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关键字: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晋剧> 正文
  • 晋剧法门寺剧本

  • 作者:小顽童 2016-05-04 11:04 字体:[ ]

晋剧《法门寺》

明正德间,眉邬县有一女子名宋巧姣,因痛未婚夫傅朋偶与孙玉姣沿门调情,致冤遭不白,屈承图奸杀死二命之罪,眉邬县令赵廉,并不澈底根究,辄含胡定狱,因是心不甘服,先向案中关键人刘媒婆处,赚得真情,遂慨然代夫鸣冤上控。时适刘瑾扈从太后,幸驿法门寺拈香,宋巧姣冒死叩阁,刘瑾傍侍太后,在佛殿亲审一番,太后察其所告非虚,即命刘瑾彻查平反。刘瑾立即签传赵廉至寺,怒斥赵廉昏瞆枉法,儿戏人命,当命赵廉火速缉拿真凶,限三日结案报闻。赵廉见宋巧姣状词,方知尚有刘媒婆及一干人等,为案中要犯,随即回衙掩缉,提集人犯,一鞠而服,并牵出邻右刘公道,因灭口陷死宋兴儿之事,两案俱定,卒释出傅朋于狱,笞刘媒婆,杀刘彪、刘公道以偿命,并奉太后旨,以孙玉姣许配傅朋为二房妻,至此结案。人咸颂刘瑾德不置。

注释
按陕西凤翔府有法门寺,唐宪宗曾道使迎佛骨于寺塔,韩昌黎上表谏之。未识即是此法门寺否

法门寺(一名:佛殿告状;一名:井边相验;一名:眉邬县;一名:硃砂井)

主要角色
赵廉:老生
刘瑾:净
宋巧姣:旦
贾桂:丑
太后:老旦
刘彪:净
刘媒婆:二旦
刘公道:丑
宋国士:老生
孙玉姣:花旦
傅朋:小生
住持:老生

情节
明正德间,眉邬县有一女子名宋巧姣,因痛未婚夫傅朋(或作符鹏)偶与孙玉姣沿门调情,致冤遭不白,屈承图奸杀死二命之罪,眉邬县令赵廉,并不澈底根究,辄含胡定狱,因是心不甘服,先向案中关键人刘媒婆处,赚得真情,遂慨然代夫鸣冤上控。时适刘瑾扈从太后,幸驿法门寺拈香,宋巧姣冒死叩阁,刘瑾傍侍太后,在佛殿亲审一番,太后察其所告非虚,即命刘瑾彻查平反。刘瑾立即签传赵廉至寺,怒斥赵廉昏瞆枉法,儿戏人命,当命赵廉火速缉拿真凶,限三日结案报闻。赵廉见宋巧姣状词,方知尚有刘媒婆及一干人等,为案中要犯,随即回衙掩缉,提集人犯,一鞠而服,并牵出邻右刘公道,因灭口陷死宋兴儿之事,两案俱定,卒释出傅朋于狱,笞刘媒婆,杀刘彪、刘公道以偿命,并奉太后旨,以孙玉姣许配傅朋为二房妻,至此结案。人咸颂刘瑾德不置。

注释
按陕西凤翔府有法门寺,唐宪宗曾道使迎佛骨于寺塔,韩昌黎上表谏之。未识即是此法门寺否?

根据孙红丽光盘整理

【第一场太后还愿】

(四宫人、四校尉、贾桂持云帚同上 刘瑾上)
刘瑾(白)腰横玉带紫罗袍,赤胆忠心保皇朝。(刘瑾上坐)
        (白)四海腾腾庆升平,锦绣江山属大明。满朝文武尊咱贵,何必西天拜佛诚!
        (白)咱家,刘瑾,陕西延安府人氏。五岁入宫,七岁净身,一十二岁侍奉老王。老王龙仪殡天,扶保正德皇帝登基。明为君臣,暗乃亲兄弟一般。太后十分幸宠,认为咱家螟蛉义子干殿下,封九千岁之职,太后降下御旨,要去眉邬县法门寺降香,不知銮驾齐备了没有?桂儿呀!
贾桂(白) 千岁!
刘瑾(白)銮驾可曾齐备 ?
贾桂(白) 均已齐备,
刘瑾(白)候着!待咱家请驾,
(刘瑾离座打躬。)
刘瑾(白)儿臣有请母后!
(一太监持云帚、四宫女同上,太后缓步随上)
太后(白) 昔日王母赴蟠桃,但愿长生不老。
(太后坐)
刘瑾(白)母后驾安!
太后(白)平身!
太后(白) 皇儿!命你准备銮驾 可曾齐备?
刘瑾(白)俱已齐备。
太后(白) 好 摆驾法门寺!
刘瑾(白)  摆驾法门寺!(唢呐起 下场大幕拉上)
【第二场携女告状】

(宋国士、宋巧姣同上。宋国士、宋巧姣分别向两边张望)
宋国士(白)哎呀儿呀!观见太尉千岁人多势重,前呼后拥,恐怕此状告不上了!
宋巧姣(白) 哎呀 爹爹呀!此状也有不告之理,(唱)法度严人势重儿全知晓,
               两旁里明晃晃尽是钢刀, 明知道山中有豺狼虎豹,那有个虚胆人不把柴烧,虽说是民告官其罪非小,
                理义正那怕它大明律条,除非是把儿的双手剁掉,这件事才能够一边勾销。
宋国士(唱)女儿数言惊天地,激怒寒儒老斗士,报仇立奔法门寺, 状告那父母官其罪非小,理正哪怕大明律。
宋国士(白)  儿啊! 走。
宋巧姣(白) 爹爹!  爹爹!走 。
宋国士(白)  儿啊 走
(二人下场)

【第三场大佛殿】
(主持上)
主持 (白)政通人和万民颂,佛法无边太平春,阿弥陀佛!今乃太后老佛爷,降香还愿之日,待咱家小心伺候,(吹唢呐曲 四宫人、四校尉、贾桂持云帚同上 刘瑾上)
刘瑾(白)有请母后!
太后(白)孝哉  皇儿!搀为娘来呀!
( 刘瑾下搀太后缓步上 四宫女随上))
太后(唱)离官院携皇儿祈福地天,喜灭夷建新朝洪武赫显,金陵坐享太平百姓欣然,可谁知有多少?为国为民为汉为家,
                  血战疆场渴饮刀头,困死在马鞍,困死在马鞍上。今日里法门寺降香还愿,求佛主保佑当今与民平安,
                  叫皇儿与贾桂催驾前趱  , 法门寺燃佛香了哀祈愿!
太后(白) 皇儿 哪里清静,为娘我要打坐。
刘瑾(白) 师傅!那里清静,
主持 (白)大佛殿清静。
刘瑾(白)摆驾大佛殿!
 主持 (白)施主 随我来。
(太后大佛殿落坐)
宋巧姣(白)冤枉!(宋巧姣持状纸上被 二 校尉踢倒在地)
宋巧姣(白)冤枉! 冤枉!
刘瑾(白)桂儿呀!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外面什么人罗唣?
贾桂(白) 校尉!外面什么人罗唣?
四校尉(同白)有一民女喊冤。
贾桂(白) 禀千岁,有一民女喊冤?
刘瑾(白)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她没有父母官吗?拉下去砍了。
太后(白)且慢!这大佛宝殿乃是清静之地,岂是杀人的地方,问问校尉,看看那一女子身旁可携带状纸?
刘瑾(白)桂儿!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 此地乃大佛宝殿,岂是杀人的地方,看看那一女子身旁有状无状?
贾桂(白) 校尉!上前看过,那一女子身旁有状无状?
校尉甲(白)是。
(校尉甲向前,宋巧姣将状纸呈上。)
校尉甲(白)有状。
贾桂(白)千岁:民女有状!
刘瑾(白)她倒是诚心打官司的,桂儿!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你的差事来了,
贾桂(白)她打官司,怎么就我的差事来了?
刘瑾(白) 跪在下面,念给太后老佛爷,和咱家我听,
贾桂(白)是!看状,
(贾桂双手持状纸,上下打量状纸)
刘瑾(白)你倒是念啊!
(贾桂双手持状纸,随念随上下打量状纸。)
  贾桂(白)告状民女宋氏巧姣,为兄辩冤事,
刘瑾(白)我把你个猴儿头, 太后老佛爷坐在上边,耳朵有些沉啦,你把字单嘣开,高声地念,让太后老佛爷,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                      白,可曾记下,
贾桂(白)倒也记下。
刘瑾(白)念!
贾桂(白)遵旨!告!告状民女宋氏巧姣,年一十六岁,眉邬县儒学生员宋国士之女,为告误断良民杀人,替义弟辩冤事,
 刘瑾(白)这不就对了吗,就照这个样子往下念来,
贾桂(白) 民女有一兄弟名叫兴儿,因家贫与孙家庄刘公道雇工,只因世袭指挥傅朋,偶去孙家庄闲游,路过孙寡妇门前假遗玉镯一只,                    被孙玉姣拾去。适有刘媒婆从旁瞧见,到孙家诓去绣鞋一只,命她儿子刘彪讹诈傅朋银两未遂,那晚孙氏房中一刀连杀二命,
                   遗下刘媒婆诓去的 那只绣鞋,凶犯显然刘彪无疑,问官不究刘彪母子反诬断傅朋因奸杀人区打成招 押进监中,刘公道又告民                    女之弟兴儿,是晚盗物逃走,问官不辩虚实信以为真,因为两事出在一晚。又将兴儿牵连孙家命案以内,既诬断民女父补赔银                    两,又限三天要民父将兴儿献出,兴儿至今下落不明 生死不知,民父年老无靠,痛不欲生闻的千岁青平县下马法门寺降香,                      民女虽是女流替父伸冤情切,冒死来到千岁台前伏乞明断哀哀上诉,小女子一纸叫天。 一纸叩天!
刘瑾(白)站过一旁,哈哈哈哈
太后(白)皇儿!你发笑为何?
 刘瑾(白)母后!是您非知,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替兄辩冤,到后来一定是个好的,
太后(白)皇儿!言之有理! 吩咐 校尉!将那一女子带进大佛宝殿,为娘我要亲自审问。
刘瑾(白)桂儿呀!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将那一女子唤进殿来,太后老佛爷要亲自问话!
贾桂(白)校尉!将那民女带进大佛宝殿,太后老佛爷要亲自问话!
四校尉(同白)好!
(宋氏巧进殿下跪)
贾桂(白)这一女子上坐的是太后,这边坐的是千岁,你有什么冤枉慢慢地讲来。
宋巧姣(白)太后千岁容禀!
            (唱)宋巧姣跪倒在大佛宝殿,
                尊太后与千岁细听我言
                家住在陕西省眉邬小县,
                我的父宋国士儒学生员,
                家贫穷小兄弟雇工求饭,
                雇主人刘公道孙家庄前,
                我自幼傅家人对我照看,
                收下我为义女恩养多年,
                我义兄名傅朋世袭为宦,
                自幼儿读诗书颇知圣贤
                那一日闲无事大街游转,
                将玉镯失落在孙家门前。
                孙玉姣拾玉镯被媒婆瞧见,
                因此上诓绣鞋勾奸卖奸,
                县太爷并未曾以理公断,
                把傅朋无故地收押在监,
               偏偏的刘公道也来报案,
               他言说小兄弟盗物逃潜,
               大老爷当堂上不曾公断,
               将兴儿硬挂在人命案边,
               可怜我小兄弟生死不见,
               眼看着断了我宋门香烟,
                望太后与千岁以理公断,
                洗冤枉明是非解民倒悬。
太后(白)皇儿!听这一女子讲说一遍,她一家冤屈甚大,娘要你亲自秉正审理此案,这也就算你在为娘身旁尽诚尽孝了,
刘瑾(白)请母后佛阁歇息。
(太后、四太监、四宫女、太后同下。刘瑾上坐)
刘瑾(白) 这人呢?
贾桂(白)千岁!你说谁?
刘瑾(白)那赵廉可曾到来?
 贾桂(白)哦!来是来过了,请过安又回去了。
刘瑾(白)好大的架子呀!他倒安然自在,银牌一面速提赵廉来见。
(刘瑾拿起银牌)
(贾桂接银牌,出门)
贾桂(白)校尉!银牌一面速提赵廉来见。
校尉甲、
校尉乙(同白)好!
(校尉甲、校尉乙接令箭,同下。)
刘瑾(白)宋巧姣咱家发牌叫你的父母官去啦,等他到来你可敢与他对质?
宋巧姣(白)千岁作主正要对质。
(刘瑾侧身看状纸。校尉甲、校尉乙同上,赵廉手持官帽惊慌失措上)
校尉(白)赵廉带到。
贾桂(白)叫他报门而进
校尉(白)报门而进
赵廉(白)报!赵廉告进!(惊慌失措进门) 参见千岁!
 校尉(白)往上跪!
赵廉(白) 参见千岁!
 校尉(白)再往上跪! 赵廉叩见千岁( 赵廉惊慌失措地向里跪)
贾桂(白)眉邬县到!
(刘瑾放下状纸,)
刘瑾(白)下跪的可是眉邬知县?
赵廉(白)下官赵廉。
刘瑾(白)什么什么“笊篱”?
赵廉(白)下官赵廉。
刘瑾(白)你还敢来呀?
赵廉(白)千岁有银牌调遣小官焉敢不来。
刘瑾(白)咂!
(刘瑾拍案。)
刘瑾(白)胆大的眉邬知县,孙家庄一刀连伤二命,一无凶器,二无证见,竟将一个世袭指挥押问在监,哦哈哈哈……你这目中还有皇上吗?
 赵廉(白)小官不敢,小官不敢,
刘瑾(白) 再说了你这眼里还有咱家我吗?
 赵廉(白)小官不敢,小官不敢,
刘瑾(白)桂儿!将他这吃饭的玩意儿给我摘了
(贾桂摘赵廉的纱帽,放在桌上。)
刘瑾(白)我来问你?这案官司你是怎样审问的?
赵廉(白)这 !千岁!
赵廉(唱)孙玉姣告傅朋杀人的凶犯,
刘瑾(白)起开吧!
(刘瑾拍案。)
刘瑾(白)那傅朋杀人是你逮到还是你看见了?
赵廉(白)小官无有,小官无有,
赵廉(唱)千岁!他二人有私情是惹祸根源,我这里未动刑他满口承揽,因此上将他人收禁在监,
宋巧姣(白)千岁呀!
        (唱)县太爷说此话真假难辨,
                还有个刘媒婆勾奸卖奸。
刘瑾(白)刘媒婆现在那里?
宋巧姣(白)现在白衣庵中。
刘瑾(白)银牌一面速提刘媒婆来见,
(贾桂接银牌)
贾桂(白)校尉!银牌一面速提刘媒婆来见,
(校尉接银牌下)
刘瑾(白)桂儿!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将这一状纸让他看看,也算他做了一回县太爷,赚下来的。
(贾桂从桌案上拿起状纸)
贾桂(白)县太爷!因为你为官清正,太尉千岁为你歌功表文,拿去看吧,
(赵廉接状纸)
赵廉(白)是!
(赵廉施礼)
贾桂(白)你可认识字 ?
赵廉(白)两榜进士也有不识字的道理,告!告状民女宋氏巧姣,巧姣这个名字熟悉的要紧哪,(赵廉抚额思索)汰!你可是宋国士之女?
宋巧姣(白) 正是你家姑娘。
 赵廉(白)为何告此刁状?
宋巧姣(白)替兄辩冤何为刁状。
 赵廉(白) 从前为何不告?
宋巧姣(白)从前不知消息。
赵廉(白)如今消息从何而来?
宋巧姣(白)大堂之上讹诈我父,十两纹银你难道忘了不成?
刘瑾(白)咂!这可不是在你的衙门里,你要能审能问早干什么来着?(贾桂将状纸收回,放在桌案上,)来来来 上来审 上来问,
赵廉(白)小官不敢,小官不敢,
刘瑾(白)看咱家我来审问,宋巧姣你当着咱家的面依实地讲来,
宋巧姣(唱)千岁呀!在监中我才知事有两面,
                     才知晓诓绣鞋引起祸端,
刘瑾(白)何人诓去?
 宋巧姣(唱)刘媒婆在中间穿针引线,      
                等到来再问她便知根源。
(校尉押刘媒婆上。)
校尉(白)刘媒婆带到,
(刘媒婆进殿下跪)
刘媒婆(白)与千岁叩头!
赵廉(白)呔!刘媒婆!你是怎样勾奸卖奸?上坐的千岁 你还不依实地招来。
刘瑾(白)咂!这是咱家提来的人,岂用你来审问,刘媒婆!当着咱家的面你将勾奸卖奸之事依实讲来,
刘媒婆(白)哎呀千岁哪!
          (唱)刘媒婆我跪在大佛宝殿,
                     尊千岁在上面细听我言,
                    孙玉姣拾玉镯被我瞧见,
                    因此上盗绣鞋勾奸卖奸。
宋巧姣(白)哎呀千岁呀!她有一子,名叫刘彪,杀生害命不务正业。绣鞋落在他手,定与凶犯有关。
赵廉(白)着着着!
宋巧姣(唱)那刘彪每日里赌场游转,
                     在大街遇傅朋讹诈银钱,
                     那夜晚孙家里出了命案,
                     遗下了那绣鞋铁证如山,
赵廉(白)哦!
        (唱)到如今才晓得杀人凶犯,
                  悔不该将他人收押在监,
                  看起来还是我做官才浅,
                 千岁哪!   千岁哪!
                自古道瞒了人我瞒不了苍天,
                 望千岁开宏恩限臣三天。
刘瑾(白)咂!狗官
        (唱)好一个胆大的眉邬知县,
                将一桩人命案审问倒颠。
                此命案我给你三天期限,
                审不清问不明头悬高杆。
        (白)桂儿!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将这吃饭的玩意儿给了他,将赵廉刘媒婆赶了出去,
校尉(白)出去!
(赵廉向刘瑾叩拜,右手拉刘媒婆出殿,同下)
 刘瑾(白)桂儿!这是黄金一锭,送与宋巧姣,这案官司她赢啦,目下案还未了!要让他随传随到。
(刘瑾将银锭交贾桂)
(贾桂接过银锭。)
贾桂(白)我说巧姣啊!千岁爷赐你黄金一锭,这案官司她赢啦,目下这案还未了,你可要随传随到哇。
(宋巧姣接过银锭,向刘瑾万福 起身下场)
宋巧姣(白)多谢千岁!
刘瑾(白)桂啊!
贾桂(白)千岁!
刘瑾(白)今儿个真的累了,太后老佛爷现在那里? 
贾桂(白)现在佛阁歇息!
刘瑾(白)佛阁去者!
贾桂(白)嗻!
(刘瑾离座,四校尉、四龙套同下,贾桂刘瑾同下。)

【第四场路押】

(赵廉携刘媒婆同上)
赵廉(白)哎呀!下破人的胆!浑身汗未干,可恼刘媒婆你勾奸又卖奸,
衙役(同白)参见老爷!
赵廉(白)人役门,
(四衙役上)
四衙役(同白)有!
赵廉(白)将刘媒婆带了与爷顺马。
四衙役(同白)好!
(衙役给刘媒婆戴上锁链。四衙役、刘媒婆、赵廉打马同走圆场)
(刘公道刘彪同上)
刘公道(白)总乡约刘公道,
刘彪(白)新地方刘彪,
刘公道 刘彪(白)迎接太爷!
赵廉(白)哦!你就是总乡约刘公道?
刘公道(白)是小人!
赵廉(白)你是新地方刘彪?
刘彪(白)是小人!
班头甲(白)啊!
赵廉(白)哎呀!好大的个子呀,
刘彪(白)确也不小。
 赵廉(白)人役门!
二班头(同白)有!
 赵廉(白)将刘彪带了,去至他家搜查,
刘彪(白) 太爷!这…
(衙役给刘彪戴上锁链同走圆场)
 衙役(白)来至刘彪家,
 赵廉(白)前去搜查,
衙役(白)钢刀一把,绣鞋一只。
赵廉(白)钢刀入库,刘媒婆?
刘媒婆(白)太爷!
(赵廉手拿绣鞋问刘媒婆)
赵廉(白) 就是这个原因?
(刘媒婆看绣鞋)
刘媒婆(白) 就是这个东西。
 赵廉(白)你个老淫妇!刘彪跪上来,
刘彪(白)太爷! (刘彪跪。)
赵廉(白)大街之上你是怎样讹诈傅朋?还不依实地招来。孙家庄一刀连伤二命,定是你这奴才所为!
刘彪(白)打架是真讹诈是假。刘公道曾经解劝。
 赵廉(白)我想打架事小,宋氏房中一刀连伤二命,定是你个奴才所为!
刘彪(白)哎呀太爷!小人只会杀猪,不会杀人。
 赵廉(白)看了大刑!
衙役(同白)啊!
(衙役欲打刘彪)
刘彪(白)慢着 慢着!太爷!小人招了就是,
赵廉(白)招!
刘彪(白)那日深夜小人杀完猪吃了酒,忽忽悠悠往家走,路过那孙家看见那门儿半掩半开,小人挨身而进观见一对男女床上喘气,小人手起钢刀喀不啦喳,
赵廉(白)怎样?
刘彪(白)将他二人杀死了, 小人是初犯,再也不敢了。
赵廉(白)哦!怎么 那日你吃酒带醉大街游走,去到孙氏房中一刀连伤二命?
刘彪(白)一对对。
 赵廉(白)敢承敢应是个好的,来来来 说是你往上跪,你再往上跪!男尸有头,为何妇人尸首无头?你将人头撂往何处?
刘彪(白) 奇怪!奇怪!他二人长得一个脑袋。
  赵廉(白)看了大刑!
衙役(同白)好!
 刘彪(白)慢着 慢着!小人招了就是,
赵廉(白)招!
 刘彪(白)小人把另一个脑袋,照顾了我家刘伯伯了。
 赵廉(白)怎么说!哎呀总乡约?
刘公道(白)小人在!
 (刘公道跪)
赵廉(白)公道人!见人头不来报案  ,你将人头撂往何处?
刘公道(白)大人!不要说人头,小人我就是连狗头都没有见过。
  赵廉(白)看了大刑!
衙役(同白)好!
(衙役欲打刘公道。)
刘公道(白)慢来,慢来!小人招了就是。
  赵廉(白)招!
刘公道(白)那日!·小老儿正在睡觉,忽听门外黄狗咬叫,我拿灯这么一照,血淋淋的一个脑袋,我就把那这么一撂。
赵廉(白)撂往何处?
刘公道(白)撂到流沙井里了。
赵廉(白)人役们,打道硃砂井!
衙役(同白)有!
赵廉(白)将刘公道带了,去至流沙井打捞人头。
 (赵廉离座同走圆场)
衙役(白)来到流沙井。
赵廉(白)下去打捞。
赵廉(白)打捞上来!
衙役(同白)好!
(宋国士幕后((白)走啊 )上场)
宋国士(唱)为寻我儿大街走,
                     且看狗官审人头。
(衙役持人头上,向赵廉禀报。)
衙役(白)禀爷!捞到尸首一付人头一颗。
赵廉(白)哎呀,天哪!老天!这无头的命案,竟然出在我赵廉之手了。人役们?
衙役(白) 有!
赵廉(白)糊里糊涂抬了上来,
衙役(同白)好。
赵廉(白)抬了上来。
(二衙役同下,抬头 尸同上。)
赵廉(白)刘公道?
刘公道(白)小人在!
赵廉(白)这是何人的尸首?
刘公道(白)这就是盗物逃走宋兴儿的尸首。
赵廉(白)怎么说!
宋国士(白)哦!(宋国士向死尸扑去)
        (唱)只说我儿盗物走,
                  谁晓死在井里头,
                  我儿冤魂莫要走啊,
                  为父与儿大报仇。
赵廉(白)什么人?
衙役(白)老爷!宋先生。
赵廉(白)宋先生!
宋国士(白) 我是宋国士。
赵廉(白)怀抱尸首痛哭,莫非你认识?
宋国士(白)盗物逃走的宋兴儿,我如何认他不得,刘公道将我儿打在井内,
赵廉(白)由这个老奴才尝命。
宋国士(白)你不该当堂讹诈我老汉,纹银十两。
赵廉(白)弟我包赔百两。
宋国士(白)你不该将我女收押在监,
赵廉(白)小弟我知错了,知错了!  知错了!
宋国士(白)赵廉哪,
 赵廉(白) 宋先生!
宋国士(白)狗官!(宋国士向赵廉扑去)
 赵廉(白) 宋先生! 消消气啊!宋先生!莫要生气!
 宋国士(唱)骂声狗官你无来由,
                      你不该出头强出头,
                      太尉面前我拱拱手手
  赵廉(白) 宋先生! 消消气啊!宋先生!
 宋国士(白)你丢官是小命难留,(宋国士头向赵廉撞去,撞的赵廉后退落坐昏迷。)
  宋国士(白) 赵廉哪!狗官!随我到太尉面前,打打这场官司,只要你敢来,只要你敢来。
(宋国士欲上前打 赵廉,众衙役拉宋国士下。)
衙役(白)老爷醒来!
赵廉(白)哦!宋先生呢?
衙役(白)走远了。
赵廉(白)快快将他追回来。(赵廉起身欲追) 宋先生! 宋先生回来,宋先生有话好商量,宋先生!
刘公道(白)对,宋先生 !有事咱们好商量,
(赵廉转身手指刘公道打刘公道耳光)
赵廉(唱)刘公道尔哪你真禽兽,
(衙役将尸首抬下)
刘公道(白)宋先生回来,商议商议,宋先生!宋……
赵廉(唱)骂声公道是禽兽,
刘公道(白)老爷饶命
赵廉(白) 打
(衙役举板责打)
衙役(白) 一五 一十 十五 二十 禀爷 二十打完。
 赵廉(白)哈哈哈…
(赵廉由衙役甲手中取过堂板责打刘公道)
赵廉(白)好你个老奴才。
        (唱)你不该将人头井里丢,(白)哎呀 好奴才呀。
                   太尉千岁龙颜怒,
                  连累的本县把官丢,
                  越思越想越嗔怒,(白)还罢,打死你这个老蠢牛,
(赵廉举板欲加劲责打,众衙役拦阻)
衙役(白)老爷,未曾录下口供,打死刘公道,见了太尉千岁,该如何是好。
赵廉(白)哦!哎呀,可也是呀。未曾录下口供,将刘公道打死,见了千岁我该怎样发落!也罢,人役们。
衙役(白)有。
赵廉(白)傅朋宋巧娇,乃是无干系的凶犯,你们押解刘彪刘媒婆,还有这个老东西,这是要紧的凶犯,爷我要亲自押解,人役们,
衙役(白)有。
 赵廉(白)马来,,马来。
衙役(白)好。
(衙役带马赵廉上马)
赵廉(唱)眉邬县在马上心神不定,
                这几日为人犯死里逃生。
                自幼儿在南习学苦读孔孟,
               得中了进士魁皇榜题名 。
                上任来不过一年整,
                 大堂口挂牌匾清正廉民,
               我只说做清官高升一品,
               谁料想孙家庄起了祸根。
                孙寡居生一女 闺门不正,
                养下了那样女她败坏门风,
                那一日擦胭脂门前站定,
                遇见了小傅朋她起了淫心,
                假意儿丢玉镯将他勾引,
                来了个刘媒婆她老不正经。
                婚姻事凭得是三媒六证,
                谁叫你拿绣鞋暗里调情,
               你的儿在大街杀生害命,
                你不该把绣鞋对你儿明,
                孙家庄他一人刀杀二命,
                回头来骂刘彪大胆的畜牲,
                每日里你在大街杀生害命,
                大秤买小秤卖你讹诈百姓,
                那一日吃酒醉大街走动,
                你不该拿绣鞋讹傅朋,
                刘公道中间劝你却不听,
                你不该孙家庄提刀杀人,
                 孙家庄你一人刀杀二命,
                 论国法爷将你拨皮抽劲,
                  还不满爷的心,
                  只骂的小刘彪 无言答应,
                 回头来骂公道不是娘生,
                 刘公道当乡约常走衙门,
                  见人头不报案反打雇工,
                 做坏事反过口谋设陷阱 ,
                 你告那宋兴儿盗物逃生,
                 宋兴儿年幼小被你害命,
                 宋先生年迈苍苍他该靠何人,
                 罚赃银也是我一时不慎,
                 抓傅朋也怪我大意粗心,
                  刘千岁法门寺将我提审,
                  三天内要你们这些犯人,
                  三天内将你们全部拿定,
                 将爷的七品官还要高升,
                  三天内将你们 拿它不定,
                  丢了官爷我的性命难存
                  叫人役你看过 ,
                   夹棍板子榔头 拶子,
                   再把那原告被告 ,
                  傅朋玉姣 孙氏巧娇,
                  媒婆公道屠夫刘彪,
                   一个一个一个一个齐拿定,
                  法门寺见千岁我要录口供,
(四衙役、二班头同下,刘彪、刘媒婆、刘公道、赵廉同下。)
 【第五场结案】
(四校尉同上 贾桂上)
贾桂(白)幼受皇恩挂紫袍,出入宫庭乐逍遥,养尊处优享富贵,胜过乡间学渔樵。咱家贾桂,孙家庄刀杀二命一案,千岁爷限眉邬县,三天将人犯一齐带到,今日三天已到,看眉邬县是否将人犯一起带到。
赵廉(内白)呜咳!
(赵廉上。)
赵廉(白)心中畏惧九千岁,见他如同见当今,公公大人请来见礼!
贾桂(白)免礼!
赵廉(白)赵廉求见千岁,还请公公传禀。
 贾桂(白)那一干人犯可曾带到?
 赵廉(白)倒也带到。
贾桂(白)稍等,待咱家与你传禀,        
赵廉(白)有劳公公!
贾桂(白)  有请千岁!
(刘瑾上)
刘瑾(白)秉政霸朝纲,雄呼掌威权。何事?
贾桂(白)赵廉求见,
 刘瑾(白)命赵廉来见。
(贾桂出门叫赵廉)
贾桂(白)赵廉!千岁叫你小心去见,
赵廉(白)是,报,赵廉告进。赵廉叩见千岁!
刘瑾(白)起来起来。
赵廉(白)谢千岁!
刘瑾(白)人犯可曾带到?
赵廉(白)倒也带到,有劳千岁审问。
刘瑾(白)何说有劳审问?咱家坐着,你在哪儿列着也不是回事儿,来来来 打个座儿。
赵廉(白)谢千岁!
(赵廉向刘瑾施礼后坐)
刘瑾(白)带人犯。
(衙役押众人犯同上进门向里跪)
人犯(同白)叩见千岁!
刘瑾(白)下跪的可是刘彪?
刘彪(白) 是小人。
刘瑾(白)孙家庄一刀连杀二命,还有何辩拉下去砍了。
刘彪(白) 千岁饶命! 千岁饶命!
(衙役押刘彪出门,同下)
刘瑾(白)下跪的可是刘公道?
刘公道(白)是小人。
刘瑾(白)身在衙门当乡约,就该与你县太爷,多办点好事。你怎么光谋着坑害人呢?拉下去砍了。
(刘公道吓昏倒地衙役拉刘公道同下)
刘瑾(白)这又是谁呀?
赵廉(白)千岁!她就是刘媒婆,为挣几个花红钱,惹下的祸端。
刘瑾(白)拉下去砍了。
赵廉(白)慢着!千岁!她的儿子已死,就该留她一条活命。
刘瑾(白)就依县太爷,去掉法绳赶了出去。
(刘媒婆下)
刘瑾(白)桂啊!
贾桂(白) 千岁!
刘瑾(白)巧娇来见。
贾桂(白)宋巧娇来见。
 巧娇(内白)来了。
(巧娇上,进门,跪)
巧娇(白)参见千岁!
赵廉(白)好一个厉害的 宋巧娇啊。
刘瑾(白)你兄长无罪,他做了官了。
巧娇(白) 多谢千岁!托太后老佛爷的福了。
刘瑾(白)眉邬知县?
赵廉(白) 千岁!
 刘瑾(白)这案官司你问得不好,咱家我罚了你吧,
赵廉(白) 下官愿罚。但不知罚吾什么?
 刘瑾(白) 罚银三百两。
赵廉(白) 哎呀 这个…
  刘瑾(白) 这个什么?罚了你咱家我也不要,送与宋巧娇作为嫁妆好与傅朋成婚,巧娇回家去吧。
 巧娇(白)多谢千岁!
(巧娇跪谢起立下)
刘瑾(白)眉邬县?此案咱家与你俱已了结,咱家我要回宫去了。
 赵廉(白)送千岁!
 刘瑾(白)免!
 (四校尉、赵廉、贾桂同下)
  赵廉(白)正是,无头命案错审问,巧娇上诉把冤伸,太后千岁悬明镜,今日官司才审清。
(赵廉下)

(完)

小顽童整理  2016年5月4日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晋剧《于成龙》成功入选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
晋剧《于成龙》成功
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参加柳林县香严寺庙会文化节演出
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
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在盂县南关村演出
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
晋剧《窦娥冤》扫码送门票
晋剧《窦娥冤》扫码
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开展“两提一创”活动硕果累累
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论坛讨论 晋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晋剧打金枝
晋剧王爱爱专辑
晋剧谢涛
山西晋剧全本
晋剧名家名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