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昆曲> 正文
  • 当昆曲遭遇电子音乐一场相见恨晚的姹紫嫣红即将上演

  • 作者:张玫 2016-12-15 12:21 字体:[ ]

如今,这个给左小祖咒、李宇春、许嵩担当过制作人,身为《我是歌手》《百变大咖秀》的音乐总监,担任过《最爱》《边境风云》等多部电影的原声音乐制作的音乐才子,又在跨界路上玩出了一个全新的音乐品牌——“新乐府”。2017年1月1日,《姹紫嫣红新乐府——2017杭州新年跨界音乐会》,就将在红星剧院揭开神秘面纱。

  在畸形音乐产业下

  回归“诗和远方”

  1980年出生的陈伟伦,是最早的80一代。十岁开始吹小号,年轻时组过乐队,陈伟伦的青葱岁月,是听着崔健、唐朝乐队、黑豹乐队的摇滚“野蛮生长”起来的。“1992年中国出了很多新的音乐。刚才我问一个年轻记者,你听过《中国火》吗?他摇摇头。也是,现在的小孩,都不知道那样一个热血年代。”

  从上个世纪90年代的摇滚风潮一直到2005、2006年彩铃撑起音乐的半边天,“我记得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许巍的《蓝莲花》都是通过彩铃传播开的。”然而在陈伟伦眼中,中国的音乐产业却一直在畸形中发展。“比如现在很火的民谣风,很多都是假民谣。难道弹一把木吉他、吹一个口琴就叫民谣了吗?”至于创作,他更无奈地摇摇头,随便谱个曲,然后下个填词的APP软件,“没准一个上厕所时间,一首歌就诞生了。”

  正当很多音乐人已经忘了“诗和远方”时,陈伟伦却和他的团队,开始“新乐府”运动。

  2014年,他在研究了十多种中国传统戏曲之后,创立音乐品牌“新乐府”并担任音乐总监。在其与国内外顶尖音乐家、演奏家的反复研磨与创作下,“新乐府”将中国传统戏曲中的昆曲、评弹等与现代的电子、摇滚乐器做了一场奇妙的“多元跨界”。其实将传统戏曲与现代音乐跨界,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大部分是形式上的跨界,但陈伟伦却将这两种不同的音乐体系撕开之后重新融合。于是当基因重组之后,“新乐府”这样的新品种就显得特立独行,拥有了强大的感染力。

  掀起电子昆曲和爵士评弹的

  “新乐府”运动

  “从顺从到完全打破,在跨界的反复融合过程中,我们不是给昆曲重新伴奏,也不是让昆曲变成流行歌曲,而且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音乐形式。”陈伟伦回忆说,2015年5月2日,第一场的“新乐府”忐忑地在北京演出,当昆曲演员站在livehouse的舞台上,在冬不拉、中阮、古筝、贝斯混搭下产生全新的律动时,“全场一下子就燃了。昆曲还是最传统的唱法,但音乐却是现代的。我想,我们的成功,就在于认真研究了昆曲,继承它,传承它,于是获得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巨大能量。”

  此时此刻,“新乐府”正在华语音乐圈掀起了一股“戏曲×流行音乐”的时尚风潮。在湖南卫视大热的综艺真人秀《我们来了》节目中,“新乐府·昆曲”的代表演出人物——90后昆曲花旦刘煜,成为了赵雅芝、莫文蔚、刘嘉玲的昆曲老师。爱上昆曲的莫文蔚随后在《天籁之战》中,演绎了一段融合昆曲唱腔的《We Don’t Talk Anymore》,昆曲配上欧美金曲,disco节奏上飘着琵琶、竹笛与婉转的《牡丹亭》,这首“新潮昆曲”瞬间惊艳全场。

  而陈伟伦更是将“新乐府”的审美运动扩展到央视舞台。在其担纲音乐制作的央视节目《叮咯咙咚呛》第二季中,他将唱腔华丽的流行歌手黄龄与“新乐府·评弹”中演出的评弹大师高博文组合,以一首“风味独特”的《花好月圆》创下该节目最高收视点。电子昆曲、爵士评弹……“新乐府”运动已然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复归的一个新标志。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京昆群英会闭幕大戏 昆剧《醉心花》再现莎翁经典
京昆群英会闭幕大戏
舒徐婉转:魏良辅的昆山腔改革
舒徐婉转:魏良辅的
“昆韵吟青春,余音绕红楼”红楼梦与昆曲雅赏活动
“昆韵吟青春,余音
中国昆曲博物馆12月11日昆剧星期专场演出预告
中国昆曲博物馆12月
对话刘喜尧:从昆曲演员到跑龙套,继字辈相声大师与昆曲的不解渊源
对话刘喜尧:从昆曲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昆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