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中国戏剧网>秦腔> 正文
  • 易俗社 刘毓中、王永易、樊新民、孟小云《烙碗计》

  • 作者:天缘 2020-05-26 00:03 字体:[ ]

刘毓中,字秀山,1896年出生于临潼县。1912年入易俗社乙班学艺,师承李云亭,工须生、老生。1928年离开易俗社,协助其父(“木匠红”刘立杰)经理秦钟社,1932年改组新声社。1946年回陕后在尚友社、晓钟剧校、陕西省立剧校戏曲专修班等搭班演戏并授艺课徒。1950年重返易俗社,任该社主演兼新生部教练。1952年全国第一届戏曲汇演,以《卖画劈门》一剧获得演员一等奖,被京剧大师马连良称为“衰派老生一绝”。文革中,身心受到迫害。1981年,西安市文化局为其举办了从艺七十周年庆贺演出。1982年8月14日病逝,享年87岁。

演员表:

刘子明——刘毓中

马氏——王永易

保柱——樊新民

定生——孟小云

易俗社 刘毓中、王永易、樊新民、孟小云《烙碗计》

[剧本] 《烙碗计》(全折)

(刘毓中演出本)

剧 中 人 物

刘子明——老 生 定 生——娃娃生

马 氏——彩 旦 保 柱——小 丑

 

马 氏:(板壳子)

青布衫子蓝布裙,打扮起来赛观音。

那日我从大街过,人人叫我马柳神。

世上三恶,蝎子老虎妖婆。别人娃害死,自己娃怀里抱着。

老身刘门马氏,前几日将弟媳赶门在外,家丢定生那个奴才,

每日里哭哭啼啼,我不免将保柱娃唤近前来,与我定上一计,

将他害死,将来员外这份大家产就是我和我娃的,保柱走来!

保 柱:保柱生的怪,眉毛向前栽。

听得姑母唤,步蹬溜出来。

马 氏:保柱!

保 柱:听见咧,我给她不言传。

马 氏:保柱!我的小老子!

保 柱:哎?

马 氏:这娃,叫你,你不答应,叫小老子你答应啥呢?

保 柱:你叫保柱,娃正走呢,叫小老子碰到头子上了!

马 氏:啥头子?

保 柱:姑母,碰到话头子上了!

马 氏:我娃快进来,外边冷的很!

保 柱:姑母在上,孩儿捺揖!

马 氏:咋是捺揖?

保 柱:姑母呀!我在大街市上见了三朋四友,孩儿与他作上一揖,

他便与孩儿还上一揖,今与你作一揖,好比长虫吸扁担!

马 氏:此话?

保 柱:直棍一条!孩儿我不是吃了亏了!

马 氏:好娃呢,大不与小还礼!

保 柱:如此,姑母在上,孩儿有礼。

马 氏:免礼,我娃坐了。坐了!

保 柱:你将儿唤出来,有何事办?

马 氏:前些日子赶走一个,今日又出去了一个,家丢定生那个奴才每日啼哭,你与我定上一计将他害死!

保 柱:定计害人呀!如今我学好了,不敢咧!

马 氏:瓜娃!这份大家产你要不要?

保 柱:当然要呢!

马 氏:那你帮我定上一计将那定生害死,将来这一份大家产岂不是我和我娃的嘛?

保 柱:好,好!姑母你我想来。

马 氏:我娃快想,快想。

保 柱:姑母,你将我那定生兄弟唤进前来,将他浑身衣服脱去,赐他扫帚一把,赐我皮鞭一个,命他前后院子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叫我一拖把把他打死!

马 氏:好娃呢,雪中哪有干灰嘛?

保 柱:这你是害人呢!

马 氏:妙计,妙计!定生走来!

保 柱:定生兄弟走来!

定 生:黄鹰抓去空中燕,儿在家中盼母还。

伯母呼唤,只得去见。伯母万福。

马 氏:前一福,后一福,老鸦抓你娘屁丫骨!

定 生:伯母你上气和谁来?

马 氏:我就和你来!我就和你来!我就和你来!

定 生:你和孩儿便怎么样?

马 氏:一把一把抓着样!一把一把抓着样!

定 生:苦!伯伯呀!

保 柱:姑母,把娃吓哭咧!

马 氏:嘿!嘿!晦!伯母和我娃取笑哩!来来来!我娃把帽子卸了!

定 生:孩儿我冷的要紧!

马 氏:伯母给你换新的呀!

定 生:怎么有新的?

马 氏:给我娃换新的呀!

定 生:保柱哥,解带带,卸帽帽!

保 柱:叫我先戴上。

定 生:你咋戴我的帽子?

保 柱:哥给你当帽架子呢!

定 生:伯母!给儿取新的来!

马 氏:甭急,你把这袍袍也脱了!

定 生:儿身上冷的要紧!

马 氏:给我娃有新的!

定 生:怎么?还有新的?保柱哥!解钮钮,拉袖袖!

保 柱:这一下把娃掀到沟里去!叫我先穿上。

定 生:你怎么把我衣服穿去了?

保 柱:哥给你当衣服架子呢!

定 生:伯母,给儿换新的来!

马 氏:给你换呀么!来!我问你个话,你给邻居对门讲,伯母我是脚后跟抹脂油,是个后婚,可是你说来?

定 生:喔是好话,还是瞎话?

马 氏:去!问你保柱哥去!

定 生:保柱哥!伯母说,她是脚后跟抹脂油,是个后婚。这是个好话还是瞎话?

保 柱:是个瞎好话!

定 生:咋是个瞎好话?

保 柱:好我的兄弟呢!事看谁办,法看谁犯,再是哥说来,就是瞎不过的瞎话!

定 生:再是我说来?

保 柱:是你说来?是好不过的好话!

定 生:好话?

保 柱:好话嘛。

定 生:好话,是我说来,是我说来。

马 氏:啊!你向我处来,你来!好奴才。

(唱):可恼定生好大胆,叫骂伯母欺了天。

叫保柱快把家法看,管叫你一命丧黄泉。

保 柱:姑母,姑母!你只顾打娃呢!咋把佛前一炉香忘了些?

马 氏:哟!把这大事都忘了。保柱过来,赐你皮鞭一个,赐他扫帚一把,

命他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倘若扫不出干灰,

把他一顿打死!不要他活!

保 柱:能散伙!

马 氏:定生过来!你伯伯回来,今天之事不许对他讲,倘若给你伯伯讲,

我把鸡罩子罩在你头上,烧一锅开水,往你头上一浇,叫你浑身

有肉无皮!

定 生:我不敢。送伯母。

马 氏:谁叫你送。

堂前把子教,佛前一炉香, 有人叫骂我,叫他出疔疮。

保 柱:送姑母。

马 氏:我娃免送。

保 柱:兄弟,来,来,往前院走,姑母的吩咐赐你扫帚一把,赐我皮鞭一个,命你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哥可要打你咧!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把劲鼓上就不冷咧,快扫!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鳖在河里打墙着还是盖房着?快扫。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就不信驴不拽磨子,我打呀。

定 生:我不怕!

保 柱:我看你扫不扫!

定 生:保柱哥,你莫打,说是我……

保 柱:你咋?

定 生:我扫呀!

保 柱:这不对了!

定 生(唱):小定生前院里泪如泉涌, 思想起我的父血泪交流。

我伯伯吃醉酒误伤人命, 我的父当堂上去把罪应。

可怜把我的父三绞丧命,

保 柱:你怎么又不扫咧!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不信,你今天不扫!我打呀!

定 生:我扫呀!

(唱):我的母出门去无影踪。

伯母她和保柱暗把计定, 苦害刘门小定生。

前院里好比森罗殿, 伯母好比五阎君。

保柱哥他好比催命的鬼,要害定生命归阴。

大雪儿不住纷纷下, 扫罢一层又一层。

前院里扫的我昏迷不醒,

那是老爹爹呀!

高堂母呀!咱父子做鬼同路行。

(刘子明上)

刘子明(唱):大雪儿不住地纷纷下,找不见弟媳转还家。

行步儿我来在我家下, 那是小定生呀!父的儿呀!父的儿呀!

唤醒来我儿问根芽。

(白):定生醒得!

定 生(唱): 我昏昏沉沉不灵醒,忽听耳边有人声。

我猛然睁睛用目举, 原来是伯伯面相逢。

伯伯呀!

刘子明:啊,儿呀!儿呀,你看今天这大风雪,我儿不在上房向火,来在前院雪

中盹睡,冻坏我儿如何是好呀!

定 生:伯伯,我那伯母将儿浑身衣服脱去,命儿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

则罢了,如其不然,宁要你儿一死,不要你儿活命呀!

刘子明:啊!伯伯我全然不信,你那伯母竟有如此狠毒之心吗?

定 生:伯伯不信,儿身上现有伤痕!

刘子明:展开待父观看!

(唱):我一见定生有伤痕, 好似乱箭穿我心。

可恼马氏心肠狠,你为何苦害我刘门根。

儿呀!

定 生:伯伯呀!

刘子明:我儿莫要啼哭,随伯伯同奔上房,打你那伯母好与我儿出气。

……来!随着伯伯来!……保柱!呔!保柱!

保 柱:我倒把你妈……

刘子明:嗯!

保 柱:好,好!姑母你我想来。

马 氏:我娃快想,快想。

保 柱:姑母,你将我那定生兄弟唤进前来,将他浑身衣服脱去,赐他扫帚一把,

赐我皮鞭一个,命他前后院子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如其不然,

叫我一拖把把他打死!

马 氏:好娃呢,雪中哪有干灰嘛?

保 柱:这你是害人呢!

马 氏:妙计,妙计!定生走来!

保 柱:定生兄弟走来!

定 生:黄鹰抓去空中燕,儿在家中盼母还。伯母呼唤,只得去见。伯母万福。

马 氏:前一福,后一福,老鸦抓你娘屁丫骨!

定 生:伯母你上气和谁来?

马 氏:我就和你来!我就和你来!我就和你来!

定 生:你和孩儿便怎么样?

马 氏:一把一把抓着样!一把一把抓着样!

定 生:苦!伯伯呀!

保 柱:姑母,把娃吓哭咧!

马 氏:嘿!嘿!晦!伯母和我娃取笑哩!来来来!我娃把帽子卸了!

定 生:孩儿我冷的要紧!

马 氏:伯母给你换新的呀!

定 生:怎么有新的?

马 氏:给我娃换新的呀!

定 生:保柱哥,解带带,卸帽帽!

保 柱:叫我先戴上。

定 生:你咋戴我的帽子?

保 柱:哥给你当帽架子呢!

定 生:伯母!给儿取新的来!

马 氏:甭急,你把这袍袍也拖了!

定 生:儿身上冷的要紧!

马 氏:给我娃有新的!

定 生:怎么?还有新的?保柱哥!解钮钮,拉袖袖!

保 柱:这一下把娃掀到沟里去!叫我先穿上。

定 生:你怎么把我衣服穿去了?

保 柱:哥给你当衣服架子呢!

定 生:伯母,给儿换新的来!

马 氏:给你换呀么!来!我问你个话,你给邻居对门讲,伯母我是脚后根抹脂油,是个后婚,可是你说来?

定 生:外是好话,还是瞎话?

马 氏:去!问你保柱哥去!

定 生:保柱哥!伯母说,她是脚后根抹脂油,是个后婚。这是个好话还是瞎话?

保 柱:是个瞎好话!

定 生:咋是个瞎好话?

保 柱:好我的兄弟呢!事看谁办,法看谁犯,再是哥说来,就是瞎不过的瞎话!

定 生:再是我说来?

保 柱:是你说来?是好不过的好话!

定 生:好话?保 柱:好话嘛。

定 生:好话,是我说来,是我说来。

马 氏:啊!你向我处来,你来!好奴才。

(唱):可恼定生好大胆,

叫骂伯母欺了天。

叫保柱快把家法看,

管叫你一命丧黄泉。

保 柱:姑母,姑母!你只顾打娃呢!咋把佛前一炉香忘了些?

马 氏:哟!把这大事都忘了。保柱过来,赐你皮鞭一个,赐他扫帚一把,

命他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倘若扫不出干灰,

把他一顿打死!不要他活!

保 柱:能散伙!

马 氏:定生过来!你伯伯回来,今天之事不许对他讲,倘若给你伯伯讲,

我把鸡罩子罩在你头上,烧一锅开水,往你头上一浇,叫你浑身

有肉无皮!

定 生:我不敢。送伯母。

马 氏:谁叫你送。堂前把子教,佛前一炉香, 有人叫骂我,叫他出叮疮。

保 柱:送姑母。

马 氏:我娃免送。

保 柱:兄弟,来,来,往前院走,姑母的吩咐赐你扫帚一把,赐我皮鞭一个,命你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哥可要打你咧!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把劲鼓上就不冷咧,快扫!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鳖在河里打墙着还是盖房着?快扫。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就不信驴不拽磨子,我打呀。

定 生:我不怕!

保 柱:我看你扫不扫!

定 生:保柱哥,你莫打,说是我……

保 柱:你咋?

定 生:我扫呀!

保 柱:这不对了!

定 生(唱):小定生前院里泪如泉涌,

思想起我的父血泪交流。

我伯伯吃醉酒误伤人命,

我的父当堂上去把罪应。

可怜把我的父三绞丧命,

保 柱:你怎么又不扫咧!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不信,你今天不扫!我打呀!

定 生:我扫呀!

(唱):我的母出门去无影踪。

伯母她和保柱暗把计定,

苦害刘门小定生。

前院里好比森罗殿,

伯母好比五阎君。

保柱哥他好比催命的鬼,

要害定生命归阴。

大雪儿不住纷纷下,

扫罢一层又一层。

前院里扫的我昏迷不醒,

那是老爹爹呀!

高堂母呀!咱父子做鬼同路行。

(刘子明上)

刘子明(唱):大雪儿不住地纷纷下,

找不见弟媳转还家。

行步儿我来在我家下,

那是小定生呀!父的儿呀!父的儿呀!

唤醒来我儿问根芽。

定生醒得!

定 生(唱): 我昏昏沉沉不灵醒,

忽听耳边有人声。

我猛然睁睛用目举,

原来是伯伯面相逢。

伯伯呀!

刘子明:啊,儿呀!儿呀,你看今天这大风雪,我儿不在上房享火,来在前院雪

中顿睡,冻坏我儿如何是好呀!

定 生:伯伯,我那伯母将儿浑身衣服脱去,命儿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

则罢了,如其不然,宁要你儿一死,不要你儿活命呀!

刘子明:啊!伯伯我全然不信,你那伯母竟有如此狠毒之心吗?

定 生:伯伯不信,儿身上现有伤痕!

刘子明:展开待父观看!

(唱):我一见定生有伤痕,

好似乱箭穿我心。

可恼马氏心肠狠,

你为何苦害我刘门根。

儿呀!

定 生:伯伯呀!

刘子明:我儿莫要啼哭,随伯伯同奔上房,打你那伯母好与我儿出气。……来!

随着伯伯来!……保柱!呔!保柱!

保 柱:我倒把你妈……

刘子明:嗯!

保 柱:叫婆哩!叫婆哩。

刘子明:你怎么将我儿头巾戴在你的头上?

保 柱:我兄弟热咧,让我给他当帽架子呢。

刘子明:你卸下来。

定 生:拿来。

刘子明:你怎么将我儿衣服也穿在你身上呢?

保 柱:我兄弟叫我给他当衣服架子呢。

刘子明:你脱下来。

定 生:你拿来。

保 柱:给!谁倒想要你这。

刘子明:保柱!唤你姑母见我。哼……

保 柱:这一下鸟屎拉到牛尿上咧,事大咧。姑母快来!

马 氏:咋咧?雪中扫出干灰咧。

保 柱:没扫出干灰,扫出来个白胡子老头。

马 氏:娃呀,这咋办呀?

保 柱:怕啥,老夫老妻的一笑上前。

马 氏:员外呀,你刚回来?才回来?你一步一步走回来?看身上的雪,脸上的水 ,

待我与你扫雪擦水。

刘子明:拿老诚些。

马 氏:哎呀!我见你从远路上回来,好心与你扫雪擦水,可是拿老诚些,

拿老诚就拿老诚些,谁还不会拿老诚。

刘子明:马氏,别言我也不问,今天这大风雪,你姑侄二人同在上房向火,

我的儿子却在雪中盹睡,这是你为伯母的公心吗?

马 氏:这……

刘子明:你说。

马 氏:员外呀!我三人同在上房向火,定生娃向着向着不愿意向了,

看人家娃玩雪狮娃 ,也要玩雪狮娃呢,拿一把扫帚把前后院子

雪扫到一块玩雪狮娃呢,谁倒不叫娃向嘛。娃娃瞌睡多,玩着玩着,瞌睡了。

刘子明:我儿身上哪来的伤痕?

马 氏:这……

刘子明:你讲。

保 柱:姑父,是这向,那一天的那一天,我也忘了到底是哪一天,

我那定生兄弟看人家娃放风筝,他也要放风筝,坑的我姑母无其奈间,让我买了几张纸,我姑母给他糊了个风筝,不料这几天风头不顺,一股旋风把线刮断了,把风筝挂在咱前院皂角树上,我姑母让我去取,我那兄弟人小心老,怕我取下来不给他,硬要自己上去取,这几天雪大树滑,刚一上去,出溜溜滑下来,皂角刺把他刺了一身伤,谁倒打他咧?

定 生:伯伯呀!

马 氏:嗯,员外娃像是饿了。

刘子明:我儿莫非饥饿了?

定 生:儿我可不是饥饿了。

刘子明:马氏!有什么膳?

马 氏:羊肉面。

刘子明:就端你的羊肉面。

马 氏:好,好,娃呀,人家娃要吃呢!

保 柱:那你给人家端去。

马 氏:随便的说,娃呀!这一次你给定上一计把那个奴才害死!

保 柱:可定计害人呀!我不敢咧!

马 氏:你到想要这份家产不?

保 柱:当然要嘛。

马 氏:那你定上一计,把他害死,将来这一份大家产岂不是我娃的嘛?

保 柱:姑母,你我想来。

马 氏:快想,快想。

保 柱:姑母,可曾有计?

马 氏:我是忙而无计!

保 柱:姑母,你头一碗饭用盘儿递与我那姑父,二碗饭,你把碗放在开水锅里烧,烧,烧它个七八十滚,盛上饭,仍用盘儿呈上,管叫我那定生兄弟双手有肉无皮。

马 氏:儿呀!这叫什么计?

保 柱:这就叫滚水烙碗之计。  P n      ,姑母!你只顾打娃呢!咋把佛前一炉香忘了些?

马 氏:哟!把这大事都忘了。保柱过来,赐你皮鞭一个,赐他扫帚一把,

命他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倘若扫不出干灰,

把他一顿打死!不要他活!

保 柱:能散伙!

马 氏:定生过来!你伯伯回来,今天之事不许对他讲,倘若给你伯伯讲,

我把鸡罩子罩在你头上,烧一锅开水,往你头上一浇,叫你浑身

有肉无皮!

定 生:我不敢。送伯母。

马 氏:谁叫你送。堂前把子教,佛前一炉香, 有人叫骂我,叫他出叮疮。

保 柱:送姑母。

马 氏:我娃免送。

保 柱:兄弟,来,来,往前院走,姑母的吩咐赐你扫帚一把,赐我皮鞭一个,命你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哥可要打你咧!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把劲鼓上就不冷咧,快扫!

定 生:我不扫,我嫌冷。

保 柱:鳖在河里打墙着还是盖房着?快扫。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就不信驴不拽磨子,我打呀。

定 生:我不怕!

保 柱:我看你扫不扫!

定 生:保柱哥,你莫打,说是我……

保 柱:你咋?

定 生:我扫呀!

保 柱:这不对了!

定 生(唱):小定生前院里泪如泉涌,

思想起我的父血泪交流。

我伯伯吃醉酒误伤人命,

我的父当堂上去把罪应。

可怜把我的父三绞丧命,

保 柱:你怎么又不扫咧!

定 生:我不扫。

保 柱:我不信,你今天不扫!我打呀!

定 生:我扫呀!

(唱):我的母出门去无影踪。

伯母她和保柱暗把计定,

苦害刘门小定生。

前院里好比森罗殿,

伯母好比五阎君。

保柱哥他好比催命的鬼,

要害定生命归阴。

大雪儿不住纷纷下,

扫罢一层又一层。

前院里扫的我昏迷不醒,

那是老爹爹呀!

高堂母呀!咱父子做鬼同路行。

(刘子明上)

刘子明(唱):大雪儿不住地纷纷下,

找不见弟媳转还家。

行步儿我来在我家下,

那是小定生呀!父的儿呀!父的儿呀!

唤醒来我儿问根芽。

定生醒得!

定 生(唱): 我昏昏沉沉不灵醒,

忽听耳边有人声。

我猛然睁睛用目举,

原来是伯伯面相逢。

伯伯呀!

刘子明:啊,儿呀!儿呀,你看今天这大风雪,我儿不在上房享火,来在前院雪

中顿睡,冻坏我儿如何是好呀!

定 生:伯伯,我那伯母将儿浑身衣服脱去,命儿前后院中扫雪,雪中扫出干灰还

则罢了,如其不然,宁要你儿一死,不要你儿活命呀!

刘子明:啊!伯伯我全然不信,你那伯母竟有如此狠毒之心吗?

定 生:伯伯不信,儿身上现有伤痕!

刘子明:展开待父观看!

(唱):我一见定生有伤痕,

好似乱箭穿我心。

可恼马氏心肠狠,

你为何苦害我刘门根。

儿呀!

定 生:伯伯呀!

刘子明:我儿莫要啼哭,随伯伯同奔上房,打你那伯母好与我儿出气。……来!

随着伯伯来!……保柱!呔!保柱!

保 柱:我倒把你妈……

刘子明:嗯!

保 柱:叫婆哩!叫婆哩。

刘子明:你怎么将我儿头巾戴在你的头上?

保 柱:我兄弟热咧,让我给他当帽架子呢。

刘子明:你卸下来。

定 生:拿来。

刘子明:你怎么将我儿衣服也穿在你身上呢?

保 柱:我兄弟叫我给他当衣服架子呢。

刘子明:你脱下来。

定 生:你拿来。

保 柱:给!谁倒想要你这。

刘子明:保柱!唤你姑母见我。哼……

保 柱:这一下鸟屎拉到牛尿上咧,事大咧。姑母快来!

马 氏:咋咧?雪中扫出干灰咧。

保 柱:没扫出干灰,扫出来个白胡子老头。

马 氏:娃呀,这咋办呀?

保 柱:怕啥,老夫老妻的一笑上前。

马 氏:员外呀,你刚回来?才回来?你一步一步走回来?看身上的雪,脸上的水 ,

待我与你扫雪擦水。

刘子明:拿老诚些。

马 氏:哎呀!我见你从远路上回来,好心与你扫雪擦水,可是拿老诚些,

拿老诚就拿老诚些,谁还不会拿老诚。

刘子明:马氏,别言我也不问,今天这大风雪,你姑侄二人同在上房向火,

我的儿子却在雪中盹睡,这是你为伯母的公心吗?

马 氏:这……

刘子明:你说。

马 氏:员外呀!我三人同在上房向火,定生娃向着向着不愿意向了,

看人家娃玩雪狮娃 ,也要玩雪狮娃呢,拿一把扫帚把前后院子

雪扫到一块玩雪狮娃呢,谁倒不叫娃向嘛。娃娃瞌睡多,玩着玩着,瞌睡了。

刘子明:我儿身上哪来的伤痕?

马 氏:这……

刘子明:你讲。

保 柱:姑父,是这向,那一天的那一天,我也忘了到底是哪一天,

我那定生兄弟看人家娃放风筝,他也要放风筝,坑的我姑母无其奈间,让我买了几张纸,我姑母给他糊了个风筝,不料这几天风头不顺,一股旋风把线刮断了,把风筝挂在咱前院皂角树上,我姑母让我去取,我那兄弟人小心老,怕我取下来不给他,硬要自己上去取,这几天雪大树滑,刚一上去,出溜溜滑下来,皂角刺把他刺了一身伤,谁倒打他咧?

定 生:伯伯呀!

马 氏:嗯,员外娃像是饿了。

刘子明:我儿莫非饥饿了?

定 生:儿我可不是饥饿了。

刘子明:马氏!有什么膳?

马 氏:羊肉面。

刘子明:就端你的羊肉面。

马 氏:好,好,娃呀,人家娃要吃呢!

保 柱:那你给人家端去。

马 氏:随便的说,娃呀!这一次你给定上一计把那个奴才害死!

保 柱:可定计害人呀!我不敢咧!

马 氏:你到想要这份家产不?

保 柱:当然要嘛。

马 氏:那你定上一计,把他害死,将来这一份大家产岂不是我娃的嘛?

保 柱:姑母,你我想来。

马 氏:快想,快想。

保 柱:姑母,可曾有计?

马 氏:我是忙而无计!

保 柱:姑母,你头一碗饭用盘儿递与我那姑父,二碗饭,你把碗放在开水锅里烧,烧,烧它个七八十滚,盛上饭,仍用盘儿呈上,管叫我那定生兄弟双手有肉无皮。

马 氏:儿呀!这叫什么计?

保 柱:这就叫滚水烙碗之计。

马 氏:妙计,妙计,待我办来么。

(唱):有保柱他和我来把计定, 要害刘门小定生。

头碗递与了老员外, 二碗递与了小定生。

刘子明:马氏,你看我儿子小小年纪,你盘上盘下,折煞我儿如何是好?

马 氏:哟!自己惯下的娃么,有啥要紧嘛!我娃快来用膳。

刘子明:如此我儿上前用膳,伯伯在此你怕她是怎的?

马 氏:你伯伯在这儿,我能把你吃了,快来!一会就凉了。

定 生:啊!(端碗,烫手,摔碗再地)

马 氏:员外,娃嫌吃的迟了把碗摔了。

刘子明:打了个粗碗乃是小事。

马 氏:小事?

保 柱:他说了个啥?

马 氏:打了个粗碗乃是小事!

保 柱:小事!这是他娃把碗打了就是小事,若是我保柱把碗打了,把我按到地缝里,掏出来还打,不行。要碗哩!要碗哩!

定 生:苦啊!

刘子明(唱):儿呀你全不与伯伯争口气,

马 氏:吃得迟了把碗都摔了,还争气哩?

刘子明(唱):将膳碗打了个碎粉飞。

马 氏:都是你惯下的。

刘子明(唱):我咬紧牙关打死你。

定 生:伯伯呀!

马 氏:不敢打!看把娃吓咧着!

定 生:哎呀,不好!

马 氏:员外,娃跑了!

刘子明:跑了?跑了好!

保 柱:姑母,他说了个啥?

马 氏:跑了,跑了好!

保 柱:好?他好你不好!

马 氏:咋咧?

保 柱:一般人知道了是他把娃打跑咧,有些人不知道,说你个老妖怪把人家娃害着跑咧!不行,现在向他要娃!要娃!

马 氏:员外,你住了吧!一般人知道了是你把娃打着跑了,有些人不知道,说我这老妖怪把娃害着跑了!我要娃呢!要娃呢!

刘子明(唱):方才我不打你叫我打,

马 氏:吓一下就行了,你真个打。

刘子明(唱):如今你又要小冤家。

马 氏:我看大的么!

刘子明 (唱):我把这家园之事交与你,

马 氏:你去!家有我呢!

刘子明(唱):出门去找寻刘门根芽。

保 柱:姑母,叫我把这老东西收拾了!

马 氏:员外,你甭去了,风雪这么大,算咧!

刘子明:儿呀等着!(下场)

马 氏:儿呀你看今天这大的风雪,出去了两个,不栽死一个就要摔死一个。

保 柱:一个都不得活!哎哟!

马 氏:娃呀!咋咧?

保 柱:大概是肚子饿了!

马 氏:那咱有羊肉面呢!

保 柱:走,咱吃羊肉面!(马、保二人下)

定 生(唱):定生大叫不好了, 冷汗淋淋似水浇。

低下头儿向前跑, 坟茔里哭一哭早死的年高。

刘子明(唱):老来无子终无靠, 走一步来跌一跤。

行来当道用目了, 我儿将鞋跑掉了。

照着足踪把儿找, 坟茔里寻找刘门根苗。

定 生(唱):可恼伯母心肠狠, 要害定生命归阴。

行来坟茔把父问, 那是老爹!尊堂父!

你丢下孩儿靠何人。

刘子明(唱):前边跑的小定生, 后边紧随刘子明。

行来至坟茔用目瞧, 我坟茔共葬几副灵。

上边埋的我的父, 下边又葬刘子忠。

二弟呀你一死把兄忘, 为兄害了你性命。

坟茔里哭的我昏迷不醒, 怀抱着我儿放哭声。

定 生(唱):昏昏迷迷不灵醒, 忽听耳边有人声。

猛然睁睛用目瞧, 哎呀不好!

刘子明:儿呀,我儿打了一只粗碗,伯伯手执筷子不过吓唬与你,我儿竟然跑出门来,今天这大风雪,冻煞我儿如何是好呀!

定 生:伯伯有所不知,我那伯母定下滚水烙碗之计,将你儿双手烙了个有肉无皮呀!

刘子明:啊!伯伯我全然不信,你那伯母她竟有如此狠毒之心吗?

定 生:伯伯,儿手上现有伤痕。

刘子明:快快待父观看。哎呀!

定 生:伯伯,伯伯呀!

刘子明(唱):我一见定生有伤痕, 好似乱箭穿我心。

可恼马氏心肠狠, 你为何下此狠毒心?

儿呀!

定 生:伯伯呀!

刘子明:我儿不要啼哭,快快随伯伯还家打你那伯母好与我儿出气。

定 生:伯伯,儿我实在走不动了。

刘子明:我儿站在你父坟茔之上,伯伯背我儿还家。

定 生:伯伯,儿我腿不疼了。

刘子明:好!快随伯伯回呀。

——剧 终——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大型秦腔现代剧《村上春秋》研讨会召开
大型秦腔现代剧《村
大型秦腔现代戏《党的女儿》彩排
大型秦腔现代戏《党
秦腔兴衰的启示
秦腔兴衰的启示
走近秦腔
走近秦腔
秦腔版《安国夫人》登陆央视CCTV11套
秦腔版《安国夫人》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秦腔视频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