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昆曲> 正文
  • “笛情梦边张三梦”——记张继青的昆曲人生

  • 作者:黄小满 2017-03-01 11:00 字体:[ ]

人们习惯给予自己喜欢的艺术家冠以一个特别的头衔,昆曲“旦角祭酒”、“昆曲皇后”、“梅花榜首”等一系列高大上的称呼中,张继青唯爱“张三梦”的雅号,她说这是观众朋友认可我的表演,给予我的最高的评价。

  现代社会网络资讯发达,想了解一个名人,只需轻移鼠标,百度搜索,所有的信息扑面而来。今天我们坐在这里一起分享的是昆曲著名旦角演员张继青老师的艺术人生。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黄小满,是一名昆曲的曲友同时也是张继青老师多年的“粉丝”,我一直说我非常感谢张继青老师,正是因为看过她的《牡丹亭》精湛的表演之后,让我深深地迷上了昆曲,她仿佛是我在昆曲爱好的道路上的领路人,在这么多年的观戏、学戏的过程中又与张老师结下深厚的友情。我觉得我个人的痴迷昆曲的历程也是整个昆曲从曲高和寡的深谷幽兰到现在风靡世界的文化遗产发展的一个缩影。

  缘起

  我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家里有一台12寸的孔雀牌黑白电视机,当时只有收到两个频道,一个是中央电视台,一个是江苏电视台,那时候能在电视画面里出现的都是非常重大的事件。我至今都记得张继青获得首届戏曲梅花奖时,从北京载誉归来,走下飞机舷梯,受到领导亲切接见的画面,报刊上都是向张继青学习的大幅报道,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昆曲”、“张继青”这两个关键词,相当于是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个伏笔。我后来在苏州上学,经常能见到昆曲演出的消息,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去现场看过。87版《红楼梦》应该算是我昆曲最早的启蒙,这些都还只能算是一些雨丝风片。等到1998年左右,我在南京工作之后,无意间在太平南路就是现在的太平商场旁边一家音像书店里看见有张继青电影《牡丹亭》的VCD,封面是黑色背景一位古代佳人持笔而立,端庄妩媚(那是张继青老师的经典剧照《写真》),张继青这三个字仿佛触动了我沉年的记忆,我记得这套影碟是38元吧,在当时只有五六百元工资月薪比例中还是要占点份量的,可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回去。当电视画面中身披淡绿斗蓬的杜丽娘缓缓侧立,慵懒娇羞地唱道“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我好象被电住了,一下子就堕入一个古代的春天。我就觉得这才是古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啊。然后,就一遍遍地刷剧,然后就开始痴迷昆曲近20年。我当时还给张老师写信,没想到果真收到了她的回信还赠送我剧照一张。

  我母亲一位朋友欧老师,她和著名的昆曲曲友顾铁华先生是亲戚,顾铁华先生是南京人,青年时曾在甘家学昆曲和南京昆曲社的汪小丹老师他们都是以兄妹相称,欧老师先介绍我认识了汪小丹老师,我就利用业余时间在曲社学唱昆曲,因为顾铁华先生经常和张老师合作,欧老师和张继青老师也相熟,且两家住的近,所以她极力推荐我这个年轻的小戏迷。反正那时候大家都知道我特别痴迷昆曲,于是,有一次汪小丹老师正好要去看望张老师,就顺带着我第一次去了张府。第一次见到偶像心情特别激动,但是,我们却聊了好多关于看她演出后的一些感想,我说看了张老师在台北新舞台演出的《长生殿小宴》,里面有一个动作,就是贵妃经不住明皇一再的催酒,手抖把酒洒在了身上,张老师用一个醉态的翻指动作,美极了。我看了很多其他演员版本的演出,在这里都没有这个细节。当时就是这个细小的动作让我觉得这个演员太了不得了(生活中,大家都有过吃饭时不小心把衣服沾上油污的经历,而通常,人们下意识地会去用手或用纸巾去清理一下),我跟张老师说,这个动作既有优美的戏曲程式,又非常具有合理的生活化的动作。张老师听了我这样的描述,脸上露出了微笑,她说“你看我的戏倒是真的仔细的啊”,可是她却不觉得那是她自己的创作。从此之后,我和张老师就渐渐熟悉起来,类似这样的交流也越来越多。

  从艺经历

  虽然网络上可以查阅到张继青的艺术成长经历,但是今天这个沙龙,我们还是要回顾一下这位“旦角祭酒”的传奇的经历。张继青出生于一个苏滩世家,苏滩是我们江南地区的一个剧种曲艺小调,虽然没有大剧种的那种赫赫扬扬的气势,却在河网密织的水乡地区有着蓬勃的生命力。张继青的祖父张是吾先生有着自己的一个苏滩剧团,她的母亲也是该剧团的成员,后来与她父亲结婚。张继青老师出生在烽烟四起的抗日战争时期的1939年,他们举家逃难到浙江乌青镇(现在的乌镇),因为一水之隔,乌镇和对岸的青镇被划分开来,所以张老师的名字叫张忆青,就是纪念出生之地。根据《笛情梦边》这本书的描写,我们可以看到还在襁褓中的张继青在和母亲与小姑逃避日寇的途中曾两次大难不死,都是因为在难民聚集点大哭不止怕被日寇发现,母亲被其他难民驱赶,被迫抱起小继青躲到其他地方,等再回来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被炸,那些把她们赶走的难民无一人幸免。(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看看这本书)。及至后来,她母亲回忆这段苦难的日子,都还是感慨万千。都说她小时候的哭声嘹亮,预示着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的诞生。

  由于大家庭的生活艰难,张继青长到十四岁的时候,家里人卖掉一张写字台换得80元,用这笔钱买个摇绳机让她摇草绳为生。张继青因为暂时到无锡的姑妈家帮着带孩子,姑妈唱苏剧,正是因为这样,她最终留在了姑妈的剧团,开始的时候打打杂,拉大幕,打扫化妆间做做小工,后来就正式拜了华和生为师,开始接受专业的戏曲基本功训练1958年之后,专攻昆剧。张老师说,她除了早年学苏剧拜过师,学昆曲并未专门拜师,教过我戏的都是老师。“最感谢的就是老师给了我两碗饭,一是姚传芗先生的《牡丹亭》,另一个是沈传芷先生的《朱买臣休妻》。

  艺术成就

  张继青之所以被冠以那么多美誉,这绝非是信心拈来,我手上收藏一本《张继青舞台艺术》的书,是中国昆剧研究会编写的,这本书是张三梦舞台表演艺术的一本评论集,我们光看看书中评论家的名字“王朝闻、阿甲、张庚、冯牧、黄宗江、梁冰、新凤霞、内村直也、尾崎宏次、陆文夫、丁修洵、金毅”等等这些中国和日本的戏剧评论界的大咖们的名字,我们就知道份量了,这几乎是一部用口碑撑起来的艺术评论集,也许就按照时下热门的说法,豆瓣评论几分几分制吧。那时候的艺术评论也绝无现在的浮夸风,你好便是好,优秀就是优秀没有什么水份和投资方授意这类的因素。其中王鸿(当时的江苏文化局局长)写的《东方升起的艺术巨星——记张继青领衔赴西柏林、意大利演出》,沈昆《牡丹含情幽兰香异国处处有知音——记江苏省昆剧院出访团在法国和西班牙》的著述中,就详细地描写了张继青领衔的演出在欧洲演出时的盛况,当时真是轰动一时,在国外的歌剧院演出是完全不用电声设备的,张继青演完惊梦就被雷动的掌声打断演出,不得不中场就出来谢幕。去日本演出的时候被日本剧评家尾崎宏次高度评价为“在张继青面前,日本竟找不出一个优秀的女演员”,《牡丹亭》演出完的后台,风雨中日本女高中生被剧情打动抱着张继青痛哭。这种场面我们也只有通过阅读文字而展开丰富的想像了。

  以解说《论语》而出名的于丹,后来写过一本《游园惊梦》的昆曲解读书,书中她写道也是学生时代随父亲在北京看了张继青的演出后,而对昆曲有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如果推算一下于丹看张继青演出的时间那一定是1983年张继青毫无异议地荣膺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而且是榜首得主,据说梅花奖对演员年龄的上限就是依着张继青当年获奖的生日来定的。

  如果说张继青还有一个最大咖的粉丝的话,我想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绝对算是。白先勇有一篇《我的昆曲之旅》,里面写尽了他与昆曲的一世情缘,其中他详细写了1987年他重返南京时观看张三梦的演出,写尽了对南京独特的情怀以及在美龄宫宴请南大教授和张继青的细节,文末是这样描写的“试看张继青表演《寻梦》一折中的【忒忒令】,一把扇子就扇活了满台的花花草草,这是象征艺术最高的境界,也是昆曲最厉害的地方”。就光从文字上就能体会到白先生当时应该是满心喜欢的吧。(这些文章大家都可以闲暇时找来一读,想必会有更深的体会)因为昆曲结缘,白先勇先生后来与苏州昆剧院合作,邀请“旦角祭酒”张继青,“巾生魁首”汪世瑜出山亲自调教新生代演员,从而青春版《牡丹亭》成为了昆曲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符号。我记得我当年看青春版《牡丹亭》首演的时候,还是在苏大存菊堂,那时候人潮涌动,盛况空前。首演谢幕的时候,特意安排了白先勇先生两只手分别拉着张继青和汪世瑜在演员的簇拥下走到了台前,年轻的观众们围着舞台激动地久久不愿散去。有这样一句话“最好的昆曲剧团在大陆,最好的昆曲观众在台湾”,90年代到2000年之间是大陆昆班相继赴宝岛台湾演出的高峰期,张继青更是期间演出的常客,江苏省昆剧院赴台演出,把看家戏尽数在台北新舞台上演,有心的台湾文化学者们把每一出戏都完整地录制,精心制作成一套《秣陵兰薰》光碟(大家如果想看完整的省昆的戏码可以找这套碟片来看,也可以当作是非常珍贵的昆曲收藏资料)。

  说完台湾的昆曲氛围再说说香港,香港的昆曲氛围也同样的浓厚,我们在座的朋友都知道吴彦祖对吧,由香港杨凡导演在香港的街头一眼发掘出的这位帅哥参演了电影《美少年之恋》,由此扬名演艺界,杨凡导演也是位昆曲的爱好者,随即他又邀请当红的王祖贤,日本名演员宫泽理惠、吴彦祖,以及国内著名的越剧王子赵志刚出演了电影《游园惊梦》,我个人觉得杨凡镜头下的苏州园林、昆曲、江南风物是非常迷离和到位的,园林从来就不应该是光鲜亮丽的,就是那种幽幽昏黄的灯光,粉墙花影自重重的曲折的,影片的昆曲班底选了苏昆的演员,宫泽理惠饰演的翠花的昆曲配唱选了浙昆的王奉梅和杨娟。宫泽理惠还因此片获得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此片也获得多个电影节奖项。后来杨凡又导演了由韩国变性人河莉秀和章晓惠主演的电影《桃色》,这就是著名的杨凡三部曲,分别是男同、女同、变性人题材的故事。杨凡骨子里非常喜欢昆曲,拍完了那三部曲之后,画风一转一下潜心扎身于苏州拍了一部完完全全的昆曲纪录片风格的电影《凤冠情事》,他选了昆曲里有两个戴凤冠的角色的戏《折柳阳关》、《痴梦》,霍小玉选了苏昆的王芳扮演,崔氏就是由张继青老师,完整地把这两段戏用他个人掌镜风格拍出别样的风格。“一袭凤冠串联着,两段中国妇女的悲情和恋事。”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就觉得,杨凡绝不以常规角度去拍摄,仿佛是在演员的脚上,肩膀上头饰上都安上了镜头似的,把昆曲那些非常迷人的细节拍的非常到位,摄影机镜头仿佛就是观众的眼睛,让人目不暇接。两段折子戏演完之后,就是张继青在苏州的忠王府才戏台上便装教授学生的纪实,这部电影成为2003年威尼斯电影节特别献映影片,昆曲演员身着昆曲装扮走上了电影节的影展,张继青也出席了开幕式。

  2005年5月,正值青春版《牡丹亭》大热之时,在南京的演出中,张继青老师在剧场不慎摔伤,本来九月份要去纽领取林肯艺术中心颁发的“亚洲最杰出艺人奖”,结果人家硬是等到第二年张老师养好伤后,再度邀请她前去纽约授奖。此奖项是由纽约市文化局及林肯艺术中心国际艺术交流会设立及颁奖,在海外华人中有极高的公信力。此前,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和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等人都曾是“亚洲最杰出艺人奖”的得主。

  我们今天的沙龙分享,我讲述张继青的艺术成就,实在觉得她的份量太重,我也并没有按照常规的获奖时间表去写,我们就以轻松的话题来讲讲她的小故事吧。我们在座的朋友们应该对日本电影《阴阳师》不陌生吧,好象现在有一款网络同名游戏大热,很多人都会要想抽到什么SSR(这个游戏是啥我并不知道,反正周围朋友圈里有人会为抽到这个而兴奋)。好说到电影《阴阳师》,安倍晴明的扮演者野村万斋现在是日本国宝级的狂言艺术家,这部电影在两国都是大热啊,在中国有着相当多的粉丝,很多发烧友热络地称呼万斋为“斋叔”。还在1998年,年轻的野村万斋和父亲野村万作一起来到南京和张继青排演中国昆曲与日本狂言合演剧《秋江》,剧中的艄工由野村万作用日本狂言演绎,陈妙常由张继青用昆曲演绎,两国的艺术家相聚南京各自用本国的国粹来演绎一个共同的故事。后来,张继青领衔的演出班底前往日本,在国立东京能乐堂的舞台上演出了这段《秋江》,张继青还特别演出了经典剧目《痴梦》,从录相视频上来看,当时还青涩的野村万斋非常恭敬地看着演出并为演出作日语介绍。张继青回忆当时两国合作的情景时,她对日方的诚恳恭敬的态度记忆深刻,她说日方先到南京来排练,然后回国后,特别寄送给中方剧组每人一双白布鞋套,因为在日本能乐舞台上是不能穿鞋子的,他们尊重中国的昆曲艺术,在演出昆曲的环节穿上布鞋套,而张继青也成为了首位登上国立能乐堂的外国女演员,张老师对能乐堂的舞台情有独衷,她曾经对我说过“如果能在上面演出一折《寻梦》就太好了”。(大家可以找来这次演出的视频,能乐堂的舞台,从后台到舞台间有一道雕栏走廊,演员从侧幕出来后要经过一条园林式的走廊,一下子会有带入感)据张继青老师的笛师孙建安说:野村万作先生是日本著名的狂言大师,他小时候看过梅兰芳来日本时的演出,对中国的戏曲艺术非常仰慕,一直有想让两国艺术合作演出的愿望。八十年代,张继青曾多次赴日演出《牡丹亭》、《朱买臣休妻》,NHK电视台都全程录相播出,在日本享有超高人气,所以,张继青代表的昆曲艺术成为他想要合作的首选。我有时在网上碰到“斋叔”的粉丝,告诉他们斋叔来过南京住过梨园宾馆,跟父亲一起和张继青老师排戏,他们听后都非常的神往。

  说了这么多,也是我觉得在张继青众多艺术成就里最为有趣或是为大众熟知的艺术事件里的一些片段,可是她本人依旧是那个走在南京小火瓦巷里的一个非常朴素的老太太,我用一个小八卦来结束今天关于艺术成就这段的分享:当年“梅花奖”举办20周年特别活动时,主办理所当然的邀请这位“梅花榜首”得主晋京参加活动,可是张继青老师居然婉拒了,她婉拒的原因是:“我年纪老了呀,又不好看,而且这种活动有国家领导人接见,我们还要站在那里排练领导接见的仪式,我身体吃不消的呀”。于是这么个别人觉得特别荣耀的活动,她却莞尔一笑以这样的理由就推脱了。

  艺术特点

  大家都知道京剧是有流派的,梅、程、尚、荀各显风流,而说到昆曲,老曲家们都会严肃地说:“我们昆曲是没有流派的”。但明明大家还是能听说北昆的唱法,上昆的唱法,省昆的唱法,苏昆的唱法还就是各有特点。就像我们在外面不会乱说自己是昆曲票友一样,我们会小心慎重地解释和纠正别人“我们是昆曲曲友”。我总是喜欢问一个昆曲爱好者“你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昆曲的”,有一部分人会说美啊,好听啊,但以我和众多爱好者交流的过程中,有五五开的朋友会说,我就因为喜欢张继青的唱啊我才喜欢昆曲,这个理由我要点120个赞,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喜欢张继青就一概排斥其他演员,做为一个张继青老师近20年的迷弟来说,我今天来也讲讲自己对于张老师艺术特点的一些个人观点吧。

  虽然昆曲没有流派之说,可是我们可以这样讲张继青是有张氏风格的昆曲演唱方式。(今天这里我就不和大家反复地去述说昆曲的发源,发展等这些大众问题,有问题找百度,感兴趣的动动手指,就能找到你要的信息。)那说到张氏风格,我也说一下我经常听到有朋友跟我说“我好喜欢张老师的唱,可是一些专业的老师却说你不要学张继青啊,这样会走弯路的”,我每每听到这样的诉说都会安慰他们说,你们喜欢张继青,其实你们已经get到她唱腔的独特美感了,反正你也不是专业演员,人生有一个爱好多难得啊,想学你就多听多唱好了。我之前也介绍过张继青最早是从苏剧入行的,后来转学昆曲,做为一个苏州籍演员首先吴语的优势这是必然的,昆曲起源于昆山,江南地区的风雅婉转通过音韵来表达出来,大家都说昆曲是水磨腔,水生涟漪必然是百转千回的。张继青早年唱苏剧的时候,她回忆说“我们一年要有三百多场演出”,当时听到她说的这些话的时候,我脑补了一下数字,那岂不是相当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有演出喽,如果按现在一个剧团的演出场数来算这应该是不可能达到的,就算是目前以演出量饱和著称的江苏省昆剧院,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数字。可是,如果朋友们去过苏南农村就知道了,每个小镇,码头都有书场,我有一个苏州评弹演员朋友,看他微信朋友圈,他一年大部分时间都转场在各个苏南小镇的码头,每天都要说书,有时候是在一个镇的文化中心,有时候就是在文化馆小礼堂之类的。苏剧这种地方小戏在江南地区大有市场,一天演个两场吧,这个数字就算出来了。就是因为有这扎实的舞台实践,练出一付好嗓子,练出了一身好身段,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就叫功底。所以,一个好演员会擅于把好的艺术资源融会在一起,所以,我们听张继青的唱腔会觉得,婉转动听,就是不一样。其实那就是张继青把苏剧的一些小腔用到了昆曲中了。比如良辰美景奈何天的一个“美”字,抖擞无数个小滑音,既有吴语的嗲糯,又有昆腔的正源,张继青非常注意行腔走字韵间的那种分寸感。昆曲有许多固定的腔格,比如“豁腔、擞腔、三叠腔、罕腔,橄榄腔”这些腔在老师拍曲时会说到,但是艺术的东西很多都是只可意会的,这些文字符号如果化为优美的唱腔,这就是要靠演员的悟性了。我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著名的蔡皇蔡正仁老师,他的大官生无人出其左右,为什么好听,就在于他唱腔有独特的魅力,他的真假嗓转换自如,各种昆曲用腔规范合理,加之常年对人物的演绎,那种通身的气场的确让人敬服。我记得当年跟着王正来老师拍曲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们一个字从“字头-字腹-字尾”要怎么唱,所以,大家听张继青唱曲的时候始终能听出她对于唱词的拿捏和掌控。

 

  1999年张继青和白先勇在台湾有一次著名的“文曲星竞芳菲”的昆曲访谈对话,我当年看过这段访谈的视频,也有访谈的文字稿,这里面张继青谈到她对“三梦”的塑造心得,她自己觉得演《牡丹亭》很辛苦,要收着演,含着演,心里老是捏着的,演崔氏她觉得舒一点,可以放开来演,因为在台上不能放也很难过啊。大家可以通过听三梦的唱腔来感受一下,同样是一个嗓子却塑造出两个人物,而且非常完还是反差极大的角色,也是跨行当的角色。我们听着杜丽娘的时候能感受到少女的娇羞婉转,闺秀的清丽端庄,张继青是控制着气息在演唱,而俗称雌大花面的崔氏出场,我们更多能听到张继青擅于运用鼻腔发音,用胸腔共鸣发声,来演绎出崔氏市井村妇的那种直白爽利。比如“一夜夫妻百夜恩哼哼呀啊”,我这里就献丑了,学一段老师的唱。

 

  我们习惯用“三梦”来诠释张继青的舞台艺术,其实她演过的人物非常众多,大家可以听听中唱出版的黑胶唱片《中国戏曲艺术家唱腔选——张继青》,现在有个“听戏”APP,建议大家下载一下,里面就收录张继青的这张唱片,大家可以听到杜丽娘、杨贵妃、陈妙常、崔氏、窦娥五个女性角色的唱腔,风格迥异,其中尤其是琴挑那段【前腔】我个人觉得是最完美陈妙常。1999年,台湾的文化公司为张继青出版了《秣陵兰蕴》正旦唱片,收录了《琵琶记描容》、《西游记认子》的唱段,又另是别种风格。在台湾新舞台演出的《断桥》、《认子》、《絮阁》、《小宴》都有着非常精彩的演绎。

  其实今天在这短短的两小时(其实对我来说两小时好长啊)里,要把这样一位昆曲艺术家的故事说完整,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我今天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是只是我与张老师近二十年来一些我所知道的,以我的角度来诠释的她的故事。其实还有许多诸如昆曲的传承啊,她的一些其他重要的成就啊,挂一漏万,我可能还有诸多遗缺。正如我前面反复说,现在资讯发达,没有你找不到的信息,所以如果大家对张继青老师的艺术喜爱的话,可以按照我刚说的一些音像资料和书籍去欣赏。感谢大家对我今天分享的支持,谢谢!

 

“戏迷说戏”系列沙龙第三期活动现场

 

活动结束后大家合影留念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张卫东|传承昆曲不能改雅为俗
张卫东|传承昆曲不
武汉昆曲讲座计划新五年扬帆起航 著名昆曲音乐家孙建安武汉巡讲
武汉昆曲讲座计划新
2月25日俞振飞昆曲厅周周演预告
2月25日俞振飞昆曲
昆曲《春江花月夜》将亮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
昆曲《春江花月夜》
【预告】讲座:昆曲之魅
【预告】讲座:昆曲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昆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