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中国戏剧网>越剧> 正文
  • 十月初十尹师生——尹桂芳先生农历百年诞辰日

  • 作者:君社 越剧之家 2019-11-07 13:54 字体:[ ]

“王子是今年十九好青春,十月初十寅时生。”

2019年11月6日,正是农历的十月初十,一百年前的今天,一代宗师、越剧皇帝、人民艺术家、越剧尹派艺术创始人尹桂芳先生诞生。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由尹桂芳主演的《沙漠王子》,是当时越剧在上海观众覆盖面最大的一出新戏。“算命”唱段,声声悦耳,丝丝入扣的演唱,成为一代人的“流行金曲”,从此你学我唱他传,深入民众,传承越坛,此剧也成为尹桂芳越剧流派代表性剧目。

其中一句“十月初十寅时生”,尹先生将自己的农历生日编入了脍炙人口的唱词,令这日子更为刻骨铭心。

2019年的今时今日,恰是一个崭新世纪的又逢“十九好青春”,值此一度百年轮转的十月初十……

我们以一部史诗经典的创排历史,缅怀顶礼先人,牢记创业之艰难,回望来路之崎岖,珍惜传承之不易,共期继往以开来! 

从艺十五年·六、革新时期
作者:尹桂芳(摘选自《芳华剧刊——尹桂芳专辑》)

越剧已经驾驱在地方戏的首席了,区域,除了极有盛况的上海外,还分布在苏、杭、南京、嘉兴……江浙一带,我们的戏方面也在渐渐地改进,但是我们还不满足,我们知道越剧若不改成完美的戏剧,将来也会遭到像昆曲、磞磞戏等同一个命运,但是改进需要人才,谁又肯辛苦地把这嫩芽灌溉成长呢?

那时大来剧场(今之湖社)正在尝试新越剧的演出,我于是更感觉到我也应该负起这个使命,为自己计,为整个越剧的前途计。可是越剧界的恶势力及一切不合理的事都存在着,要把越剧改革成一种新的东西,这一条路是多么的难走啊!荆棘遍地,毒刺丛生,可是我不管,水招与几位我的好友都鼓励我赞同我,增加我不少的勇气,我总于向资方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戏院当局似乎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因为他们只以营业为好,就别无企求了,这一种短的目光,旧的脑子,真是埋没越剧发展的标准工具。

新越剧总于在龙门的台上试演了,我们请了深红、红英二位先生为我们编导了《云破月圆》。新颖的装置、优美的灯光,像真的道具及效果,新风格的剧本,导演指导和排练我们,整整的一个星期,我和水招都非常起劲。演出后得到了各方的赞美,我的眼前似乎在亮着前程万里的光,但是资方受了旧势力的影响,摧残了怀着满腔热情来替我们工作的编导先生们,第二个新剧《殉情》上演后,他们就抱着失望的态度,离开了我们的剧团,我无法挽留,也挽留不住。

这事情给了我一个教训,我认为我太软弱了,我既抱着改革的意志,为什么没有和恶势力争斗的毅力呢?于是在卅四年的新年里,我毅然决然地聘请了洪钧、徐进、红英……等几位先生,组织了一个新越剧坚强的剧务组织。此后,我们就一直在研究改革下演出更进一步底越剧,如太平天国史料《石达开》、文艺名著《红楼梦》、世界名小说茶花女改编的《街头月》、及李后主与小周后的轶事《江山美人》等。这时期的演员为竺水招、钱秀灵、裘爱花等。

在六个月的不断改进中,越剧更发扬茂盛起来,成绩与观众都像寒暑表般在升高着,它已不单是腐化的东西,而被一般有识之士刮目相看了。这时上海的几个较大底剧团,都向着新越剧的路线挺进!

卅五年春,正式用了芳华剧团的名义,演出于九星,在九星优越的舞台设备下,新越剧的工作很容易在这里展开,第一砲,我们尝试了新的作品《沙漠王子》,蒙古的服装、沙漠的布景,正像美丽的五彩电影一样,受到千万越迷的欢迎,这样近千只座位的戏院,卖座有了把握,芳华剧团在越坛上立下了一点小小的功绩……

《沙漠王子》
徐进编剧、钟泯导演(摘选自《芳华剧刊——尹桂芳专辑》)

这是芳华剧团由龙门乔迁到九星的第一砲新戏,又逢新年,所以这也可说是双喜临门吧。

诚然,本剧并没有使观众失望,也就是观众并没有使我们芳华失望;营业方面,可以说是蒸蒸日上,盛况空前的。这里让我来介绍一点优处给诸位看看:

01本剧是用蒙古服装、沙漠风光为背景的,这是剧作者徐进先生的大胆尝试,也就是他的空前成功哩!

02本剧由钟泯先生加入芳华后的初次执行导演,老实说:像这种伟大绮丽场面,也只有钟先生才能导得这样壮丽伟大、凄艳动人,不愧名导演。

03本剧之舞台装置仲美先生,曾费了不少心力,致立体布景之美丽,犹似五彩电影,甚得各界好评。

04本剧之“算命”一段,其唱词非唯凄凉动人,抑且雅丽万千,所以至今仍红遍电台,点唱电话,时有所闻。

最后要告诉诸位的,本剧因得一般观众要求,后来曾经重演了二星期。

风光旖旎的《沙漠王子》
作者:张之江(摘选自《一代风流尹桂芳》)

一九四六年二月,尹桂芳请了竺水招、吴小楼、戚雅仙等,正式成立了芳华剧团,并从“龙门”进入另一个舞台条件好得多的九星大戏院,闯出了一条以显示小生为主的表演风格的新路子,而三四十年代的越剧舞台上所写所演的戏都是以花旦为主的,因而题材的范围就显得比较狭窄。她们进入“九星”的头一出戏就是徐进编剧、钟泯导演的《沙漠王子》,其中《算命》一曲,脍炙人口,至今仍是代表尹派风格的优美唱段。《沙漠王子》剧情奇妙,舞台装置绚丽多彩,再加上尹桂芳演的沙漠王子罗兰俊雅潇洒,竺水招演的伊丽公主美丽多情,给观众的印象是面貌一新而越剧味道更浓,所以这出戏一出台,迅速流行于全上海,成为尹派的又一代表作。《算命》这段唱的内容大致是:沙漠王子罗兰被奸佞安达害得双目失明,国也被夺,等到王子还宫复位,为寻找昔日情人伊丽公主而乔装算命盲人,走遍天涯海角,寻访不知漂流何方的心爱人儿……这段唱是失盲王子面对伊丽公主弹琴诉说自己的经历,非常凄婉感人。尹桂芳演唱时随着叙事的层次、人物情绪的变化层层深入,引人入胜,丝丝扣动人们的心弦,真是“未曾启口先有情”。首两句是“手抚琴儿心悲惨,自己的命儿自己算”,然后细细叙述自己幸福的童年及其在宫中快乐的生活;等唱到“谁知平地风波起”,凄苦之声微带哽咽,于是情绪激动,在较快的节奏中诉说了宫廷政变中自己逃亡出走的经历;及至唱到“无意之中遇公主,公主的芳名叫伊丽”,则思绪转为幸福的回忆,节奏转缓,形成一次委婉的跌宕;直到“哪知道人去楼空人不见……”激动的情绪如滔滔江流,一泻千里地倾吐了他对公主的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最后以“只落得琴声凄切响叮当,为找寻公主飘四方”作结,显出了沙漠王子对伊丽公主忠贞不渝的爱情,真是余音袅袅,情意绵绵,令人一听三叹,不能自己。

这出戏的舞台装置也是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的,美得无与伦比,这在当时的越剧舞台上也是罕见的。场景在透视所造成的错觉下,远景是一片黄沙漠漠的塞外风光;近景是伊丽公主的寝室一角:华丽多彩和色润柔和的纱幕,分层次地沉沉下垂,由于灯光的巧妙运用,给观众视觉造成以假乱真的幻象,从而渲染了一种神话般的神秘气氛。至于服装盔帽,甚至细小的道具,也全部参照塞外民俗风物精心制作,使人耳目一新,如同置身塞外异域一般,从这出戏看,越剧已从小姐闺房、后花园中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了。这也正符合尹桂芳愿望。

尹派经典名剧《沙漠王子》
作者陈华天、黄宇(摘选自:《德艺双馨尹桂芳》)

1946年2月2日,尹桂芳进入九星大戏院的重要一出戏就是徐进编剧、钟泯导演、仲美舞美设计的古装戏《沙漠王子》。这是芳华剧团正式建立后的第一出新戏,也是越剧表现蒙古族题材的第一个剧目。

该剧是尹桂芳和剧团总务贾舜华看了美国电影《月宫宝盒》后,提供给编剧徐进参考改编的,后来成了越剧尹派的代表剧目。

内容写的是蒙古西萨部落王子罗兰的复国故事,其中穿插了罗兰与沙龙酋长的公主伊丽的爱情故事。

该剧全部用蒙古服装,以沙漠风光为背景,布景、灯光绚丽多彩。尹桂芳饰罗兰、竺水招饰伊丽、吴小楼饰篡夺王位的大将军安达、吕云甫饰沙龙、筱桂芳饰比蒙部落酋长霍逊、戚雅仙饰碧美。

剧中“算命”一段唱,从尺调腔的慢板开始,经中板再转慢中板、快中板、连板、散板、慢中板,疾徐错落,层次分明,行腔自然,其拖腔、落腔是典型的尹派特点,至今脍炙人口。1946年曾由百代唱片公司灌制成唱片,是代表尹派风格的优美唱段。正因为《沙漠王子》剧情奇妙,舞台装置绚丽多彩,再加上尹桂芳演的沙漠王子罗兰俊雅潇洒,竺水招演的伊丽公主美丽多情,给观众的印象是耳目一新而越剧味道更浓,所以这出戏一经出台,迅速流行于全上海,成为尹派的又一代表作。

该剧的舞台装置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异域风光的展现,美得无与伦比,这在当时的越剧舞台上也是罕见的。舞台布景在透视所造成的错觉下,使人由平面产生立体的感觉。远景是一片塞外风光,近景是伊丽公主的寝室一角,华丽多彩的纱幕,层层下垂。由于聚光灯的巧妙运用,使观众视觉产生时空变幻,仿佛从中原来到塞北,从而渲染了一种神话般的生动气氛。舞台道具全部参照塞外民俗风情精心制作,服装盔帽穿戴在尹桂芳、竺水招身上是那么得体,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如同置身塞外异域一般。这是尹桂芳将话剧、电影的元素运用于舞台的缘故。

从这出戏看,越剧的题材有了更加广泛的拓展,已从小姐闺房、后花园中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了。这也正符合尹桂芳的愿望。她曾说:“我从10岁学戏到现在演了许多戏,总觉得脱离不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古装戏,我们应该有更多的艺术创作奉献给观众。”她在龙门大戏院和九星大戏院的探索,则表明她的探索取得了成功,她的愿望实现了。

越剧发展的回眸与启示——李惠康访谈
作者:吴筱燕、刘婷(摘选自《上海艺术评论》杂志 2017年第5期)

李惠康:1946年上海越剧界有两部重要作品,一部是袁雪芬主演的《祥林嫂》连许广平都来看了,另外一部是徐进编的《沙漠王子》,由尹桂芳主演。当时的状况是:《沙漠王子》的票子买不着(到),《祥林嫂》的票子卖不掉。所以我说,没有观众就没有戏剧,观众越多说明这个戏对越剧的发展越大——从这个标准说,《祥林嫂》不如《沙漠王子》。

1987年3月正当“苏州昆曲传习所”在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姑苏城重新建立,第一期讲习班即将开学之际,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桂芳应邀专程前往苏州祝贺、尹桂芳特地与傅全香、戚雅仙、毕春芳等著名越剧演员一起祝贺演出,这消息不胫而走,姑苏观众在渴望着能再度欣赏尹桂芳的芳华。

这次演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观众迫不及待地期望着尹桂芳的出场……,场内的观众,有的是特地从香港飞来,有的是从上海、南京闻讯赶来,更有姑苏城的“尹迷”们早就盼望着尹桂芳今天的粉墨登台了。

尹桂芳为了满足观众的愿望,决定化妆演唱《沙漠王子·算命》。这对于她这样一个年逾花甲、十载偏竣、连走路讲话都十分困难的病人来说,不知有多少障碍要她跨越!

紫红色的丝绒惟幕徐徐开启了,灯光渐亮,尹桂芳饰演罗兰王子的英俊形象显现在观众眼前……尹老师虽然风疾未愈,行动不灵,但她端坐的姿态,形体各部位却是恰到好处,残废的右臂也安排得十分妥贴;那双透彻明亮、会说话的眼睛,在彩灯照射下,炯炯有神,神韵不减当年,尹桂芳未曾开口,便博得了满堂掌声,乐队奏起了过门,她开口唱了第一句,剧场内又是一阵阵称赞的鼓掌声。从声音的婉转自如,音色的柔美甜润来说,较之当年,虽然有点变化,但尹桂芳的行腔朴实,字音清晰,感情深切,韵味醇厚等特点,却胜似当年!

她在“算命”一段,长达七十余句的大段唱腔中,寓情于声,情景交融,每每唱到动人之处,观众席内便暴发出热烈的掌声。尽管由于风疾所致,平时讲话十分费力,但今天在台上却是念唱流利,字音清楚,真是令人惊奇!特别是当尹桂芳唱到“我的眼睛亮了”时,竟然站立起来与傅全香饰演的伊丽公主拥抱在一起……这种艺术的魅力给了无限的力量。全场一阵响起热烈的掌声……

尹桂芳不单是在运用嗓子唱,而是用她的心在唱,她把全部感情倾注在罗兰王子这个人物上……此情此景感动得许多观众流下了热泪。大家对尹桂芳这样半身不遂而又自强不息的表演艺术家,都表示无限的敬爱。尹桂芳对艺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真是令人佩服!

当《沙漠王子·算命》演出结束时,剧场内掌声雷动,观众涌向台前,对尹大师在十年岁月后首次粉墨登台的成功演出,表示热烈的祝贺,衷心的感谢!中央文化部副部长吴雪同志和八十高龄的俞振飞老先生登台祝贺时,对越剧姐妹们的演出,赞不绝口,俞老说:“今天的戏出出好!个个好!这位尹大姐实在太不简单了。”

散场以后,带着收录机的观众,边走边放,继续欣赏着尹桂芳的精彩演唱,今天的演出虽结束,但是,脍炙人口的尹派唱腔,仍然萦绕在人们的耳旁。

深夜,住处的医师正在为尹桂芳擦洗溃烂、化浓的颈椎,她的右脚也在化浓,浓水与汗水一起从靴子内倒出来。她没有吭过一声。只见她还是坚持和傅、戚两位继续讨论日、夜两场戏的演出情况,设想着以下一场如何改进。尹桂芳在苏州的演出,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按:文革后,《沙漠王子·算命》原录音已全部失落了,尹桂芳大师也已半身不遂,讲话困难,喉咙沙哑,不能发出正常人讲话的声音,但尹桂芳大师不管别人的劝阻,以坚强的毅力克服了种种困难,坚持天天练唱《沙漠王子·算命》唱段,她经过长时间的练唱,真心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多月的练唱,终于把《沙漠王子·算命》这段唱段全部练唱成功。在苏州祝贺昆剧重建时,尹桂芳大师不让喜欢她的观众失望,献唱正宗尹派名曲《沙漠王子·算命》的全部唱段,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与好评。现在大家听到的《沙漠王子·算命》唱段就是尹桂芳大师在文革后的80年代演唱的,听起来仍不减少年……

2001 年3 月,在纪念尹桂芳同志逝世一周年期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代表福建省省委、省政府作出决定,批准授于尹桂芳同志为:“人民艺术家尹桂芳”的荣誉称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南华戏曲大舞台--越剧折子戏专场
南华戏曲大舞台--越
李敏越剧的魅力
李敏越剧的魅力
上海越剧院2019年11月份演出信息
上海越剧院2019年11
南京市文化惠民“百千万工程”——金秋越剧专场演出在红山街道隆重举行
南京市文化惠民“百
海宁市2019年百场越剧惠民演出走进中新村
海宁市2019年百场越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越剧mp3下载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越剧名段
越剧全剧
越剧电视剧大全
越剧红楼梦五女拜寿
百年越剧集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