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京剧   豫剧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当前位置:戏剧网>曲剧> 正文
  • 渑池千年古村与曲剧艺术的难舍之缘

  • 作者:诚信仰韶 2017-02-13 18:34 字体:[ ]

河南省渑池县张村镇苏秦村是住建部等多部委命名的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世传是苏秦故里。有碑显示早在宋金时期以前就叫苏秦村。该村除了有五女坟、龙耳寺、九阳观和武安阁等历史文化遗存外,自古还有着浓浓的戏曲演出传统。

根据记载,苏秦村原有三个戏台,其中九阳观和龙耳寺的古戏楼早在解放前被拆,村子临主街的老戏楼消失于文革之中。目前,见证这个2300多年历史古村戏剧文化传承变迁的,是1984年又建起的一座大戏院。

每年春节和正月二十五古庙会,这里锣鼓喧天,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表明传统的戏曲艺术,还始终在中国这个最基层的村子存活着并一直生生不息。

曲剧在苏秦村的源起

河南曲剧是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苏秦村流行的,当地叫老曲子戏。它淳朴、亲切、通俗易懂,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唱腔诙谐幽默顺口易学,几乎是一出现就被老百姓喜爱和接受。

因此,当时村中的爱好者自动组织起来,兑粮兑物,请教师利用冬春月排戏。主要演出剧目有《小姑恶》、《小姑贤》、《瞎子推磨》、《三娃媳妇捣灶君》、《东吴大报仇》等。当时的伴奏乐器不是现在曲胡,而是像小碗口粗的大板胡,一家伙上去四、五把,不分主次同时拉,乍听起来不像现在的曲剧,而像陕西眉户戏。主要曲牌有扬调、满舟、尖尖花、钉缸调等。

演员全是男的,没有坤角(女演员),主要人员有:张清儒、张绍光、张绍敬、上官小福(人称晃倒台)、李点丑、李友都等。拉胡琴的是李友兰父子,李友坤、李友恭。算起来他们都应该是祖辈,他们这一代人一演就是半个世纪,使河南曲剧在苏秦村扎下了根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随着老一辈曲子戏爱好者的离世,加上周边村子兴起的蒲剧热,以及老曲子缺少革新,“老一套”不再吸引年轻一代观众,所以村子里一些人唱起了蒲剧、曲剧暂时退出了村中的舞台。

 

一个村曲剧团的艰辛与荣耀

1964年,苏秦村与全国人民一道,历经三年自然灾害的艰苦磨难之后,进入到一个生产、生活相对稳定好转的历史时期,老百姓重新唤起了对戏曲艺术的向往和热爱。

尤其是一批不甘寂寞的年轻人,从夜晚跑十里、二十里撵着看县剧团演戏,到有了产生组织起来自己演戏的想法。当时正赶上村里进行“小四清”运动,上级派了工作组,碰上当时全国政治形势,要求“社会主义文化要占领农村陈地”等因素,这些人凭着一股敢闯敢干的精神,在大队青年团组织的支持和配合下,组建起业余曲剧团(也叫宣传队)。

这些人中有懂些音乐和绘画知识的张同年,有组织能力较强的李林成,出身戏剧世家的唐振福,会拉坠子的张全林,会打鼓的张江娃等。

 

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村上初步排出了现代戏《卖箩筐》、《游子》、《掩护》等小剧目,加上一些快板、相声、歌曲,足可以演一晚上。

过年一上演,虽然水平不算高,但还是受到村民的认可和欢迎。尤其在一次演出中天下大雪,村民站在台下(演员在小戏楼演出)顶风冒雪,坚持始终,这对业余剧团的全体成员起到了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在以后几年里,剧团在不断学习和实践中渐渐壮大,从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二、三十人,相继排演出《红嫂》、《传枪》、《柜台内外》、《红灯记》、《沙家浜》等大小剧目,培养和造就了一批青年演职人员。主要有唐振福、李荣法、李长春、李富巧、张长江、李陌锁、李如文、李玉贞、潘立香、李灵朝、李小林等。七十年代末结婚到苏秦村村的李环玲也成了剧团台柱子。

文•革期间,苏秦村为清除封建思想和防修反修,将苏秦村硬生改叫成了秦村,演的都是现代戏。为了增加演出效果,除了演员水平外,音乐、灯光、布景、道具都要跟上。农村条件差,没钱买,就想尽办法自制,演《红嫂》其中有一句“点着了炉中火……”,就用一个纸箱掏个洞,里边放一个红色灯泡,上边粘上玻璃纸条,放上锅,一接开关,炉中发出红光如火焰,映在演员脸上,效果逼真。

再如演《红灯记》《沙家浜》英雄人物出场,聚光灯红光照射,我们就把县文化馆发放的土造幻灯机聚光凸镜片取下,装在钉好的小木盒子里,周边烫些小洞眼散热,里边安装150-200W灯泡,前面蒙上彩色玻璃纸,英雄人物用灯光,反面人物用兰光,光线强烈,重点突出,倒也像那么回事。当时在十里八村的农村剧团演出也是极少见的。

还有,为在演出中变化黑天白昼,或灯光由明到暗,由暗渐明,大剧团要用继电变压装置,几百上千元,农村没钱,根本办不到,而我们不用花钱,用一个大瓷罐(能绝缘)盛上盐水,放上断开的单相电线,用盐水的抗阻作用,使灯光发生变化,达到预期的效果。

改革开放以后,开始演传统戏。1981年冬,村里专门组织人力,自制古装戏服,同时挑选十几名男女青年文艺骨干,如李淑琴、李景梅、宋拴英、周保国、宋红章、李军芬、上官从玲、李民、李五学、任丰舟等,充实业余剧团,并聘请县剧团离职回乡的韩黑锁(老艺术家马骐的弟子)和宜阳戏校毕业的郭英来村教戏,对新老人员进行基本功训练。一个多月排演了《风雪配》和《卷席筒》两出传统戏。

在村中试演后,观众好评不断,接着受邀到县和公社三级干部会上作汇报演出两场,引起很大轰动。当时在杜家村一个能容四、五千人的大舞台剧场演出,整个剧场人满为患,连同周边的墙头、屋顶都挤满了观众,真是盛况空前。

此后,好多参加干部会的人都说:“在散会前的两天,干部都没心开会,尽在议论苏秦村剧团演的《卷席筒》,和正规剧团(职业)不相上下”。如此云云,当然是褒奖的成分居多。

此次演出的成功,增加了全体演职人员的信心,并相继不断接到外村、外县的邀请,前往演出,当时先后到过山西平陆、陕县、洛宁及本县的多地。83年、89年两次参加渑池县农村戏剧调演,均获优秀奖。

为适应农村庙会演一连三天大戏的需要,剧团先后排演出《风雪配》《卷席筒》《李天保娶亲》《逼婚记》《墙头记》《断桥》《闫家滩》《卖妙郎》《血溅乌纱》等几出戏,演出阵容大,行当较全,乐队也可以,大多观众认为“戏演的不赖,只是摊子穷”。说明设施差,不现代,但在那个年代“穷”是普遍现象,也真说不起嘴。然而全体人员都是尽力的,劲往一处使,下决心把戏演好。

当时的人们还没有现在的市场意识,错过了大好时机……总之,二十世纪后叶是苏秦村曲剧团发展的繁荣期,也是我们这些进入暮年之人的美好记忆。

挑战与拯救

进入二十一世纪,汹涌的改革大潮改变了社会、家庭及每个现实存在的人,人们日夜奔忙,都忙于发家致富,但也产生了不少负面影响,拜金主义、人员流动、传统文化缺失等等。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巨大,中国传统文化显得无力回天,加剧了戏曲人才的后继乏人,青黄不接。

 

然而,事物都有双面性。人常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今党的政策处处都是为老百姓办事,党和政府对农村的文化生活出台了许多政策,文化惠民、送戏下乡都是具体体现,同时各地也出现了不少民营剧团……看来中国的戏剧垮不了。苏秦村的河南曲剧传承也要继续下去。

2015年,村里几个老“台柱子”李林成、唐振福、李环玲接受经常接触外界社会文化信息的张同年的建议,先在村里办起“苏秦村戏迷乐园”。于每月15日、30日举办活动,首先自己出资购买一套音响设备,事先邀请村内外的戏迷一道活动,渐渐扩大了影响,相继引来了县城和外县的戏迷参与,不仅自娱自乐,还从中发现了一些戏剧人才。

因此,几个“老轴杆”就产生了让村剧团起死回生的主意,大家一致认为,必须走出以往只怪本村没人才,老人手越来越少,新人续不上楂的悲观情绪,放眼社会,广招人才来充实本村剧团,待时机成熟即可组建民营剧团,外出演出,走文化产业道路。

 

他们的想法也得到村两委的大力支持,并付诸实践,为配合苏秦村申报省级和国家级传统村落,保护传统文化,村里在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筹集万元资金,购买戏装及设施,在春节前的短短一、二十天内,排演了反映本村真人真事的大型古装剧《六国封相》和《墙头记》两出剧目,在春节进行演出,虽质量不高,但时隔多年村中剧团鼓乐又鸣起来,不能不说是幸事。

剧团起死回生,群众高兴,干部支持,连外村观众也跟着羡慕。

从2015年开始村两委决定,村里要把每年农历正月二十五的庙会投入资金,转投到村剧团的发展和壮大上,支持和扶持村剧团办成民营演出团体,发展传统文化产业,走出一条文化强村新路。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2016年5月河南省曲剧团,历史性地走进了苏秦村进行慰问演出,成为了这个古村永不磨灭的记忆。

兴衰乃是平常事,扬鞭策马在征程。一个小村对戏曲艺术年复一年的传承和坚守 ,是寒酸的也是执着的,她就像野草一样,枯了又绿,绿了又枯,没有人去想她的意义,在这个传统丢失的时代,也许她的意义也就是针对这个村,还多少有点意义。(河南说河南产品内容部/张同年)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郑州市曲剧团《狸猫换太子》绝处逢生——传统戏曲魅力之魂
郑州市曲剧团《狸猫
煤山街道戏曲展演专场,让戏迷过足了戏瘾
煤山街道戏曲展演专
春节来贾堌堆听大戏
春节来贾堌堆听大戏
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心举行戏曲进校园活动节目联排
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
北京曲剧《正红旗下》亮相第三届天桥小年文化庙会暨老舍京味文化节
北京曲剧《正红旗下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曲剧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