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关键字: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晋剧> 正文
  • 晋剧《崔秀英》剧本

  • 作者:雷苗伟 2015-09-20 09:20 字体:[ ]

晋剧《崔秀英》

雷苗伟抄录整理
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演出本

(改编:曲润海;崔秀英:杨爱莲饰演;李桐:张智饰演;李父:孙 昌饰演;李母:阎雅珍饰演;张秉仁:马跃文饰演;张增:张振业饰演;媒婆:石志新饰演)                  

【李府

张  增:当朝相爷三公子到——!

李  父:哎呀呀,小子花烛之喜,惊动三公子驾临,有失迎驾,望三公子见谅!

张秉仁:哦,我是前来看看如何冲喜的,可曾行过大礼?

李  父:正在拜谢天地,快请到里面!哈哈哈哈……

张秉仁:媒婆子,你又在这里耍什么鬼把戏?

媒  婆:李家公子久病不愈,是我出了个主意,让李家娶媳妇冲喜。迎来喜气,冲走晦气,料想那病情会好,谁知那李公子竟病得不能入洞房,我只好把新娘子引入洞房,再把那个病秧子弄来。是好是赖,就是他们两家的事了!

崔秀英:(唱)崔秀英在洞房秉烛等待,

为什么新郎官不见到来?

心儿跳直跳得心花怒放,

红烛喜直喜得喜泪满腮。

在娘家常听说郎君可爱,

摒旁务苦专攻是有为的秀才。

读经史夜继日从不懈怠,

心血亏形体弱难遣缠身灾。

结新婚但愿他把呆性更改,

又是喜又是忧忧喜参半涌入情怀。

更声传来天已晚,

独见蜡明飞异彩。

我的新郎还不来,

夜深人静蒙头等待,

满脸羞怯等他来。

媒  婆:三少爷,你来干什么呀?

张秉仁:媒婆,只顾你银钱到手,就不怕让新人独守洞房?

媒  婆:哦……,我这就去接新郎官去!

张秉仁:媒婆,既然李公子不能入洞房,三少爷我——

媒  婆:三少爷,你要干什么?

张秉仁:替那病鬼代疱,岂不是桩美事?

媒  婆:啊!

张秉仁:哎,反正那新娘子认不出谁是谁,让三少爷我高兴高兴!

媒  婆:哎呀,三少爷,这可使不得呀!

【李母搀扶李桐上

李  母:儿啊,走好了!

媒  婆:新郎官来了!

(张秉仁等人下

        老夫人,你歇息去吧,歇息去吧!

李  桐:母亲!

李  母:安息去吧!

李  桐:刘妈,小侄身体不适,这洞房之事,也就罢了吧!

媒  婆:哎!冲喜冲喜,一冲就喜!走吧、走吧冲吧!(媒婆带李桐进屋)来来来,快给新娘子揭了盖头吧,闷着了新娘子呀,你小心罚跪!

【媒婆下

李  桐:(唱)躬身施礼轻轻拜,

谢娘子屈就怜不才。

揭开这遮羞盖头觑汝真貌,

原来是天仙降到凡尘来。

只觉得心神畅活了经脉,

心清爽眼明亮血暖胸怀。

崔秀英:郎君!

李  桐:娘子!娘子,小生幸得娘子为偶,顿觉胸中怀阔,病魔逃遁,小生我的病么——竟自痊愈了!

崔秀英:待为妻替郎君拜谢吉星高照!郎君,你——

李  桐:我与娘子子复拜天地,祈求恩爱、地久天长!

崔秀英:(唱)洞房再把天地拜,

李  桐:(唱)喜气冲走缠身灾。

崔秀英:(唱)但愿恩爱情长在,

李、崔:(唱)琴瑟相谐到头白。

 

【两年后

【李府

崔秀英:(唱)两年来我夫郎弱体康健,

天作美产娇儿又把喜添。

公婆心头喜,

阖家乐陶然。

街坊齐喝彩,

四邻笑脸看。

崔秀英心里甜得好似蜜一团,

更好比四季花儿开得正娇妍。

我的夫人憨厚不惹是非,

我的夫性恭谦梁鸿一般。

我的夫居穷乡志趣高远,

我的夫守寒舍苦读诗篇。

白日里手不释卷常忘吃饭,

到夜晚体贴温存蜜语绵绵。

尘世上有谁能比我崔秀英,

哪一个同辈姐妹不心馋。

助夫婿苦专攻别无他愿,

操家务敬公婆一片心虔。

哄娇儿等夫郎手做针线,

依然像洞房夜心急不安。

【李桐上

李  桐:(唱)走时运果真是诸事随愿,

喜朝廷开科取士近在眼前。

张年兄愿助我推荐书柬,

这喜事告娘子慰她心田。

        子,娘子!

崔秀英:莫吓着娇儿!郎君,为何如此欣喜?科考之事,探听如何?

李  桐:考期不变,看来不日就要进京。娘子,适才在大街之上,遇见相爷公子,听我进京应试,他要为我写一推荐书信,保荐朝廊。

崔秀英:哎——,亏你熟读经史!岂不闻古人云:“不曲道以媚时,不诡行以邀名”,萍水之交,妄言相荐,岂能深信?

李  桐:承蒙指教!儿呀,可曾听见,日后长大,莫学为父,轻信于人!儿呀——

(唱)你的父体康复靠的哪个?

凭你母你一片深情体贴周全。

待来日高科中遂了宏愿,

父为她请官诰、穿霞帔、戴凤冠荣耀一番。

崔秀英:莫吓着娇儿!

李  桐:娘子,哪里去?

崔秀英:我母子在此,岂不扰你专注苦读?

李  桐:娘子,你若走去,谁来伴我研读?娘子,老师,留下吧!

崔秀英:你呀!儿呀,你父考期临近,要娘伴读,乖乖听话,你就睡了吧!

(唱)娇儿呀你不要哭休要闹,

宝宝乖乖地睡觉觉。

人家要进京去赶考,

做娘的该操劳该操劳。

(李桐:怎么耍笑起我来了?)

宝贝呀盼你专心读书好,

宝贝呀给娘挣一身大红袍。

(李桐:越发地不像话了!)

宝贝呀放开肚肚吃个饱,

吃饱奶奶藏猫猫。

(李桐:哦,不错,就快让他睡了吧!)

宝宝你可听见了/?

看把你父急坏了。

睡觉觉,睡觉觉,睡着了。

李  桐:阿弥陀佛!娘子,适才所唱颇有情趣,待我将它抄将下来——

崔秀英:你呀!信口所唱,摇篮小曲,你怎么也将他抄将下来了!

李  桐:娘子,闺房乐事,谁能知晓?哈哈哈哈……

崔秀英:娇儿正在酣睡,你还是要在经试之上用功才是!哎,堂堂男之汉,事事仰裙衩!

李  桐:好!“堂堂男之汉,事事仰裙衩”!哎呀呀,维妙维肖,你我夫妻恩爱情景,情同敬仰!

崔秀英:哈哈哈哈……,你真是一肚子书呆子,终非济世。

李  桐:哎!十年寒窗,苦读经史,怎能变成书呆子?当今宰相张居正不是凭着他那满腹经论身为辅宰、位极人臣?

崔秀英:郎君,提起首相张居正,想起你方才提起他子为你赴科应试,写信推荐。想那张秉仁乃是纨绔子弟,与他交往更需小心。万万不可有攀附阿奉之心、非分之念!

李  桐:哎——!我与那张秉仁虽非深交,但乃同榜举人,他父为官清正,与他交往,料想不会有何差错!

崔秀英:君子忌苟合,择交如求师,郎君,你还是多加珍重才是!


李  桐:哦,是是是,我记下!

【媒婆上

媒  婆:李公子!李公子,相府的三少爷看你来了!

李  桐:哦,刚刚谈起,他倒来了?

崔秀英:慢着!娇儿刚刚入睡,还是请到前厅相待。

媒  婆:哎,三少爷还想看看你那宝贝儿子呢!

李  桐:我且回避!

媒  婆:哎,少奶奶,你怎么把孩子抱走了?少奶奶——

【崔秀英、媒婆下

【张秉仁上

李  桐:屈尊年兄光临寒舍,快请——

张秉仁:好,好!哎呀呀,这卧室之内如此悠哉,年兄,你好快哉!哈哈哈哈……

李  桐:陋室不堪,屈尊贵体了!

张秉仁:年兄,你要进京赴试,我给家父写好托情书柬,即刻送来,以免耽搁年兄的行程。

李  桐:年兄提携之恩容当后报!

张秉仁:“堂堂男之汉,事事仰裙衩”,这是何人之作?

李  桐:这是贱内与小弟耍笑之作,年兄莫要见笑。

张秉仁:想不到嫂夫人有此诗才,年兄,你的福气不小呢!哈哈哈哈……

李  桐:哈哈哈哈……

张秉仁:年兄,你我既成至交,就该请出尊嫂,容小弟求解作诗的诀窍。

李  桐:哦,这个——

张秉仁:怎么,不容拜见?年兄,见外了,告辞!

李  桐:年兄!年兄,稍坐!

张秉仁:娘子,贵客盈门,打茶来!

(崔秀英、媒婆上)

  年兄,请坐——

媒  婆:哦,人家三少爷可是个热心人!亲到府上送来托情书信,那么不谢谢人家?三少爷,李家娘子谢茶来了——

崔秀英:万福——

媒  婆:三少爷,三少爷——

李  桐:年兄请茶!

张秉仁:我喝、我喝,好香的茶呀!今日喝了迎客茶,明日请你吃杯饯行酒!

李  桐:盛情已然难却,怎好再去讨扰?

张秉仁:你若不去,散我心意不成?

媒  婆:哎呀李公子,三少爷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你好意思推辞吗?啊!

李  桐:小弟定当讨扰!

张秉仁:那一言为定,告辞!

李  桐:奉送!

张秉仁:年兄,请回!

李  桐:功名有望了!

 

【张府

张秉仁:三少爷今天请客吃饭,有什么珍禽美味,尽管往上拿,伺候好了,三少爷有赏1

众    :是!

张秉仁:回来!不经传唤,莫要进来!

众    :是!

张秉仁:张增!管家!

【张增上

张  增:圣上赐给的御酒,早就给他准备好了!

张秉仁:快到府门迎候!

【李桐上

李  桐:(唱)李桐我进了府门入仪门,

饶曲径过回廊到华厅。

莫道是官邸深似海,

宰相府也进得百姓平民。

人世间有多少佳话妙论,

论豪爽还数这年兄秉仁。

虽说是不义事多出豪门,

张年兄助人为乐大可放心。

饯行美酒且畅饮,

东风助我步青云。

【张增上

张  增:李公子,你来了?我家公子等候多时了,请到华厅!

李  桐:相烦了!

张  增:请——

张秉仁:“堂堂男之汉,事事仰裙衩”,美哉妙哉!

李  桐:张年兄!

张秉仁:李年兄,你可来了?

李  桐:蒙兄厚意饯行,怎敢有负盛情?

张秉仁:你能前来,就是看得起我,你要尽兴畅饮呢!来,管家,上宴!

张  增:上宴——

张秉仁:(唱)开怀畅饮莫停樽,

祝兄顺风上紫宸。

荐书一封城家父,

保你得意跃龙门。

李  桐:(唱)借花献佛谢君恩,

美酒一杯情意深。

       年兄提携之恩,无以答报,聊借美酒回敬,请兄痛饮。

张秉仁:好!好!要我痛饮,你要陪我三杯,才见你回敬的诚意。

李  桐:年兄小弟不胜酒力,望请——

张秉仁:望请什么?是不是怕这酒——

李  桐:年兄!

(唱)我来时拙荆叮咛酒少饮,

万不可贪杯误了起身。

张秉仁:(唱)看起来还是闺房情真,

朋友情似白水不值半文。

李  桐:年兄,莫要错怪!

(唱)一生功名托厚谊,

金兰佳话青史存。

表诚心且看我一饮而尽。

张秉仁:哦,年兄,满上满上!年兄,请!哎,年兄,三杯!三杯!年兄,请!好,够意思,够朋友!趁着大爷我高兴,张增,去把皇上赐给老爷的御酒拿来!

张  增:是!

李  桐:年兄!

张秉仁:年兄,坐坐坐!

张  增:李公子,这可是世上少有的珍品,除了你,别人想喝还没有这份福气呢!

张秉仁:年兄,你就品尝品尝吧!喝了她如登仙境升入天堂!

李  桐:升入天堂?

张  增:就是登黄榜的意思呢!

张秉仁:对对对,就是早登黄镑,升入朝廊!

李  桐:好,皇家御酒,只此一杯!

张秉仁:对,只此一杯!

李  桐:(唱)一杯入肚头已晕,

胸膛憋闷浑身冷。

恍恍惚惚似登云,

张  增:大少爷,这酒真厉害,一点一沾,立杆见影。

张秉仁:这厮没活!

李  桐:张秉仁,你为何下此毒手?

张  增:好!三少爷就你死,也死个明白。刚才所用,乃是索命毒酒。

李  桐:哎呀!你、你们为何害我?

张  增:告诉你吧,三少爷要你的老婆哩!

李  桐:天呢!

张秉仁:喊地也不顶用了!老子耐着性子等你二年了!

李  桐:啊!我与你们拼了!

张秉仁:到阴曹地府去说吧!

李  桐:(唱)张秉仁好歹毒比蛇蝎还狠,

杀害我为图谋我妻秀英。

悔不该不听贤妻谆谆劝,

悔不该错把豺狼当好人。

悔不该图高中投门求情,

到头来落了个一命归阴。

娇妻幼子难相见,

高堂父母怎生存。

强挣扎高声报凶信,

告秀英快快离家门。

秀英,娘子!

张  增:张少爷,李桐死了!

张秉仁:早就该死!把尸首抬回他家。

张  增:张少爷,他家要问,怎样交代?

张秉仁:你就说酒呛心肺而亡,拿我的名贴先去府衙报案。

张  增:是!

 

【李父上

李  父:张秉仁,贼子!

(唱)张秉仁,狗强盗,

仗势杀人罪滔滔。

休道你是宰相子,

你爹犯法也不饶。

拼老命府衙去告状,

依律条为我儿把冤消。

【李府灵堂内

崔秀英:(唱)屈死的人呐!

一声霹雳大树倒,

捶胸顿足哭嚎啕。

用尽全力摇不醒,亲人哪!

你为何双眼直蹬牙紧咬。

崔秀英哭亡夫抚尸呼叫,

不应我一句话心如刀绞。

你丢下妻和子,

悄悄别二老。

含恨黄泉路,

独上亡乡桥,

把一个美好家庭雾散云消。

两年前同盟誓白头到老,

谁料想花才开树已先凋。

你只说张秉仁与你相好,

他本性似蛇蝎你怎知晓。

伪善貌掩藏着蛇蝎心肺,

借饯行施毒计笑里藏刀。

你一心求功名赴京科考,

两年来读经史才优学高。

凭本事你也能蟾宫折桂,

那用你托人情投机取巧。

若遇个正经人也还罢了,

谁料你偏遇上豺狼鸱枭。

一封信把你骗入恶贼圈套,

你不听妻劝阻执意赴邀。

可怜你憨厚书生不懂世道,

落了个糊里糊涂赴了阴曹。

撇下了全家老小无依无靠,

好象那船行大海缆绳断了。

你的儿年幼小尚在襁褓,

二爹娘体衰弱年事已高。

想起来满腹是难言苦药,

怨和愁悔和恨千条万条。

最可怕读书人没有骨气,

最可恨官宦子弟无视律条。

最可狠心肠软任你赴宴,

最难活我上有老下有小日月咋熬。

你的妻泪流尽心已碎了,

李郎哪,等着我,与你结伴同上望乡桥。

【李父上

李  父:哦,好狗官!好狗官!

(唱)狠知府昧天良徇私枉法,

用人命做交易保他的乌纱。

这冤枉无处诉我空把泪洒,

怀仇恨忍悲愤暂且回家。

【李府灵堂内

李母、崔秀英:老爷(公爹),府衙告状怎么样了?

李  父:无人信服呀!是我去到府衙告状,谁料那个知府狗官不看诉状,不问冤情,反责我是诬告权贵,将我赶出了公堂!看起来他们是官官相护、徇私枉法,我儿屈死是有冤难辨了,儿呀,你是死不瞑目了!

李母、崔秀英:儿啊(夫啊)——

【媒婆上

媒  婆:李公子尸首还有热气,三少爷逼我来把亲提。巧嘴媒婆也没有了主意,我只好提着心、吊着胆、腆着脸皮、硬着头皮走一回!

【张增上

张  增:走走走走走!

媒  婆:不用走了,到了。

张  增:进去!

媒  婆:我?我怕哩。

张  增:怕什么?

媒  婆:怕人家打我骂我。

张  增:你就不怕三爷?事办不成,剥了你的皮!

媒  婆:唉,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我给他来一个先吊丧后提亲。呜呜~~,我的李公子你咋不活要死哩?撇下这老的老、小的小,孤儿寡母谁管哩?

李  母:媒婆大嫂,到此作甚?

媒  婆:老安人,我知道你家老的老来小的小,一来吊唁李公子,二来帮着你家料理料理后事!

李  公:如何料理?

媒  婆:这事嘛,说了不好,不说不了——

李  公:有话直说!

媒  婆:我的老员外!老安人,我一来吊孝,二来贺喜。

李  母:我儿尸骨未寒,喜从何来?

媒  婆:老安人,人死不能复生,你看我家少奶奶正在青春年少,你这当婆婆的呀,早该做个打算了!

李  母:如何打算?

媒  婆:你们二老听我说,张府的三少爷发了善心了,不忍心看着少奶奶年纪轻轻的就守了活寡,命我前来提亲。愿娶少奶奶为妾,允下这门亲事,你一家老少的吃喝穿戴,同时料理的寿衣棺材,张少爷全都包下了。凶化吉,死里个穷儿子,换来个阔女婿,这不是喜事吗?

李  公:我打死你个——

媒  婆:哎呀,打死人了!

【张增上

张  增:李家老儿,你真真的不识抬举!这门亲事你从也的从,不从也得从。财礼与你留下,日落黄昏,花轿就来抬人!

李  公:我与你们拼了!

张  增:去你的吧!

【崔秀英闻此言后晕倒

李公、李母:媳妇醒来!

崔秀英:(唱)天地转好象是房倒屋塌,

气得我浑身颤咬碎钢牙。

对此情睹此景心肺气炸,

公爹呀,婆母啊,屈死的亲人啊!

害死你原来图谋要我嫁他。

李  母:(唱)杀人贼仗权势目无王法,

天爷呀,天爷呀!

难道你忍心让孤寡老小受欺压。

李  公:夫人!

哭天唤地有何用?

眼看着大祸危及全家。

这才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李  母:老爷,媳妇呀,难道要他恃强凌弱,坐以待毙不成吗?

崔秀英:这——

李  公: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事以至此,不如举家老小以死相拒!

崔秀英:(唱)老公爹想轻生我心似刀扎。

将娇儿交婆母我双膝跪下,

请婆母抚养好李门根芽。

李公、李母:媳妇!

【张增、媒婆上

张  增:李家老儿,亲事可曾从?

李  公:这——

崔秀英:要我成亲,许我三件大事!

张  增:只要允亲,莫说是三件,就是三十件也允,我问你这首一件?

崔秀英:送来纹银千两!

张  增:啊,张府有的银子,千两纹银算的了什么,我问你这第二件?

崔秀英:要那张秉仁披麻戴孝、亲自祭奠我夫,方可入洞房!

张  增:喜事办成丧事了,不允!

媒  婆:暂且允下!

张  增:好吧,第三件呢?

崔秀英:洞房之中免去灯火!

张  增:哦,这是何意呢?

媒  婆:那还要问,新娘子害羞哩!哈哈哈哈~~~

张  增:哈哈哈哈,好!三件大事一概允下。媒婆,传我的话,花轿即刻动身,前来抬亲!

媒  婆:是了!

 

张  增:媒婆,前去通报,张府迎亲来了!

 

【李府

媒  婆:是!啊,迎亲花轿都到门首了,怎么还是这样清锅冷灶的?人呢?人呢?呀这人呢?(李公上)啊,你干嘛那样看着我,你媳妇提出的三件大事,三少爷都应承下了,这不是白花花的银子?

李  公:媳妇,催命的花轿已到门首,快快准备上轿去吧!

媒  婆:哎——,这就是了,新人出堂上轿了——

崔秀英:(唱)声声喊催上轿似狼嚎鬼叫,

娇儿呀!紧抱着离娘的儿永别在今宵。

媒  婆:唉!上轿吧!

崔秀英:(唱)对令牌含悲泪施礼祷告,

愿灵魂莫远去紧相萦绕。

对公婆深深拜儿我要上轿去了,

李公、李母:媳妇!

崔秀英:(唱)我的亲爹亲娘啊!

实感激二爹娘恩深义高。

你的儿好比一树桃,

二爹娘辛勤把水浇。

直浇得桃树枝繁叶茂,

树身上还有我连理枝条。

实指望人寿年丰月圆花好,

实指望一家人乐陶涛。

实指望耕读教子侍奉二老,

谁料想好景不长把祸照。

今日里媳妇被迫去上轿,

到了那阎王殿凶多吉少。

从今后再不能堂前行孝,

从今后再不能将儿教调。

望二老白发人再把这黄发照料,

在地府为二老讨阳寿夜夜把香烧。

张  增:接新人上轿!

崔秀英:(唱)狗奴才助纣为虐不得好报,

上刀山下油锅该剐千刀。

见花轿气的我怒火,

坐花轿如同进死囚牢。

恨不得将花轿一火烧掉,

难平我仇深似海恨比山高。(婴儿啼哭)

儿啊!

李  婆:媒婆大嫂,你就行行好吧,你看他母子就要分离,让媳妇再喂上小孙孙几口奶水吧!

媒  婆:哦,大管家,咱们也行行好吧。

张  增:哼!花轿抬开,一旁等候,你们要快着些!

崔秀英:(唱)娇儿呀!

不要哭,休要闹,

并非娘狠心将你抛。

娇儿啊,娇儿啊,

你放开肚肚吃个饱,

娘奶儿这是最后一遭。

娇儿呀,

但愿你没娘的孩子灾病少,

免得你爷爷奶奶把心操。

娇儿呀,

但愿你不三不四的朋友不可交,

娇儿呀,

你莫忘本,要尽孝。

年年今日爹娘坟前把纸烧,

苦命的宝宝睡觉觉。

张  增:时辰已到,再不上轿,休怪我等动手了!

媒  婆:好我的少奶奶,你就行行好,上轿吧!

张  增:上轿!

李  公:媳妇!

崔秀英:(唱)拜别相邻众父老,

且看看我李家灾祸根稍。

撇下了年迈公婆无人照料,

苦命儿爹死娘去孤苦伶仃无根蒿。

我的儿要吃饭不懂饥饱,

我的儿要睡觉不懂颠倒。

我的儿要玩耍不懂迟早,

我的儿失双亲不懂烦恼。

哀求婶子大娘多关照多关照,

崔秀英愿变牛马感恩效劳。

张  增:上轿!

崔秀英:(唱)强压怒火三上轿,

此一去玉石俱焚赴阴曹。

李  母:媳妇!

 

【张府

张秉仁:(唱)阖府里上上下下喜洋洋,

家奴丫环穿梭忙。

官绅送来了贺喜礼,

气坏了一二三四房。

女人家吃醋争宠是常事,

谁叫你家花比不上野花香。

相思债今日如愿以偿,

花轿不到我急的慌。

张  增:三少爷,花轿到了!

丫  环:三少爷,知府大人前来贺喜!

张秉仁:什么?在这个接骨眼上,他也来凑热闹!真是的!

张  增:三少爷,知府大人能来贺喜,就该给他个面子呀!

张秉仁:好好好,花轿抬到二府,把那个喜菩萨送入洞房,待我出迎。

张  增:三少爷出迎!将新人送入洞房!

媒  婆:新人入洞房,媒人扔出墙。我这人不用扔,自己就会走啊!

张  增:说的不错!

媒  婆:大管家,三少爷,也如了愿了,啊,也该——

张  增:哈哈哈哈,你助纣为虐,杀夫夺妻,不把你送到府衙吃罪,就够你便宜。不是老爷我这条粗腿,哪有你这条狗命!

媒  婆:呸!你们张府丧尽天良,日后都不得好死!哎呀妈呀——

 

【张府洞房内

丫  环:给少奶奶叩头!

崔秀英:三爷呢?

丫  环:三少爷正陪同知府大人在前堂饮酒。

崔秀英:将灯熄灭,下去!

丫  环:是!

崔秀英:(唱)贼巢里庆贺闹嚷嚷,

官绅们与贼子欢宴在前堂。

似这般官官相护丧天害理,

大明律不过是废纸一张。

李郎惨死尸未葬,

岂能再穿这红装。

摘掉风冠脱霞裳,

利刀一把闪寒光。

亡夫助我讨血债,

留的清白与天长。

张秉仁:(唱)三爷我虽是好酒量,

再喝就不能入洞房。

避开欢宴悄悄溜,

我借着酒兴会娇娘。

        美人,新婚之夜怎么不点灯?把门也关上了,开门,三爷我来了!美人,你在哪里?(崔秀英一刀捅向张秉仁)啊!

崔秀英:郎君,为妻追你来了!(崔秀英自刎而死)

(剧终)

晋剧《崔秀英》 

晋剧《崔秀英》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晋剧青衣演员 杨爱莲
晋剧青衣演员 杨爱
梅花晋韵-名家绝活戏曲专场
梅花晋韵-名家绝活
继续播出晋剧《包公误》
继续播出晋剧《包公
阳泉市晋剧院二团文化惠民走进太上街社区
阳泉市晋剧院二团文
晋剧《傅山进京》巡“龙城” 晋剧潇洒唤东风
晋剧《傅山进京》巡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论坛讨论 晋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晋剧打金枝
晋剧王爱爱专辑
晋剧谢涛
山西晋剧全本
晋剧名家名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