明、细腻逼真,使人百看不厌。她在这段戏里,有三段〔二性]唱腔,有三次[二性叫板]。一般演员演唱这三次〔叫板〕往往是一个腔调,一种倩绪,毫无变化,使人觉得累赘、重复。而田桂兰根据升平公主在特定情境中的内心活动和思想脉络,对这三次〔叫板〕做了精细处理,使人感到这三次〔叫板]的语气、声调、唱法不各个相同,很细腻地表达了升平公主的三种不同的思想活动。第一次〔叫板〕,不上韵、语气较生硬,表达的是升平公主对父母的劝解毫不服气的思想感情。第二次〔叫板〕不仅上韵、而且在唱完“父王”两个字后,将腔切断,接唱“国母”两个字后,又将腔切断,休止后用哭腔唱完。这里表达的是升平公主突然又想起郭暖打了她一个耳光,觉得非常委屈的情绪。第三次〔叫板〕,只叫“父王”,不叫“国母”,语调中有一股火气、这里表达的是升平公主进—步向父王告状、希望父王严惩郭暖,为她出气的情绪。这三次〔叫板〕有区别,有变化,把升平公主的思想发展过程表达得很贴切,使人毫无繁腻之感。这场戏里,升平公主有一段哀求父王不要将郭嗳斩首的唱段。田桂兰从刻画升平公主的性格出发,演唱得很有风趣。“走上前来扯龙衣,儿对父王有话提,你打他骂他全在理,千万莫要斩首级。”这四句唱词[紧二性垛板]演唱,节奏很快,上气不接下气,生动地刻画出升平公主看到父王真的要上殿斩郭暖时那种张惺失措、着急得缓不过气来的紧张心理。“千万不要斩首级”,这是升平公主此刻最关心的大事,田桂兰演唱这一句时,速度转慢,力度加强,收到加重语气的效果。“一来是驸马吃酒带醉生了气,二来是少年夫妻争吵几句,我们是玩耍哩。”这是刻画升平公主天真幼稚、有一股孩子气的重要唱词,田桂兰演唱这两句时,声调、运气控制得很有分寸,唱得妙趣横生、惹人失笑,再加上她用眼神和形体动作加以烘托,把升平公主腼腆、害羞,但又不得不说的心理活动刻画得入木三分,富有浓郁的生活情趣。

在十年动乱里,田桂兰的艺术才华也受到严重压抑。但她从未间断基本功的训练。粉碎“四人帮”后,田桂兰积极排练演出了《刘胡兰》、《打金枝》、《小宴》、《杨门女将》、《喜荣归》、《打神告庙》等许多剧目。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生活的观察和对人物的理解更为深刻,艺术表现手段也更加丰富。

晋剧《刘胡兰》是根据话剧改编的大型晋剧剧目。为了表现刘胡兰烈士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革命气质,她突破了行当的局限,在表演、身段、运腔等方面做了大胆革新、创造。比如在动员老贫农柳锁参加土改的一场戏里,她的表演细腻、舒缓,感情深沉,无论是给柳锁缝补衣裳的动作,还是启发柳锁倾倒苦水的演唱,都饱含着刘胡兰对柳锁一家悲惨命运的无限同情。“就义”一场是这出戏的高潮,田桂兰的表演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在这场中有—个内心独白式的唱段:“毛主席呵,亲爱的党、您的女儿要离开娘,离开娘。”开头这两句以缓慢、抒情的〔夹板〕演唱,贴切地抒发了刘胡兰烈士不忍离开党的心情。“可是我已看到东方的曙光”—句后,接用了〔四股眼〕下句,音韵高亢、悠扬,意境深远,尽情展示了刘胡兰展望未来,对革命充满必胜信心的宽阔胸怀。“我们的进军号已经吹响,大反攻的炮弹就要出膛”等句中,揉进了歌剧的音调,行腔铿锵有力,慷慨激昂,准确地表现了刘胡兰壮怀激烈、视死如归的高尚情操。田桂兰的演唱,刚柔相济,感情饱满,既有花旦腔清脆、爽朗的特点,也有育衣腔深沉、宽厚的特点。这是她与音乐工作者合作,进行创新的可喜尝试。

《打神告庙》是一出哀怨沉痛的悲剧,也是—出唱、做、念、舞都很吃重的独角戏。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中,被王魁抛弃了的敫桂英,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思想波折,心情复杂,表演幅度很大,没有深厚的功底和对人物的准确理解,是很难演好这出戏的。田桂兰的表演,细腻而不繁琐,粗犷而不肤浅,她把唱念做舞融为—体,并巧妙地运用了晋剧旦角中很少使用的稍子功、水袖功,把敫桂英的悲愤、哀怨、痛苦、绝望的感情变化和性格发展,表现得层次分明,感人至深。

在声腔艺术方面,田桂兰对晋剧〔花腔二音〕的运用,也有许多创造。就以〔倒板腔二音〕和〔二性花腔二音〕来说,田桂兰在《打金枝》和《风筝误》这两出戏中都使用了两种〔花腔二音],但是由于人物性格、感情不同,两种[花腔二音〕的唱法也不同。《打金枝》第一场升平公主出场时演唱的第一句“头戴上翡翠双凤齐”,用的是〔倒板腔二音〕,表达的是升平公主等驸马回宫时的欢快心情和以帝王女儿自居的情绪。这里采用的是清晰、圆润的满腔〔二音〕,听来既欢快明朗,又威严稳重,与升平公主的身份、个性很吻合。《风筝误》中詹爱娟出场唱的第一句“在闺房俏打扮涂脂抹粉”,也用了〔倒板腔二音〕,但音乐形象与《打金枝》迥然不同。詹爱娟是一个既丑又懒、爱打扮的丑姑娘,这里的〔例板腔二音〕,连续使用了几个前半拍休止的闪板,显得跳跃、华丽,尾音又来了一个富有浓郁色调的大跳上滑音,听来滑稽、花俏,叫人啼笑皆非。

〔二音〕是晋剧中一种很有风味的特殊独唱方法,它是用吸气和呼气两种不同方法发出的一种比记谱高八度的极尖锐的声音,晋剧中花旦使用较多。达种方法比较难掌握,田桂兰却能熟练自如地用它来塑造各种不同的人物形象,表达不同的思想情绪。

一九八七年,田桂兰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晋剧第一朵梅花。田桂兰在艺术上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她并不以此为满足,而是把所取得的成绩当做新的起点,继续探索不息,并传承给下一代。(墨醉菊坛)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晋剧青衣演员 杨爱莲
晋剧青衣演员 杨爱
梅花晋韵-名家绝活戏曲专场
梅花晋韵-名家绝活
继续播出晋剧《包公误》
继续播出晋剧《包公
阳泉市晋剧院二团文化惠民走进太上街社区
阳泉市晋剧院二团文
晋剧《傅山进京》巡“龙城” 晋剧潇洒唤东风
晋剧《傅山进京》巡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论坛讨论 晋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晋剧打金枝
晋剧王爱爱专辑
晋剧谢涛
山西晋剧全本
晋剧名家名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