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中国戏剧网>秦腔> 正文
  • 秦腔经典折戏《玉堂春·三堂会审》剧本(肖玉玲演出本)

  • 作者:曹斌锋 2020-03-27 10:10 字体:[ ]

秦腔经典折戏——《玉堂春·三堂会审》剧本(肖玉玲演出本)

剧 中 人 物

苏  三——小  旦         王景龙——小  生

刘秉义——须  生       潘必正——须  生

                   崇公道——老  丑       中军、四校卫、四龙套

              (校卫,龙套摆对,王上,坐中,刘、潘两边上,入座)

中   军:传点!开大门。

王景龙:唤长解!

             (崇内:“来了!”上)

中   军:长解走来。

崇公道:参见大人。

王景龙:可有公文?

崇公道:到有公文。

王景龙:呈上来。

中   军:当堂开封听点着!长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有。

中   军:副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有。

刘秉义:

潘必正:     陡!一人怎当二差,看大刑伺候!

崇公道:奉命委差,概不由己!

刘秉义:

潘必正:    请问大人此一刑可免?

王景龙:免!

刘秉义:犯妇可曾带到?

崇公道:倒已带到。

刘秉义:带犯妇!

崇公道:苏三,走动些!

苏  三:(上唱)来至在督察院,举目抬头观。

               两旁刀斧手,吓的我胆颤心寒。

               我今此去有一比,

崇公道: 比就何来?

苏   三:(唱)好比那羊入虎口有去无还。

崇公道:此一前去,督天大人必然开脱你的死罪。

苏   三:你待怎讲?

崇公道:可脱你的死罪。

苏   三:有劳了。

崇公道:苏三告进!

役       :往上跪。

崇公道:将人带到。

刘秉义:下去。(崇下)

苏   三:参见督天大人!(跪)

王景龙:犯妇见了本院为何不抬头?

苏   三:有罪不敢抬头。

王景龙:抬起头来,恕你无罪。

苏   三:谢大人。

王景龙:(唱)本院抬头用目奉,原是苏三到来临。

              一霎时本院的心神不定,罢了。

               (崇急上,带苏下)

刘秉义:

潘必正:   带下去!大人醒得!

王景龙:(唱)三魂渺渺飘在空。

                        我猛然睁眼睛用目奉, 忽听得众衙役喧嚷之声。

刘秉义:请问大人,此病是新得,还是旧有?

王景龙:此乃是旧病复发。

刘秉义:哎呀,将我二**大吃了一惊。

王景龙:二位年兄就知挂心。

刘秉义:今天此案不审倒也罢了。

王景龙:哎,此乃朝廷要犯,焉有不审之理。

刘秉义:大人爱民如子,惜民如玉,来,唤长解。

中   军:长解走来!(崇上):“参见大人!”

刘秉义:带犯妇!

崇公道:“苏三!走动些!”(苏上)“告进!”

苏   三:参见三位督天大人。

王景龙:犯妇可有状子?

苏   三:有。

王景龙:呈。

苏   三:无。

王景龙:嗯!本院问你有状无状,是你言道有状,叫你呈,霎时无有,分明是一刁妇!

刘秉义:陡,分明是一刁妇,看大刑伺候!

众   役:啊。

苏   三:慢慢着,哎呀大人呀,当堂与犯妇劈肘开枷,犯妇总死。

刘秉义:怎么样?

苏   三:我也瞑目。

刘秉义:嗯,请问大人此刑可免?

王景龙:免!

刘秉义:唤长解。

中   军:长解走来。

崇公道:伺候大人。

刘秉义:当堂劈肘开枷。

崇公道:是,脚伸长,手伸长,状子落地。

王景龙:呈上来。

刘秉义:三日后再领回文,你且下去。(崇下)

王景龙:犯妇上来!照状子上边一一的回来!

苏   三:大人容禀了。

           (唱)玉堂春下跪在督察院。

王景龙:嗯!状子上面写的苏三,为什么回上玉堂春三字呢?

刘秉义:陡!分明是一刁妇,看大刑伺候!

苏   三:大人!容禀了。

刘秉义:两厢退了,面向外跪了。

潘必正:为什么回玉堂春三字呢?

刘秉义:慢慢地讲来!

苏   三:(唱)玉堂春本是公子取名。

刘秉义:(白)鸨儿买你多大岁数?

苏    三:(唱)鸨儿买我七岁整。

刘秉义:(白)在院中住了几载?

苏    三:(唱)在院中住了将将九春。

刘秉义:(白)噢,七九一十六岁的花童,也该从得人了,头一回从的何人?

苏   三:(唱)十六岁开怀本是那王——

刘秉义:

潘必正:   王什么呢?

苏   三:(唱)王公子。

刘秉义:这王公子是个什么人,这王公子是……

苏   三:(唱)他本是吏部大堂三舍人。

王景龙:嗯!本院问你谋杀亲夫一案,哪个问你院中苟且之事!

潘必正:啊大人,这谋杀亲夫也要审。

刘秉义:院中苟且之事也要问。

潘必正:岂不知事从根角起。

刘秉义:水从源头流。

王景龙:怎么,二位年兄一定要审?

潘必正:一定要审!

王景龙:一定要问?

刘秉义:一定要问!

王景龙:要审的时节你就与我审审审问!

刘秉义:

潘必正:    年兄,你我审,你我问……

刘秉义:苏三上来,公子初次进院,带去了多少银子?

苏   三:(唱)见面的银子三百两,

刘秉义:在院中住了几日?

苏   三:(唱)吃一杯香茶就动身。

潘必正:(低头)啊年兄,苏三言道,公子初次见面就使银子三百两,

         吃了一杯茶就走,依我看来王公子可算得大大一位慷慨的客人。

王景龙:嗯,算得上一位慷慨的客人。

刘秉义:哎!说什么慷慨,道什么大方,分明是王氏门中不幸,出了这样败家子了哈……

王景龙:啊年兄,依本院看来,那王公子算得上一位慷慨的客人。

刘秉义:算不得。

王景龙:算得。

刘秉义:算不得。

王景龙:明明算得!

潘必正:年兄,大人在说算得,你就说算得。

刘秉义:怎么,大人说算得,我就说算得,算得了咱们就算……苏三上来,

        公子二次可曾进院?

苏   三:(唱)公子二次把院进。

刘秉义:带去了多少银子?

苏   三:(唱)带来了三万六千两。

刘秉义:住了几载?

苏   三:(唱)在院住了一年整。

刘秉义:银两可曾用尽?

苏   三:(唱)三万六千化灰尘。

刘秉义:哎!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不到一年天气,将三万六千两银子俱已花完,

        莫非你身上穿的银子不成?

潘必正:腹内吃的银子不成?

苏   三:犯妇我有支销。

王景龙:啊年兄,她有支销。

刘秉义:

潘必正:    大人,你怎知她有支销?

王景龙:……她说她有支销。

刘秉义:她说她有支销,莫非大人你知晓?

王景龙:……她说的。

刘秉义:她说的?年兄,你我就审她的支销!问她的支销!苏三上来,

        把你的支销往上报!她说她有支销!报支销上来!

苏   三:大人呀!

              (唱)先打金杯和玉盏,

刘秉义:用不了许多!

苏   三:(唱)又制点花白玉瓶,

潘必正:不值几合!

苏   三:(唱)什锦的花园公子造,玉石栏杆刻的显明。

刘秉义:

潘必正:     后来鸨儿待他如何?

苏   三:(唱)后来鸨儿起歹意,数九天将公子赶出了院门。

王景龙:哎,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那么多银两,怎么数九寒天将他赶出院门呢?

苏   三:那是王八鸨儿所为,并非犯妇之过呀。

王景龙:哼!好一个狠心的鸨儿!

潘必正:好一个狠毒的王八!

刘秉义:嗨,偏偏就遇见这样无情的妓女了……苏三上来,公子出院,奔向哪里去了?

苏   三:大人呀——

              (唱)公子出院无处奔,在关王庙内暂容身。

                        卖花的金哥来送信,南楼上哭坏我玉堂春。

                        汗巾儿包银三百两,在关王庙内我探情郎。

潘必正:(低头)啊年兄,苏三言道汗巾包银三百两,关王庙内探晴郎,

         依我看来,苏三可算得一位有义气的妓女。

王景龙:嗯,有义气的妓女!

刘秉义:哎,啥乃有义气,分明是一派假做作。

王景龙:啊年兄,依本院看来那苏三可算得一位有义气的妓女。

刘秉义:算不得。

王景龙:算得!

潘必正:啊年兄,大人说算得,你就说算得。

刘秉义:怎么,大人说算得,我就说算得,算了你我就算,算……苏三上来,

        公子以在关王庙中容身,你二人见了面是怎样个举动呢?

苏   三:(唱)公子一见心伤痛,我二人哭哭啼啼叙……

刘秉义:

潘必正:     叙什么呢?

苏   三:叙……

刘秉义:不动大刑料你不招,来呀!枷起来!

苏   三:我招……我招……

             (唱)公子一见心伤痛,我二人哭哭啼啼就叙叙旧情。

刘秉义:哎呀低头低头,年兄呀,苏三言道公子一见心伤痛,她二人哭哭啼啼叙旧情,

        我将公子好有一比。

潘必正:比就何来?

刘秉义:万丈深沟折牡丹,

潘必正:此话怎讲?

刘秉义:不顾生死,他还贪花呀……哈……苏三上来,公子后来奔向哪里去了?

苏   三:(唱)公子得银回家奔,在绿柳坡前遇强人。

潘必正:(低头)年兄,王公子当真命苦呀。

刘秉义:何以见得?

潘必正:苏三赠银送他回家,不料行走绿柳坡前又被强人抢去,这命还不苦吗?

王景龙:啊年兄,这也是他的时运不济呀。

刘秉义:啥乃时运不济,这就是当浪子的下场头!苏三上来,公子后来又到哪里去了?

苏   三:(唱)公子一路乞了讨。

刘秉义:怎么公子还讨过饭?

潘必正:啊年兄,想昔日郑元和贪恋李亚仙,黄金用尽落在长街乞讨,

        到后来得中首名状元。

王景龙:不错,首名状元……

刘秉义:哎,郑元和乃是前辈一位老先生,王公子他算个甚等之人,焉能比得上郑元和。

王景龙:啊年兄,依本院眼中看来,那王公子比得上那郑元和?

刘秉义:比不得。

王景龙:明明比得!比得!

潘必正:年兄,大人在说比得,你就说比得。

刘秉义:哎呀,只怕比得太高了。

潘必正:往高里比。

刘秉义:往高里比,如此就比——苏三上来,公子后来又到哪里去了?

苏   三:(唱)在吏部大堂去巡更。

刘秉义:哎呀,低头低头,年兄,想那王公子他父从前坐过吏部大堂,

        王公子今日以在吏部大堂与人打更守夜,真道丢人,显眼!

        这初更二更没要说起,若到这三更四更,西北风一吹,

        冻的他就是这样哆……的打颤颤,那时你再看浪子威风,

        煞气哈,苏三上来,公子三次可曾进院?

苏   三:(唱)公子三次把院进,拐带了银两出院门。

王景龙:嗯!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那么多 银两,怎么还落了个拐带二字?

苏   三:那是犯妇赠与他的并非公子拐带。

王景龙:我且问你,赠他多少?

苏    三:黑夜凄凄无有天平戥子,用手一约大约三百余两,

王景龙:这就不错!是我那晚回到店中将银子用天平一称,刚刚三百两,罢了妻!

刘秉义:

潘必正:      啊大人,这是朝廷的要犯,并非大人的宝眷,大人你没认错人呀!

王景龙:啊二位年兄,本院一时旧病复发,难以审问,二位年兄代审了,

        代审了!哎呀呀……

刘秉义:年兄,大人的旧病复发,你我代审了,苏三上来,从实的讲来,

        哎,我家大人的旧病又犯了!……

苏    三:(唱)相送公子出院门,他立志赶考进京城。

              送公子一程又一程,十里长亭我表存心。

              公子许下不娶亲,我情愿与他守节立志即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我死也不嫁人。

刘秉义:

潘必正:     你说你不嫁人,为什么又要嫁与山西的沈洪呢?

苏   三:(唱)那日梳妆来照镜,从外边来了沈彦令。

              夸他的豪富无人比,他比那王三公子强十分。

              我手扶栏杆把他骂,他面带含羞就出院门。

刘秉义:

潘必正:     沈洪和你罢了不成?

苏   三:(唱)沈洪一怒出院去,约同鸨儿买奴身。

刘秉义:     赠媒银多少?

苏   三:(唱)赠媒的银子三百两,

刘秉义: 鸨儿得了多少?

苏   三:(唱)鸨儿得了一斗银。

刘秉义: 不该跟他前去。

苏   三:(唱)王八鸨儿定巧计, 一封假书骗奴身。

              那一日有人来送信,他言说公子得中金榜第一人。

              为公子关王庙内我把香进,又谁知一马叼奔到城。

刘秉义: 洪洞住了几日?

苏   三:(唱)洪洞未住三日整,

刘秉义: 皮氏待你如何?

苏   三:(唱)皮氏大娘她起了歹心。               

              一碗药面递与我,犯妇递与沈彦令。

              那沈洪不解其中意,急匆匆接过他往下吞。

              霎时间昏昏沉沉,沉沉昏昏就倒在地。

刘秉义:  死了没有?

苏   三:(唱)七窍流血他命归阴。

刘秉义: 皮氏和你罢了不成?

苏   三:(唱)皮氏一见变了脸,她言说犯妇我害夫君。

              约同乡邻和地保,他将我呀拉呀,拉拉扯扯到衙门。

潘必正: 头一场官司?

苏   三:(唱)头一堂官司审的好,

刘秉义: 二一堂呢?

苏   三:(唱)二一堂官司他变了心。

              知县受贿一千两,合衙得了八百银。

              上堂去先攒奴一攒,大人呀:

刘秉义:

潘必正:     讲!

苏   三:(唱)十指连筋可就疼奴心。

刘秉义:死也不该招认哪!

苏   三:(唱)哗啦啦哗啦啦一声喊,无情的王法吓煞人。

              犯妇本当不招认,皮鞭儿打折数十根,

              熬刑不住我~~~

刘秉义:     怎么样?

苏   三:(唱)我……我才招认。

刘秉义:岂不知人命关天哪!

苏   三:(唱)他将我拉……扯……到监门。

刘秉义:监中住了几载?

苏   三:(唱)监中住了一年整,

刘秉义:可曾有人探望?

苏   三:(唱)并无一人来探奴的身。

刘秉义:

潘必正:     王八鸨儿?

苏   三:(唱)不来问。

刘秉义:

潘必正: 知心人呢?

苏   三:(唱)犯妇哪有知心的人?

刘秉义:  那王公子可曾探望与你?

苏   三:(唱)王公子长亭一别远在天涯无音讯,

                        他怎知苏三冤沉海底,他…..关的什么心。

刘秉义:

潘必正:     眼前若见王公子?

苏   三:(唱)眼前若见王公子,苦刑冤狱我诉实情。

                        忆往昔恩爱相伴一年整,鱼水之情海样深。

                        公子患难我怜,我今患难无有人。

                        倘若是得见公子一桩一件件件桩桩把他问,纵死在阴曹府我也甘心。

王景龙:(唱)苏三讲罢来路情。

刘秉义:  年兄,这案官司审来审去,审到大人头上了,你我将身躲在屏风后边,

         看他将此案怎样发落!

潘必正:  真乃是岂有——

刘秉义:  此理!

王景龙:(唱)句句话刺的人心疼,我有心上前把妻认。

                         人役们呐喊难进身, 她为我守节立志把苦受尽。

                         王景龙岂是个负心之人!

                 人来,执爷一帖,请刘大人过衙议事。

役       :  领帖。

王景龙:  犯妇上来,你且站在堂口,本院设法开活你的死罪就是了!

苏   三:  谢大人呀!

              (唱)这一堂官司未动刑,玉堂春才把心放松。

                         我出得察院用目睁, 观大人好似王景龙。

              是公子你就该把奴认,

役      :   威!

苏   三:(唱)王法条条不容情。

                         上前去说几句知心话,看他知情不知情。

                          苏三好比花中蕊,

王景龙:   公子比就何来呢?

苏   三:   大人呀!

 (唱)公子好比采话蜂。

             想当年花开多茂盛,只见那蜜蜂儿飞过来飞过去飞来飞去采花心。

              到如今花谢花败无人问,

              王公子……

王景龙:怎么样?……

苏   三:(唱)可算得薄情的人!

王景龙:    知道了,你且站在堂口。

苏   三:(唱)悲切切我在察院等,看他把我怎使刑。

刘秉义: 参见大人。

王景龙: 啊年兄,你看苏三一案,人证不齐,难以审问,将苏三暂押你的监中,

        但等人证到来审问。

刘秉义: 卑职遵命。

王景龙: 年兄回衙理事去吧。

刘秉义: 来,将苏三带下!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秦腔戏曲理论家王正强亮相《丝路大讲堂》
秦腔戏曲理论家王正
三意社秦腔版《秦豫情》移植创排中
三意社秦腔版《秦豫
现代眉户剧《墙界》启动创排
现代眉户剧《墙界》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青年团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青
梅花奖得主领衔的陕西方言广播剧《战“疫”者》将在陕西戏曲广播首播
梅花奖得主领衔的陕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秦腔视频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