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昆曲> 正文
  • 四川的昆曲

  • 作者:戏剧传媒 2016-08-01 16:21 字体:[ ]

中国昆曲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确认了昆曲独特的文化性以及它在人类文化多样性发展中的特殊价值。作为我国传统戏曲中的单声腔剧种,昆曲主要流行在江苏、浙江、湖南以及上海、北京等省市,俗谓苏昆、浙昆、湘昆、上昆与北昆。此外,尚有正逐渐式微的川昆,即川剧昆曲。川剧保存传统四大声腔和本地民间灯戏,组成一个规模较大的多声腔剧种,包括昆曲、高腔、胡琴、弹戏与灯戏五种声腔,简称“昆、高、胡、弹、灯”,昆曲则被列为五腔之首。

    川剧昆曲俗称川昆,系由江苏省苏州地区的昆山腔衍变而成。昆山腔产生于明代景泰(1450—1456)年间,是明代初年南戏形成的一个流派,主要用笛子伴奏,因偏重于歌唱,又称昆曲。明末清初,最为流行。随着清廷统治者的迁调与长江商贸往来,昆曲四处传播,几遍全国。《蜀伶杂志》胡淦序言记载:“康熙二年(1663),江苏善昆曲八人来蜀,俱以宦幕寓成都江南馆合和殿内。时总督吴棠,亦苏人。因命凡宦蜀得缺者,酌予捐赀,提倡昆曲,以为流寓蜀中生计。蜀有昆曲自此始。雍正(1723—1753)间,蜀名来云班,亦未登台。及乾隆(1736—1795)初,苏之商于蜀者,返苏为之制戏箱,唤苏伶数人来蜀,始登场演戏,正其名曰舒颐班。颇极一时之盛,学者亦伙。”周询《蜀海丛谈》卷三写道:咸丰(1851—1861)年间,四川总督吴棠“妙解音律,尤精昆曲,以川省无习此者,乃在苏州招昆班佳伶十余人来蜀”以充实舒颐班。《华阳国志》亦云:舒颐班在成都除入署演戏外,曾开办科班,“选垂髫童子廿余人,日夜教习歌舞……游燕之娱,一时倾成都。”舒颐班巨擘周浩然传子辅臣,两代名净,擅演《闹朝》、《扑犬》、《达摩渡江》、《醉打山门》、《单刀赴会》、《饭店认子》、《祭坟》、《北饯》、《北诈》、《闻铃》、《龟年弹词》、《冥判》以及《醉打》、《醉隶》、《坠马》等传统昆曲剧目。报界名士冬心看了周辅臣演唱《闻铃》,曾以诗赞曰:“一曲霓裳老泪横,开元遗事记华清。伤时颇有新亭感,肠断淋铃夜雨声。”

    尽管昆曲传入四川多年,由于川人不谙吴语,直接影响着昆曲在四川的生存和发展。辛亥革命前后,舒颐班因难以为继而濒临解体,迫使昆曲艺人改搭川班,同时尽可能地将昆曲地方化;在同台奏艺的同时,川班也有不少艺人学唱昆曲。在频繁的艺术交流之中,昆曲逐渐被川剧吸收,《玉簪记》、《红梅记》等曾被移植为川昆,老长乐班曾编演大本昆腔戏《鸳鸯谱》。川剧昆曲除沿用苏笛、苏钹、苏铰之外,同时嵌入川剧锣鼓,改用四川语音演唱。《玉祖寿》、《八仙上寿》、《天官赐福》等昆曲剧目,载歌载舞,场面壮观,气氛热烈,情绪欢快,经常作为吉祥如意的开场戏而风靡一时。比如群仙为玉皇祝寿的《玉祖寿》,表现寿星老头亦作张果老手捧寿桃,相约一仙位姬结伴同行,仙姬羞他龙钟老态,他说:“你不要嫌我年纪老,我可以变得很年轻嘛”于是,先丢拐棍,次揭纱帽,再脱官衣,后抹须眉,竟变成一个头扎“冲天炮”、身穿红绸背背裤的笑娃娃。这些特技表演,伴着昆曲的旋律次第进行,充满着一种幽默诙谐的盎然异趣。川剧丑角的祖师爷岳春曾搭舒颐班,与周辅臣一起将《醉隶》、《坠马》、《双下山》、《议剑献剑》等昆曲传统剧目移植为川昆,年逾七旬,在《坠马》中饰演罗喜德,表现人物皇榜高中、策马游街的得意神态,有一个从高头大马上翻滚坠地的特技表演,身上的大红官衣迎风散开,就像一只彩蝶飞落荷叶上面,观众美其名曰“飞蝶下马”;伴着“好似狂风吹片瓦”的一句昆腔,岳春躬身屈膝,袍袖掩面,又如绣球似地在台上飞速滚动,此谓之“滚圆宝”,又叫做“滚圆台”。岳春的再传弟子李文杰,在《议剑献剑》中饰演曹操,为了刻画人物在权势面前,谨小慎微、献媚取宠的狡诈性格,道白往往回旋于低音区,声音虽小却满座皆闻,尤其善于探隐发微,深刻揭示潜藏在语言背后的丰富含义,曾受到俞振飞高度评价。1999年1月,成都举办“长城乐”川戏丑角艺术展演,在25折优秀传统戏中,韩敏言演唱昆曲《醉隶》引人注目,算是硕果仅存。

    昆曲行腔运气与吐字发声,讲究音准、字正、腔圆,一个字要唱出字头、字腹、字尾三个音。这样唱出来的字,有如玉之润,珠之圆,成为川剧演员唱讲功力的基础训练。在川剧界,流传着“唱不来昆曲,成不了一个角”之说。川剧前辈艺术家抓住昆曲长于歌唱又利于舞蹈这一特点,往往撷取昆曲中的某些曲牌或部分唱句,与高腔曲牌有机结合,藉以增强高腔的艺术表现力。有的曲牌用昆曲起唱,谓之“昆头子”,在高腔戏中十分普遍。1979年,四川省川剧艺术研究院印制了《川剧昆曲汇编》,由刘泉编述,李远松、杨为记录整理,搜集成都地区演出过的传统剧目或曲目中的昆曲曲牌200余支,按折戏类、单支类、通用类排列,堪称川昆大观。

    1986年4月,四川与上海举行文化交流,俞振飞作为上海昆剧团艺术顾问,以八五高龄第三次西行入川。笔者有幸接受采访,俞老忆及当年川昆交流的动人情景:1948年,俞振飞曾偕同倪传钺、邵传镛、姚传芗等昆曲艺人莅蓉,与成都京昆票界通力合作,在春熙大舞台接连推出《群英会》、《得意缘》、《贩马记》三大本。昆班先请川剧界顾曲,川剧界也回请昆班看戏。俞老回首前尘,兴致勃勃地说:“那时候,我曾看到萧楷臣、周慕莲等人的精彩演出。川剧有那么多挑尖的好角色,真令人惊奇折服。他们演唱的川昆,满宫满调,声惊四座,简直就是我们昆曲嘛!”

插图为《虎囊弹·山亭》
来源:中国文化报

四川的昆曲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80后”演员的昆曲艺术情怀
“80后”演员的昆曲
八月,三档昆曲课伴随的消夏时光
八月,三档昆曲课伴
蒋勋谈昆曲:生命中的温暖和知己
蒋勋谈昆曲:生命中
讲座预告:“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昆曲闺门旦形象之比较
讲座预告:“不到园
【戏曲四折】8月3-4日昆曲《红楼梦》北方昆曲剧院出演
【戏曲四折】8月3-4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昆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