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中国戏剧网>昆曲> 正文
  • 北方昆曲剧院花脸演员史舒越

  • 作者: 2020-03-26 19:31 字体:[ ]

“我为什么要选择花脸这个行当?您不觉得花脸特别帅吗?功夫好又幽默,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谈起十多年的学艺生涯,北方昆曲剧院的青年花脸演员史舒越对自己的行当非常自豪,梨园行有句话是:“千生万旦,一净难求”,可见一个好的花脸培养起来格外艰难。

29岁的史舒越说,他的梦想就是“成角儿”,做一个特别棒的花脸演员。

练功就得对自己有股狠劲儿

史舒越身材瘦高,面容清秀, 眼睛里有一种同龄人很少有的坚毅成熟,这大概和他少年时代艰苦的坐科学戏经历有关。史舒越来自山东东营,从小就很有艺术天赋,学过唱歌、舞蹈、武术。为了让他能够成才,母亲毅然决定带着他北漂来京,11岁史舒越考取了北京戏校,开始了7年的坐科生涯。

史舒越是个早慧懂事的孩子, 小小年纪就知道母亲的不易和对自己寄予的厚望,“从小我就想一定要学出样子来,要成角儿,要不对不起我妈,我也知道这条路太难了,只有加倍努力。”他每天5点钟起床,跑圆场、喊嗓子、踢腿1000 下……铜锤、架子、武花脸样样都学,一直练到10点晚自习结束。

史舒越不但认真完成老师要求的功课,还经常自己加练“私功”。“把腿绑在脑袋后面练吊腿, 一绑就是1小时, 等到放下来的时候,腿早就麻了。”十几岁的他就知道,要想成功就要对自己有股狠劲儿,凭着这种近乎 “自虐”式的训练,他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史舒越在《西游记·北饯》中饰尉迟恭

从北京戏校毕业后,史舒越觉得自己想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就努力考取了中国戏曲学院京剧表演专业,系统地学习剧作赏析、艺术修养、人物创作等专业知识。在大学里,史舒越依旧是那个练功最勤奋的学生, “学校一共就30多间练功房,那时候我为了抢到练功房费尽心思,还跑去和老师搞关系。”大学的每个晚上史舒越几乎都是在练功房度过的,他不谈恋爱,不泡网吧,不打游戏,是个相当“另类”的男生。

脸谱下的喜怒哀乐

随着学艺日久,史舒越对花脸这个行当越发喜爱痴迷,他的偶像是裘盛戎。“从十六七岁开始,深深感受到花脸的魅力,裘老先生的《铡美案》有一次我连着听了20遍,一字一句地模仿,越听越痴迷,太喜欢了。”

史舒越喜欢花脸,沉醉于浓墨重彩的脸谱背后人物的喜怒哀乐, 他认为花脸最大的魅力在于一种高度概括的程式化的美,油彩遮住了表情,脸谱却勾勒出忠奸,每一道颜色都是有性格的,从16岁学会 自己勾脸,他就深深痴迷于此。

“脸谱看来五颜六色,五花八门,其实自有一套章法。如果从线条和布局来看,大致可分为六分脸、三块瓦脸、十字门脸、碎脸、 歪脸、白粉脸、太监脸以及小花脸的豆腐块。”说起脸谱史舒越滔滔不绝, “这每一种脸谱虽画法各异,但都是从人的五官部位、性格特征出发,以夸张、美化、变形、 象征等手法来寓褒贬,分善恶,从而使人一目了然:红忠、紫孝、黑正、黄奸、绿躁、银妖、金神、油白狂傲,水白奸邪......”史舒越喜欢登台前自己勾脸谱,因为自己更容易找到准确的轮廓,一笔一笔精心勾画,似乎人物也在心中一点点丰满起来,他认为这是创造人物的一个过程。

十多年来,史舒越已经学会了画100多种脸谱,除了传统脸谱,根据一些新编剧目,他还自己创作了很多新的脸谱,他甚至还打算出一个昆曲脸谱集。画脸谱成了他唯一的业余爱好,把脸谱画活, 画好看,他觉得人物塑造就完成了第一步。

每一部戏都要提升自己

从北京戏校到中国戏曲学院,再到北方昆曲剧院,十多年来史舒越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这条艰难的学艺之路上,他学会了《大探二》《霸王别姬》《连环套》《姚期》《芦花荡》《醉打山门》等几十部传统剧目, 还获得过少儿戏曲小梅花金奖,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青年昆曲演员。

从言谈中可以感觉到,史舒越是一个很有个性和想法的人。2013 年考进北昆剧院后,他跑了两年龙套,“一点不着急,慢慢熬,这是一个演员必须经历的过程”。凭着多年扎实的基本功,机会来临的时候,他的实力全面爆发出来。在新编神话剧《图雅雷玛》中,史舒越得到了“大魔王”这个反派角色。“我的戏份很重,两个小时从头到尾,武打戏特别多,铜锤、架子、 武花脸都有,因为我演得还不错, 最后特地为我加了戏。”史舒越说起这段透着自豪。

每一部戏都要有所提升,这是史舒越给自己提的一个要求。2016年初,史舒越参与了北昆的新编历史大戏《孔子之入卫铭》的演出。这是第一部以圣贤孔子为主人公的戏曲作品,讲述了圣人孔子如何在一个与理想相距甚远的现实环境,以“吾道一以贯之”的强大精神力量烛照世界的故事,也反映出春秋乱局中的人间冷暖和悲欢离合。史舒越在剧中饰演卫国太子蒯聩,依然是大反派,这一次他更加用心地揣摩人物,力图打破反派人物的程式化,使之更加丰满立体, 史舒越由此逐渐形成了成熟的台风。“这出戏让我又进步了!”史舒越高兴地说。

史舒越觉得自己提升最大的还是他去年担纲主演的一部新编小剧场昆剧《屠岸贾》。这是传统剧目 《赵氏孤儿》中的一段,却由一群青年人自编、自导做了全新的尝试。史舒越饰演屠岸贾,在这里他不再是一个大反派,而是一个性格复杂内心不断挣扎的人物。

 

史舒越在《屠岸贾》中饰屠岸贾

史舒越为塑造这个人物付出了很多心血,“这个戏对唱功要求很高,我天天在家里喊嗓子,一天起码唱两个钟头,反复琢磨,哪种唱腔更好听,还跑回学校找老师请教。剧中我要从这个人物的青年演到老年,我在家没事就学老人走路,看电视剧模仿,那段时间都快疯魔了”。

史舒越唱打俱佳,但他始终认为应该“以情演戏,以戏言情”, 要把技巧放进感情中,融进剧情里,而不是只为炫技。《屠岸贾》首场演出,史舒越说,他居然在台上演哭了,“哭是不对的,会把脸谱冲花,但是当时真的忍不住。”史舒越深深入戏,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观众。《屠岸贾》连演十场,受到观众好评,“就把这个人物留给观众评说吧。”史舒越说。

在传承和创新之间,史舒越不断尝试着自己的方式,他认为“演戏塑造人物最重要,不该拘泥于所谓的四功五法,要演出内心,让观众有代入感,传统文化应该传承, 也应有所创新,与时俱进。”如今,史舒越已近而立之年,他却觉得离自己的理想还差之甚远,因为艺无止境。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昆剧《描朱记》入选江苏艺术基金资助项目
昆剧《描朱记》入选
北方昆曲剧院:最大的挑战在疫情后
北方昆曲剧院:最大
苏州高新区通安中心小学校开启昆曲“云课堂”
苏州高新区通安中心
“疫”线巾帼 “艺”起昆曲
“疫”线巾帼 “艺
路应昆:传奇、昆剧、乱弹关系新说
路应昆:传奇、昆剧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昆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