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关键字: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晋剧> 正文
  • 晋剧表演艺术家李月仙和她的表演艺术

  • 作者:李红梅 2017-08-02 09:22 字体:[ ]

在山西这片土地上,在具有戏剧情结的观众中,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李月仙以激情洒脱的表演风格和隽永雅致的演唱特色,总是让人们津津乐道。李月仙演戏总有一种与他人不同的感觉,她只要登上舞台就像彻底变了个人似的,完全进入了角色的精神世界,呈现出剧情所需要的有生命力的形体和灵魂。她所创造的舞台形象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充满艺术魅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李月仙艺术创作和演出的高峰期,剧团每年二三百场的演出,要靠名家们领衔观众才买账,剧团才能生存。真是神了,只要她一出场就有喝彩声,就有掌声,观众们看得痴迷,看得过瘾,看得畅快。从掌声的背后可以看出,她演戏有“台缘”,表演有“神韵”,感人靠“技与情’’。她的表演艺术风格已达到了挥洒自如、豪放激越、张弛有致、独树一帜的境界。

李月仙12岁拜马兆麟老师学艺,14岁首演《观阵》一鸣惊人,获得成功。在她50多年的戏曲舞台生涯中,为人师表、唱做俱佳、心神兼备、造诣深厚,为广大观众所喜爱。她演出的代表剧目有:《三关点帅》、《齐王拉马》、《卧虎令》、《生死牌》、《深宫情恨》、《杀驿》、《芦花》、《芦花河》等,这些剧目无一不是妇孺皆知,童叟传唱。所塑造的杨延昭、齐宣王、董宣、黄伯贤、吴承恩等一个个舞台艺术形象,性格迥异,形神俱佳。尤其是她主演的《三关点帅》,是晋剧继《打金技》之后拍摄的第二部戏曲艺术电影片,代表了马派李月仙艺术的最高成就。

李月仙的舞台艺术生活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4岁首演《观阵》成功,到1959年创作演出了《生死牌》;第二个阶段是“文革”期间的现代戏阶段,她演出过《琼花》中的娘子军连长,《红嫂》中的沂蒙山大嫂,而《蝶恋花》中的瞎眼老太婆是她认为最满意的。第三个阶段是1978年恢复古装戏后,特别是80年代至90年代期间,社会上对戏曲创作演出热情高涨,是戏曲艺术出人、出戏、出成果最辉煌的时候,依次排出了《卧虎令》、《三关点帅》、《杀驿》、《齐王拉马》、《梦断寒宫》、《王佐断臂》等剧目,《齐王拉马》、《三关点帅》成了倍受广大观众青睐的经典保留剧目。

那么,李月仙何以成为今天的艺术大家而受到观众的爱戴,她的表演究竟有哪些艺术特色和艺术魅力呢?

一、声腔韵味,别具一格

戏曲四功“唱、念、做、打”其中唱腔是形成一个演员风格的重要标志。晋剧在二百多年的衍变进程中曾产生过无数方家名流,创造了许多风格迥异的行当流派。就须生行当而言,上世纪初“盖天红”、“说书红”、“十三红”等各领风骚。四五十年代后丁果仙脱颖而出,风靡三晋,以“须生大王“之誉统驭梨园。从那时起,晋剧须生的后来者大都学丁派,但到了七十年代以后,人们在须生演员“十生九丁“的“果子”味中,突然听到了一种似曾相识却与众有别,学有所宗却兼收并蓄, 发展创新而独树一帜的演唱风格,马派须生李月仙 。

听李月仙的唱腔,首先给人以美的享受,整体上有一种气韵之美,同时具有激情、酣畅、洒脱、俏皮等特点。而且注重共鸣、气息、节奏、词韵、润腔等手法。用李月仙自己的话说:“欲快先慢、欲慢先快,要掌握好唱腔中的抑扬顿挫。一个戏中要有重点唱段、唱段中还要有华彩的句子、要有体现剧情和自己演唱风格的韵律美,给人以醒目、提神,用声腔艺术来塑造人物形象。”比如《三关点帅》中杨六郎与穆桂英的对场戏,她用了一段既轻又美的夹板唱腔(2/4拍节奏)。她唱得轻巧,时而吊,时而碰,时而快如急风,时而慢如细雨,使最普通的唱腔变得峰回路转,变化多端。既表现了杨六郎见到未来儿媳妇喜形于色的心理,又不失元帅风范;既对穆桂英寄予重望,又对她晓知以大理去劝她抛弃个人恩怨,为国再建奇功。还有《三关点帅》斩子交印一场,是杨六郎与八千岁争吵的一场戏,她是用紧流水板式来表现的。她充分利用了板眼尺寸,速度急快,榫卯缜密,使得情绪越扣越紧。而最后使用的“燎子”唱法,用小气口、大换气技巧,一个甩腔紧接一个甩腔,一个燎子紧接一个燎子,使唱腔、情绪、人物、观众合为一体,将全剧推向高潮。在这一段”流水“的唱法上,运用马派的“大流水”、“二流水’’的唱法,大流水后半拍起唱咬得紧,二流水注重闪碰,唱得俏皮,使这一唱法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唱腔特色。

李月仙“马派”唱腔的另外一个的特点是跌宕起伏大,足以惊醒观众,并让观众在跌宕中来看表演,来听唱,这种大的起伏,往往能够沁人心脾,酣畅淋漓。像‘‘八千岁顿时肝火冒”的唱段,已经成为《三关点帅》中的经典唱段。还有《卧虎令》中“无奴颜,无媚骨……”这一句平板唱法,是李月仙借鉴了北路梆子的唱法,在“马派”基础上进行了创新和发展。对李月仙唱腔特色的诠释是难以用文字来形容的,让人感觉过瘾、舒畅、鲜活,真正走向了艺术的自由王国,她唱腔的高音区表现的高亢空灵,给人以银瓶乍破、酣畅淋漓之感受;低回行腔时又似潮水澎湃之效果;欢快时洒脱俏皮,悲恸时如泣如诉;梆板尺寸丝丝入扣,润腔华彩恰到妙境;而大起大落、跌宕自由的演唱方法,成了李月仙唱腔的一大特色。那本来严格规范的唱腔板式,经她的演唱给予新的处理新的结构,变得游刃有余,隽永清新。

二、形态举止,飘逸洒脱

作为一名表演艺术家,她的艺术修养必须升华到追求塑造人物的个性和准确把握运动中的个性化特征上。从举贤荐能的杨延昭、大义凛然的董宣、舍生取义的吴承恩、诙谐滑稽带有喜剧色彩的齐王等人物,她都要努力创造出一个剧中人物形象的“唯一”。

李月仙每塑造一个舞台艺术形象,都要集中精力去研究角色,与人物同生活,共命运。包括程式的选择、内心的体验、典型动作的设计、音乐唱腔的结构等等,以至全部进入到了自我意识的创作当中。在表演上,她追求动静结合,有张有弛,这是有相当造诣的演员才可以达到的艺术表演境界。她同时吸收了京剧的台步、身段及个别道白的咬字,演起戏来真是脱胎换骨,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感。她身上扎实的基本功,包括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及程式技巧,是一般女须生所没有的。她常演的《三关点帅》、《卧虎令》、《齐王拉马》、《杀驿》等剧目,都是唱做并重,非常苦重、吃功夫的剧目,每一部戏都体现了李月仙老师驾驭角色的能力和扎实表演技能。在表演上,她力求一个“美”字,就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也绝不草率处理。比如,《三关点帅》中,当接受了媳妇穆桂英分配给自己押运粮草的任务后回到原位,就在这回到原位的一个短短“五锤子“里,她浑身是戏,台步坚定而充满信心,让穆桂英感觉很放心。《交印》中,她饰演的杨六郎从中军手中接过印玺,走到前台,就这一接一走,她将锣鼓点运用到恰到好处,一招一式,一慢一快,走得俊俏,演得大方,对接得严丝合缝,表现得与众不同。

三、以技传情,神形并茂

李月仙的表演注重运用程式技巧来塑造人物,给角色选择程式动作,充分利用帽翅功、髯口功、梢子功烘托人物形象,而且这些程式技巧,在她身上运用得非常娴熟精湛,用得妙,用得合情合理,不是卖弄技巧,而是以技传情,是用更丰富的表现手段来揭示人物的心理变化。譬如,她的髯口功、帽翅功、梢子功,在《杀驿》一折中得到了集中运用。就说髯口功吧,把左右两小绺弹起来,直冲向上,落在纱帽左右两翅上,然后依次弹下,在胸前绕个反花,再弹起,扔向背后,定格亮相。这些动作,使观众感觉到了人物的内心变化,也显示出人物的果断、决心和自豪感。像《卧虎令》中,脱帽甩梢,然后盘梢子戴帽,看似简单,但她做得非常娴熟。还有《芦花河》中的趟马,漂亮,扎实。李月仙老师不仅技巧用得好,就是一戳一站、一动一静、一个转身、一个撩袍、一个亮相,都能通过优美的身段,展现给观众性格化了的人物。

李月仙的表演艺术,已经上升到了一种文化的境界。她的表演艺术特色鲜明,可圈可点,堪称是山西晋剧须生的一代大家。在前辈“马派”的基础上,创新发展,另生新枝,实乃难能可贵。贵在声腔韵味,别具一格;贵在表演洒脱,文武不挡;贵在以技传情,炉火纯青;贵在同行敬佩,观众喜爱。可喜的是她曾表演的代表剧目至今仍有更多的剧团在传承上演,她的弟子桃李满园,芬芳三晋。在半个多世纪的晋剧发展中,她遵从师派,独步漫舞,谱写出了绚丽多彩的华章。

 

李月仙在《三关点帅》中饰演杨六郎剧照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晋剧小梅初绽,梨园薪火相传
晋剧小梅初绽,梨园
“仲夏之夜 幸福灵石”第四届消夏系列文艺活动唱大戏
“仲夏之夜 幸福灵
山西舞台上的“于成龙”
山西舞台上的“于成
晋剧《三对面》晋剧名家 孙丽芳
晋剧《三对面》晋剧
晋剧《富贵图》何以久演常新
晋剧《富贵图》何以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论坛讨论 晋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晋剧打金枝
晋剧王爱爱专辑
晋剧谢涛
山西晋剧全本
晋剧名家名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